蔡雅瀅律師:從311餘震 看核四爭議

311餘震 看核四爭議

 

文 / 台灣蠻野心足生態協會 專職律師 蔡雅瀅

    日前,福島外海發生規模7.3強震。福島第一核電廠用過燃料池溢水、滯留水洩漏、福島第二核電廠用過燃料池附近有溢水水坑、女川核電廠取水幫浦停止運作[1]。雖遇強震,幸而福島第一、第二核電廠均已廢爐,女川、東海第二、東通、柏崎刈羽等核電廠亦均停機中[2],並未引發核子事故。

 

    2011年311地震引發福島核災,日本的反應爐陸續停機安檢。2012年6月進入零核電狀態,2013年9月再次進入1 年11個月的零核電狀態。截至今年2月8日,日本已有24部反應爐廢爐、9部未申請再起動、7部取得設置變更許可、11部新規制基準審查中,僅9部再起動,其中僅4部運轉[3]。而2010年至2018年日本的發電結構,核電從25%降到6%,再生能源則由9%增加到17%[4]。從核電與再生能源的消長看來,「減核」反更能「養綠」。

 

    此次地震,震央位置和深度與311地震接近,原因均為太平洋板塊隱沒到北美板塊底下,被認為是311地震的餘震[5]。曾因強震引發核災的地方,相隔十年仍有餘震,讓人意識到核電廠選址的重要性。核四公投理由書宣稱:核四地質區未發現活動斷層,最近的活動斷層遠在35公里外。

 

    實則,2019年9月2日中央地調所「核四廠區附近海域地質資料研討會」會議記錄載明:F4、F5、F6、F7、F8等斷層應為活動斷層,F2不排除為活動斷層;F4、F7、F8等斷層可連為一條斷層,F2斷層不排除與F4、F7、F8等斷層連結[6]。監察院調查報告認定:核四建廠前,已發現兩反應爐間存有「低速帶」,廠內有許多不連續剪裂結果或擾動帶;建廠期間,又發現剪裂密集帶;地基開挖時,逕以混凝土回填,顯有混淆視聽及規避審查之嫌;福島核災後,立院要求地質總體檢,調查結果,核四外海存在約90公里的活動正斷層,卻未全面深入調查及討論,核有違失[7]

 

    時間或能沖淡人類對核災的記憶,但地質結構不會遺忘發生過的地方。面對斷層帶上的核四,不能遺忘福島核災的教訓。

 

標籤: 
文章作者
台灣蠻野心足生態協會 專職律師 蔡雅瀅
捐款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