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合新聞稿) 「院民安居做不到 續住照護都跳票 樂生迫遷歷史恐重演」 記者會

「院民安居做不到 續住照護都跳票

樂生迫遷歷史恐重演」 記者會

    

已進入重建階段的樂生療養院舊院區,再傳迫遷。樂生保留自救會、青年樂生聯盟等民間團體於今(17)日召開記者會,呼籲衛福部及樂生療養院落實重建的首要目標:讓院民安居、續住、就地安老,得到應有尊嚴。

   

樂生議題走過十多年,迫遷歷史重演。洪申翰、王婉諭、邱顯智、陳椒華等跨黨派立委,過去一年來都曾為了樂生的爭議在議會內外聲援支持。去年,衛生福利部與樂生療養院承諾,不會強迫舊院區院民遷離舊院區;衛福部更在110年度,撥款900萬預算給樂生療養院,用以補充照護短缺的問題。然而,樂生院民表示,目前照護人力或照顧服務員薪資並無任何改變。

   

樂生保留自救會現任會長藍彩雲遠從樂生舊院區來到立法院現身說法,她指出,山上舊院區的照顧服務員,實情就是不足官方資料所言的五人。藍彩雲向樂生療養院院長施玲娜反映,院長卻指稱:「工友、職員會替院民洗窗戶,也算是看護。」作為醫療專業者卻如此哄騙,再再顯現樂生療養院的怠慢職責。

▍樂生迫遷歷史重演 政府無視過往人權傷痛

   

樂生療養院在日治時代建起,用以強制隔離漢生病患。立法委員王婉諭也為院民發聲,她表示過去樂生院民遭受不平等待遇,因疾病污名而被迫與家人分離。國家有義務提供他們安養與醫療權益。近日為了重建工程而迫遷、驅趕院民是本末倒置,等同再次傷害院民人權。

此時此刻有位院民就在面對被迫遷的困境:有院民表示,今日樂生院方人員將帶他到醫療大樓看居住環境(即病房)。然而,該名院民是在兩週前才被通知要搬遷,樂生院方提出的選項卻是舊院區以外的組合屋與新醫療大樓。對比現在該位院民的住居及生活所需,居住環境不但無改善,甚至更差。青年樂生聯盟強調,無法尊重院民意志、限制其居住權的遷移,就是迫遷。

    

現下仍居住於樂生療養院的院民,分別住在三個位置:舊院區、組合屋與新醫療大樓。居住在組合屋區的樂生保留自救會榮譽會長李添培認為,現在的迫遷手段和過去如出一徹:十七年前,李添培配合捷運建設,被迫搬至鐵皮結構的組合屋,勉強忍受狹小、冬冷夏熱的房間。院方原本承諾一年後就可搬回舊院區,結果一住就是十七年。

李添培認為,現在的樂生重建,是過去樂生院民多年抗爭所換得的人權及尊嚴補償,卻被官僚體系綁架,院方不願誠心面對樂生院民過往的傷害。

   

青年樂生聯盟提供圖面說明,未來幾個月後動工修繕的院舍,將包圍大部分舊院區院民居住的院舍,大面積的圍籬及堆置的建材工料,極有可能造成院民出入不便,形成隔閡再一次的隔離。

▍續住、照護承諾皆跳票 呼籲樂生院方落實人權

    

立法委員洪申翰表示,今日再度開記者會,是非常遺憾的事,一般人並非全然暸解樂生議題,年邁樂生院民並非為爭取曝光度而多次走向體制外的抗議。過去一年來,洪申翰二度為了樂生的續住問題主持協調會,為的就是讓院民可以舒適的在居所安養。以樂生院民的身心狀況,若非想要住在原居所的強烈意志,沒有必要抗爭近二十年。

  

樂生療養院明裡暗地斬除承諾,只會推向院民再次走向街頭,無法順暢走在體制內的討論。洪申翰也表示,去年多次與衛福部討論,欲為樂生療養院的院民引入長照2.0。樂生院不將經費用在院民實質欠缺的照護資源上,以及再次的迫遷,所有問題都顯現樂生療養院管理機制腐敗。

    

未來,樂生療養院舊院區將成為「國家醫療人權園區」,是為公共教育的場所。然而,現今卻透過迫遷院民如此侵害居住人權的方式建設園區。台灣人權促進會副秘書長余宜家強烈建議,以傷害人權而達成,是空洞且無意義的遺址。台灣各地的地方聚落已有居民續住與房舍修繕的先例,兩者是可能併行的。在年老、多重身障的樂生院民長年居住於此的現況下,最重要的應是維繫他們的生活、落實在宅安老,讓人權園區有邁向真正人權的可能。

▍尊重漢生條例 落實轉型正義

    

台灣蠻野心足生態協會專職律師蔡雅瀅呼籲,現今樂生院民僅存85位,且平均年齡高達八十歲以上,為何政府不能依照《漢生病病患人權保障及補償條例》提供充足的醫療與安養權益,以分區、分期的小規模修繕方式,讓院民在熟悉的居住環境安老。

樂生保留運動走過十多年,原本樂生重建應是民間督促政府,政府承認錯誤並提出以賠償義務為責任的完善重建方案的共同目標。如今若無法達成「院民安居」、「以人為本」的工作,將是轉型正義的破局。

 

 ---

記者會後,立法委員林淑芬前來和樂生院民老朋友敘舊。雖淑芬委員上午忙於公務,無法到場參與記者會,仍由衷感謝淑芬委員十七年來的關注。

 

標籤: 
文章作者
蠻野編輯部
捐款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