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合新聞稿)【官官相護 藻礁無助 柴山多杯孔珊瑚哭哭】 記者會

【官官相護 藻礁無助 柴山多杯孔珊瑚哭哭】

記者會 新聞稿 

如果不能誠實面對錯誤,審查只是過水儀式!

官官相護  藻礁無助  專業審查  三接停工

 

這是搶救大潭藻礁第113場記者會

9/21上午10點,環保署要審查【200921東坪8號擱淺事件因應對策8月版】

我們在相關書件上看不到對這件破壞0.58公頃藻礁,讓一級保育類柴山多杯孔珊瑚消失、損傷的嚴重破壞事件有所懲處;甚至和海保署一起現勘調查時,證據確鑿的民間意見也完全不被採信。

 

如果不能誠實面對錯誤,這樣的審查只是過水儀式;我們呼籲審查委員要發揮專業,拯救台灣環境從搶救藻礁的基本正義開始。

 

台灣蠻野心足生態協會專職律師蔡雅瀅表示:

根據中油的資料,今(109)年6月、7月和8月,都曾將工作船拉到台北港避難。大潭的海象條件惡劣,並非適合的接收站場址,希望儘早遷址到其他安全的地方。尤其三接使用的沉箱,是再台北港做好,再拖到大潭投放;廢棄土方則從大潭用卡車載到台北港填海,與其如此迂迴,不如儘早評估遷址。

107.10.8環差審查階段最後一次環評大會,環評委員曾以書面意見質疑未就「柴山多杯孔珊瑚的生殖特性提供完整資料」,目前中油規劃用3年進行柴山多杯孔珊瑚的有性生殖、生長、室內培養及無性繁殖研究。在釐清工程對該保育類珊瑚繁殖之影響前,應先停下三接工程。

中油先前答覆陳椒樺委員三接預定於114年12月底完工,依該時程,顯然趕不上大潭電廠新增機組111至113年的用氣需求,實應停下好好重新選址,而非硬要蓋在生態敏感,海象條件又惡劣的地方。

 

台灣蠻野心足生態協會理事長陳憲政律師表示

有關東坪8號工作船撞擊擱淺大潭藻礁G1區事件,陳昭倫博士在事發後,即前往調查,並發表如下之說明:

 

 

 

大潭藻礁G1區礁體受損以及造成一級保育類柴山多杯孔珊瑚死亡與受傷已是不爭的事實。但是我們看中油提出來的說明,非常遺憾,中油是不斷強調說,海保署109年5月現地會勘調查確認﹕在柴山多杯孔珊瑚方面,未有跡象顯示有保育類柴山多杯孔珊瑚受到東坪8號事件影響而損毀。沒有提出任何照片說明,也沒有對學者的照片提出解釋。如果中油想找海委會背書,那麼海委會就有必要出來說明他們的認定標準。為何跟專家學者會有這麼大的落差。

此外,在中油工作船擱淺事件後,環保署雖有要求中油對施工損害藻礁一事提出因應對策。然而,最關鍵的是,為什麼中油在沒有提出完善的因應對策之前,仍然可以任意施工?中油對於破壞藻礁的行為,已經近了6個月,到目前為止完全不用負責任,真的令人非常遺憾。如果我們的環境、保育主管機關,都不願意積極處置、管制,只是一昧護航,柴山多杯孔珊瑚也只能自求多福。

我們再次重申,我們不是反對興建第三天然氣接收站,而是主張第三天然氣接收站應該蓋在正確的場址,蓋在安全的地方。在問題還沒有釐清之前,中油應該立即停工。

 

搶救大潭藻礁行動聯盟召集人潘忠政表示:

中油三接棧橋工作船東坪8號擱淺破壞藻礁0.5公頃,眾所周知;而柴山多杯孔珊瑚在4/9、5/8兩天的現勘,眾目睽睽之下發現有一株編號為N-6的,明顯因重壓破裂,以致最後有半片剝落不知去向;如此明顯的傷害,海保署的報告隻字不提。況且,此報告在現勘後也沒邀請民團討論確認就逕行發布,完全是官官相護的行為。

再看中油的儲槽外洩爆炸公安也是疑點重重,因應對策回復和給陳椒華立委的數據不一樣,給立委說是2公里,這次說是700公尺。如果是700公尺,拿中油台中第二接收站的報壓距離來比,實在是太危險。這700公尺的工廠可是有毒性化學物的工廠啊!

總之,三接開發案就是政治決定,才會讓環保署變成經濟部的環保科。9/17【珍愛藻礁公投聽證會】,前大法官許玉秀就一語道破:環保署代表所說的話完全失去主體性。

我們很清楚搶救大潭藻礁面對的艱困,但我們會繼續努力不懈的對抗下去;也呼籲這次專案審查委員:有心對台灣環境好,就認真聽我們的意見,從搶救藻礁開始吧!

 

 

文章作者
蠻野編輯部
捐款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