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合新聞稿) 20200609 社子島自救會營建署前記者會

20200609 社子島自救會營建署前記者會

 

內政部都市計畫委員會於2020年6月9日上午9時30分召開第970次會議,其中第9案將進行臺北市政府函為「變更臺北市士林社子島地區主要計畫案」再提會討論案。

社子島自救會及民間團體呼籲內政部都市計畫委員,社子島細部計畫在重大爭議下通過,且臺北市政府未依內政部決議,並未確實納入修正以落實保存「現有聚落紋理」及「文化資產保存」;安置聽證辦理過程匆促草率,亦未依臺北市都市計畫委員要求,強化在地溝通,今反對社子島進行全區區段徵收民間連署已高達2000餘份。

民間團體、社子島自救會與學者專家強烈呼籲,應就居民最具爭議之問題——即區段徵收公益性及必要性進行聽證,開放居民參與各審議會議。內政部三大附帶條件已無法有效解決社子島開發爭議,臺北市政府更沒有一項做好!社子島自救會將嚴正表達強烈的不滿以及漠視人權保障的惡質開發!柯市府強行推動的社子島開發計畫,是空間規劃專業的最負面示範!

北市府沒有達成附帶決議,亦未善盡與居民溝通責任

社子島自救會李華萍指出,社子島自救會反對整個主計畫採取剷平式開發,要求重新修正主計畫。

內政部當初是有條件通過開發案:文化聚落保存、戶戶安置、舉辦聽證會。上述三點,台北市政府沒有一個做到。

第一,市府的區位規劃、集中式住宅的安排嚴重破壞現有的人文紋理關係,導致傳統文化無法保存;社子島的文資被安置於公園內,脫離原有的聚落脈絡,就失去文化資產的核心價值。而文資僅保留幾處,完全無法保留社子島百年文化「夜弄土地公」。

第二,戶戶安置 :家戶訪查僅完成 48%,不到一半的調查如何代表居民意見?且市府都市計畫的設計是否有參照家戶訪查的結果也有待商榷。台北市政府在社子島開發案只講求速度,從未用心與社子島居民溝通且不了解居民困難點在哪裡?

最後,聽證會沒有辦理預備聽證會,沒有做交互詰問,辦得像公聽會,居民要求針對區段徵收進行聽證會,釐清爭議點。當地居民於聽證會書面意見單表示意見,其中高達42%反對區段徵收,僅僅只有3.66%贊成開發,市府官員仍然無視在地居民的意見。

這三個附帶決議,台北市政府沒有一個做到,也沒有納入修正計畫內,更何況,這三個附帶決議無法解決社子島的問題,沒有溝通、沒有解決問題,我們沒有辦法接受,若要強行通過,居民一定誓死反抗到底!

區段徵收侵害台灣人權 應該廢止

政治大學地政學系及第三部門研究中心主任徐世榮教授嚴正指出,台北市社子島都市計畫審議引起當地居民強烈的反對與抗爭,其中的關鍵因素之一,乃是政府要採取區段徵收手段來進行土地開發,這是非常強烈的作法,政府雖將區段徵收定位為合作開發,但事實上,土地所有權人是被強迫參加,完全沒有拒絕的權利。

徐教授進而提出這項制度背後的問題:

一、區段徵收雖與一般徵收有異,但本質上仍屬於土地徵收之一種,是對人民財產權、生存權及工作權的剝奪,必須符合憲法及相關大法官解釋文規定。如增進公共利益、必要性、比例性、最後手段、及完全補償等。遺憾的,若以這些要件來檢視目前許多區段徵收案,皆是不吻合的。也就是說,被迫捐獻多少土地是一回事,但是,是否符合徵收要件才更是核心關鍵!

二、倘政府仍刻意要將區段徵收定位為合作開發,那麼雙方應該是公平的,政府必須獲得原土地所有權人同意。;或者,這樣的合作開發須由原土地所有權人發動,由他們提出開發及回饋計畫,政府僅擁有核可權,而絕不是越俎代庖,逼迫他們一定要開發。

 

三、第三、土地是用來生活的,不是用來買賣炒作的。許多人對土地往往有著親密的連結或是依附,這是無法用地價的提高來予以取代的。由許多反對區段徵收者的身上,往往會獲得彼等愛家護土的強烈印象,他們需要的是把土地保留下來,因為土地是他們生命的一部分,是他們安身立命的家園。政府強迫他們加入區段徵收合作開發事業,逼迫他們只能接受土地的交換價值,這是個致命的錯誤。

徐教授最後呼籲,現行區段徵收已經引發社會龐大爭議,也造成土地正義的淪喪,藉由過往苗栗大埔案的宣判,提醒我們應該立即改正偏頗的土地徵收制度,讓基本人權及社會公義得以彰顯。另,有鑑於國外對於「超額徵收」制度約已經廢除一百年之久,21世紀的民主臺灣實在不應該再繼續使用19世紀偏頗的制度。因此,立即廢除區段徵收制度,應為當務之急!

內政部開了三項附帶決議給北市府,後續要嚴格監督

台灣蠻野心足生態協會郭鴻儀律師表示,107年6月26日內政部都市計畫委員會第925次會議,通過了「臺北市士林社子島地區都市計畫主要計畫」並附帶三項條件:辦理安置聽證、戶戶安置及考量聚落紋理及文化保存。美中不足就是最根本的核心問題:本案為何要「全區區段徵收」?公益性及必要性何在?當時民間團體在此的強烈要求辦理「全區區段徵收公益性及必要性的聽證」,如果此結不解,居民無法接受所謂「保護社子島地區居民生命財產安全」的都市計畫,最後可能讓部分在地居民無法繼續留在社子島居住,在細部計畫討論中,臺北市政府根本沒有要討論以及考量聚落紋理及文化保存的誠意,更別說所謂的「安置計畫聽證」。

身為聽證代表之一,多次反應應召開預備聽證,針對爭議問題,雙方提出證據資料予以釐清,但臺北市政府非但沒有預備聽證,整場聽證辦理如同意見蒐集的公聽會,對於生計遭受影響的居民(所謂經濟遷移者),市府僅以現有法規搪塞、敷衍了事,從聽證代表選出到正式聽證,僅僅約三個週末時間,聽證代表只能倉促蒐集部分居民意見,但市政府卻自得意滿認為已辦理完成安置聽證!請問當初開出三大條件的內政部,是不是應該為社子島居民好好審視,臺北市政府到底在細部計畫裡怎樣看待這三大條件、是不是只是按表操課、敷衍了事?內政部都市計畫委員會絕對不能坐視不管,就讓社子島地區都市計畫如此草率就審查通過。

臺北市政府無視人民意願,愧對於作為首善之都

臺北市議員黃郁芬表示,他多次於臺北市民政委員會向地政局指出社子島環評程序的家戶訪查完成率不到一半,正當性不足,有重做必要;但地政局卻表示程序已經走到現在,不曉得應該還要問什麼。她在質詢柯文哲市長時,也提到社子島開發計畫在地溝通不足,i-Voting當時只有三千多人的投票率,遠遠不及臺北市其他地方的i-Voting;而柯市長也直說「事情都走到這一步了,還要怎樣」,從地政局長和柯文哲市長的態度,看不出來這是民主社會,對他們來說,行政程序高於民眾意願。臺北市做不到像高雄市大林蒲那樣,意願調查受訪率達到97%。臺北市愧對於作為一個首都,無法善盡做好調查之前,就匆匆跑完行政程序。人民意願不重要的國家,還稱得上是民主國家嗎?居民要的不過是生存權、財產權、居住權,這些都是基本人權。

社子島環評在一階時,委員說要做社會經濟影響評估。他問地政局長關於社會經濟影響評估,會採用什麼資料,地政局長說會家戶訪查和文資普查,完成率不到一半的家戶訪查和趕鴨子上架的文資普查,能做好社會經濟影響評估嗎?黃議員呼籲大眾一起關注社子島開發案,今天區段徵收發生在社子島,明天也可能發生在台北任何一個地方。並且也向內政部都委會委員喊話,內政部回應給徐世榮教授的文件裡面指出,社子島開發案的區段徵收公益性和必要性尚未完成審查,只是報告案;但臺北市卻招搖撞騙,說已經完成審查,積非成是的程序不是正義,積非成是的行政程序罔顧人民權益。希望內政部都委會委員,要求台北市政府,該重新家戶訪查的,就該重啟。我們要的是有人民共識的開發計畫。

記者會出席名單:

社子島自救會發言人 李華萍
政治大學地政學系及第三部門研究中心主任 徐世榮教授
台灣蠻野心足生態協會專職律師 郭鴻儀
臺北市議員 黃郁芬

新聞聯絡人:社子島自救會發言人 李華萍 0918-518-089

 

標籤: 
文章作者
蠻野編輯部
捐款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