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塑恫嚇學界之訴駁回!捍衛學術自由 奪回環境知情權(NGO聲明新聞稿)

英文聲明稿:FORMOSA PLASTICS V. PROF. TSUANG BEN-JEI UPDATE: FINAL HEARING OF THE FIRST INSTANCE ON 29 AUGUST

 

台塑恫嚇學界之訴駁回!捍衛學術自由 奪回環境知情權
呼籲台塑集團勇於面對公民監督   撤回對莊秉潔教授所有告訴
呼籲環保署立即建立污染者排放資訊公開制度   嚴加管制汙染累犯  

台塑集團六輕工業區內的台化纖維公司、麥寮汽電公司控告中興大學環工系教授莊秉潔「毀損名譽」 民事訴訟案,從2012年5月3日至今,在台北地方法院歷時一年多,經過六次準備庭審理與一次言詞辯論庭,於9月4日下午4點宣判「原告之訴駁回」。這起眾所矚目的學術自由論戰官司,引起一千三百位學者連署聲援,中興大學校方也發表聲明將與莊秉潔教授站在一起,持續捍衛中部環境,由此可見這起判決結果的關鍵指標意義!

台塑集團除了對莊教授提起民事訴訟外,另提起刑事的誹謗告訴。刑事部分,台北地檢署已經兩次以「犯罪嫌疑不足」做成不起訴處分,並指出莊教授的言論針對的是「可受公評之事」。然而,在第二次不起訴處分後,台塑仍然窮追猛打,再次向高等法院檢察署提起再議,目前本案由高等法院檢察署發回台北地檢署繼續審理,並於今年6月6日召開第一次偵查庭。台塑集團對一介學者窮追猛打、緊掐不放,已迫使近年學術界對六輕4.6、4.7期環評噤聲,造成寒蟬效應以及對台灣學術研究的傷害!

雖然台塑集團有權利以法律訴訟方式對於莊教授提告,但當一個富可敵國的企業濫用司法資源,訴訟的勝敗已不是重點!從這起訴訟審理過程中,台塑緊咬莊教授的研究資料來源,卻不願提出六輕廠區汙染物的排放資料舉證自己的清白,已經遮蔽和壓制了台灣學術界在研究過程中對其企業汙染現狀提出質疑和異議的空間。如果學者秉持學術良知,無畏於得罪財團,對社會提出預警,卻因此被企業追殺、困於司法,請問台灣將來可有知識份子立足之地?

今年八月底台塑集團旗下南亞塑膠樹林廠,因五年來連續偽造空氣汙染自動監測數據,藉此規避繳交一億一千九百多萬元空氣汙染防制費,遭新北地檢署以詐欺罪起訴。這是台塑集團旗下第四件涉嫌上傳不實數據以詐騙空汙費的案件。2010年爆出中油、台塑以較便宜的空污費費率申報,超收民眾空污費數十億元,環保署前往台塑石化調查,台塑石化不配合出示帳目,環保署等相關主管機關也無法可管!2011年台塑集團旗下華亞汽電公司汽電廠,也更改自動監測系統的電腦程式,提供空污假數據;同年南亞錦興廠也以類似手法犯罪,兩案除了補繳空污費外,還被重罰,相關人員均依詐欺罪判刑定讞。這樣一個惡名昭彰的累犯,今年八月底被台北地檢署請求法院從重量刑,試問,這樣的企業還有名譽可言嗎?

台塑集團長期以來只想隱匿汙染資訊、逃避工安意外與居民健康風險的舉證責任,而今竟想以司法箝制學術研究和社會公評,無良至極!我們要呼籲台塑經營團隊與項下台化纖公司與麥寮汽電公司,司法已經搧了你們好幾個耳光!應立即撤回箝制學術自由、恫嚇莊秉潔教授之所有告訴,還給社會大眾監督與評論私人企業經營之空間。

此外,我們也要問,當任一民眾在美國環保署設立的毒性物質排放系統中,可輕鬆查詢得知台塑在美國各工廠的有害污染物排放量;在中國大陸公共和環境事務研究所設立的工廠排放查詢系統中,亦可以查到台塑在中國投資的發電廠氮氧化物之排放量,請問環保署在做什麼?我們在台灣如何公開的資訊系統查到台塑仁武廠各類有機污染物的排放量,或是麥寮電廠的重金屬排放量?由此可見,台灣在污染排放資訊揭露之進展嚴重落後國際,造成欲揭露如台塑集團等私人企業汙染事實之研究難以取得資源和相關資訊支持、竟還要遭受訴訟報復,顯見台灣民眾的環境知情權早已受到極大的侵害!

在此也要呼籲環保署,立即履行環境基本法第27條「各級政府應建立嚴密之環境監測網,定期公告監測結果,並建立預警制度,及採必要措施」的規定,建立污染者排放資訊公開制度,包括公開現有各類申報制度及排放盤查委辦計畫資料,從制度面彌補民營業者汙染物排放資訊監控問題,並據以有效管制。

我們聲援莊秉潔老師,不只是為了言論自由與學術自由的空間,更是為了捍衛六輕鄰近居民之生存權,奪回我們基本的環境知情權!

共同聲明團體:
台灣西海岸保育聯盟、台灣蠻野心足生態協會、台灣媽祖魚保育聯盟、看守台灣協會、地球公民基金會、彰化縣環境保護聯盟、桃園在地聯盟、台灣永續聯盟、雲林縣生態保育聯盟、台灣生態學會雲林工作站、台灣水資源保育聯盟、台南市環境保護聯盟、台南市水資源保育聯盟、台灣環境資訊協會.....(各團體陸續加入中)

標籤: 
文章作者
編輯部
捐款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