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士慧 (辦公室主任)

為環境運動打開心靈的一扇窗

二〇一四與父親,台灣知名鄉土文學作家楊青矗先生合影。
 

  成為「台灣蠻野心足生態協會」的一員後,從此從一個只為圖三餐溫飽的平凡上班族,蛻變成一個內心有溫暖、具公益性格的NGO成員。楊士慧在令她引以為傲的「台灣蠻野心足生態協會」追求台灣這塊土地美好的未來,並展開奇幻的公民參與之旅。 

  「若要服務政客,乾脆自己來!」曾經在立法院載浮載沉。當揮別人脈金流交雜的立法院後,卻在一個偶然機會下,成為淨化台灣、淨化土地的一員。她是楊士慧,曾任「台灣蠻野心足生態協會」理事長。但她的人生,可不是一開始就流著NGO的血液。

  深受主流思想與學校教育影響,大學畢業後的楊士慧渴望賺錢過好的生活,無奈報考兩次律師司法官國家考試失敗。在期待工作能與所學相關下,便於一九九三年進入立法院新國會擔任委員助理。

  但服務立法委員的工作,和她的期待相距甚遠,國會助理生涯五年後,楊士慧看膩政壇百態,終於決定掛冠求去。一九九八年「棄政」而轉到業界工作。
 

遇見文魯彬 打開心靈的一扇窗

  一開始,她在業界也不過是個為錢而努力奮鬥的一員,對於社運、NGO活動也沒什麼興趣。「賺錢顧三餐都來不及了,哪有閒工夫管民間團體在做什麼?」她自認彼時關心的重點仍然是配得上自己努力與期待的生活條件。

  不過說來也有趣,在二〇〇〇年秋天,楊士慧翻閱中國時報人事分類廣告,一則小小的方格廣告,迅速抓住了她的眼球:「一家國際商業法律事務所,應徵一名有法律背景的中文特別助理。」

  此時,台灣政府的政策早已準備走進全球化的自由貿易體系,智慧財產權及國際法商務正是法律界的熱門。而有趣的是,這個國際事務所的中文特別助理職缺只要求提供中文履歷,這對於自認英文能力普普又有法律背景的楊士慧來說,簡直像是量身定制的工作。

  也沒多想,楊士慧便投出了這份後來改變她人生思維的簡歷。 

  座落台北車站前的黃金地段,就在號稱台北市地王的摩天大樓內,商業氣息濃郁、裝潢典雅的辦公室正是楊士慧「夢幻」的工作地點。在這裡,楊士慧第一次見到了一九七七年就來台的美國律師文魯彬﹙Robin Winkler﹚先生。

  一拍即合的面談,讓楊士慧擁有了一份不錯的工作。心想著終於有機會好好工作賺錢,她對忙碌而高壓的事務所生活甘之如飴。按她自己的話說,倒是印證了換跑道後「有夢最美,希望相隨」的心境。

  當時的楊士慧沒想過,文魯彬這位美國老外將在她的人生中填上怎樣濃墨重彩的一筆;她更沒有意識到,自己多年來埋在心中的公益種子會在這個商業環境一點點萌芽、茁壯。

  但好事多磨,事務所的工作遠不如楊士慧想像得那樣順利。因合夥人拆夥,事務所重新組合,緊接著,二零零二年冬天時,文魯彬先生還罹患了重病,讓本以為可以安穩下來的工作環境,這就這樣被打破了。

  不過,文魯彬畢竟是一個幸運的人,透過生機排毒療法,被醫生宣告難治的病症竟然又神奇治癒。出於一種劫後餘生的感恩,文魯彬開始反思,才發現自己前半生所熱情投入的工作竟帶來了環境破壞加速、勞工被剝削對待、貧富不均的種種後遺症。

  大病初癒之後,文魯彬整個人也變了。
 

二〇一三年時任台灣蠻野心足生態協會理事長,逢十週年慶,與柯一正導演(中),文魯彬先生(右)合影。

走入環保運動 用法律工具保護地球

  當老闆回到辦公室後,楊士慧接到的第一個任務竟然是安排文魯彬去拜訪環保生態團體。隱隱約約地,她覺得自己的「腦袋」將被大洗滌。

  二〇〇三年末,文魯彬創立「台灣蠻野心足生態協會」,期待以法律相關行動作為促進環境或棲地保護的平台,支援經濟、社會與自然環境的草根運動,而楊士慧也就隨著文魯彬忙起了環保方面的事務。

  文魯彬成立「台灣蠻野心足生態協會」的靈感來自於在花蓮養病時,看到美國公益團體Earth Justice(地球正義)的理念---因為地球需要一位好律師(Because the earth needs a good lawyer.)來捍衛保護,因為人類不懂山林、水土、花蟲、鳥獸,及「它者」的語言,而它們卻是人類不斷發展、開發的受害者。

  為了能為它們主張權益,用法律工具保護環境,文魯彬決心創立「台灣蠻野心足生態協會」。

  二〇〇五到二〇〇七年,文魯彬先生獲聘為環保署第六屆環境影響評估審查委員,楊士慧的工作也就從瞭解政府經貿政策調適法規研究,逐漸改成閱讀高速公路、捷運、鐵路、燃煤電廠、水力發電廠、風力發電、焚化爐、科學園區等等不同類型開發的環境影響評估書,跟著去現勘、參與環評會議。

  在這樣被動的學習中,楊士慧開始理解了交通開發與國土保安的爭議;從反焚化爐興建的案子裡,更感受到垃圾問題的嚴重性;從各類的電廠開發,發覺能源問題;從台東紅葉溫泉和太魯閣布洛灣山月村小木屋招標案,開啟認識台灣原住民傳統領域及生存危機;發現到台灣資源無法承載的產業政策;意識到追求「工程永續」的經濟成長模式……。也正是這些議題,讓楊士慧逐漸對環境與公共利益有了自己的想法。

  類似的議題,在楊士慧擔任「台灣蠻野心足生態協會」理監事,以及二〇一〇年三月到二〇一三年十二月間出任理事長期間,還接觸了很多很多。當她真正開始思考才發現,原來紙本上生硬的文字竟透著巨大的震撼。這種類似於「召喚」的感覺,萌發了楊士慧對於政府建制友善公民參與政策的思索。

與台灣蠻野心足生態協會工作同仁合影。


為理念 踏入開放政府、全民參與的旅程

  楊士慧的投入,也許遠遠超乎了自己一開始的想像。在出任三年半「台灣蠻野心足生態協會」理事長後,她於二〇一三年從事務所離職,專職擔任蠻野心足辦公室主任。

  「領薪水,做功德。」本份的楊士慧喜歡這樣形容自己。她也很感恩文魯彬給她帶來的啟發:「身體的DNA是爸爸媽媽給的,理念的DNA是文魯彬給的。」

 


(本文全文刊登於台灣公民參與協會《楊士慧:鼓勵雞婆的力量,翻轉台灣政治生態的神聖召喚 》)

 

捐款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