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藻礁公投的永續願景】 記者會新聞稿

藻礁公投願景宣言

 

我們相信,公投會勝利

我們相信,劃設南桃園藻礁生態系野生動物保護區

讓全民共享自然生態,將是臺灣的驕傲

 

藻礁公投即將迎來1218的投票日,這件由民間發起的第一個環境生態公投,匯聚有史以來最多的連署公民,涉及的議題與價值既深且廣。在這最後衝刺階段,全臺從南到北共22位棲地守護或被害勞工關懷個案的守護者或組織者,本於守護環境守護弱勢的價值,一起站出來挺藻礁!同時藻礁公投推動聯盟也向社會大眾提出【藻礁公投的願景宣言】,期待公投勝利,守護棲地,並劃設【南桃園藻礁生態系野生動物保護區】,就像東北角的深澳灣、彰化芳苑大城溼地、台南七股溼地那般,為全體國人所親近,為全體國人所驕傲。

基隆市議員王醒之(無黨籍)、陳薇仲(時代力量)、基隆市野鳥學會理事長鄭暐,長期守護基隆外木山,出面力挺藻礁。

陳薇仲議員表示,守護海洋海岸,請大家藻礁公投投同意票,勿讓能源轉型成為台灣海岸生態劊子手:目前,基隆的外木山也面臨協和電廠第四天然氣接收站之威脅,用不到18年的附屬設施,台電也是強行以「最爛」填海造陸方案威脅外木山與珊瑚生態,目前也進入到環評的最後階段,希望能夠拒絕最爛方案,利用既有空間或已開發港口完整評估替代方案。

基於守護海洋海岸的心念,我們請大家藻礁公投投下同意,要求政府傾聽公民社會對於海岸保護的訴求,不要讓能源轉型被國營企業「利益」綁架,應該即刻反思、整合天然氣接收站規劃,勿讓能源轉型冠上「開發」轉型不正義之罵名,更成為台灣海岸生態劊子手。

而其中,藻礁公投投同意,我認為更重要的是,讓台灣公民拒絕被不同時期的藍綠執政黨「缺電」恐懼動員,脫離二元對立的框架:「開發」與「破壞」、「經濟」與「環境」,由「供給」決定「需求」,走出在缺電與不斷開發的犧牲體系,透過理性與的第三條路徑,透過事實與基礎、透過節能與公民參與,透過對海洋的愛,來真正實踐能源轉型。

鄭暐理事長表示唯有投下同意票,政府才會考量能源轉型的問題核心:藻礁公投案的促成,顯見國人環境保育意識與素養的提昇,也見證在如今惡劣的自然生態環境中,環境保育議題的重要性。回首初衷,我們追求能源轉型的原因,正是要解決地球資源耗竭、自然環境逐步惡化和極端氣候現象等警訊,也是我們不得不面對環境保育的課題。

我認為藻礁公投,應投下同意票。唯有〝同意〞才能回到問題的核心,讓我們的方案不再背離驅動能源轉型的問題核心,才能請政府考量我們既有開發區域的承載力,更有系統的規劃與資源整合,免於台電和中油在天然氣中利益之爭,所造成藻礁與珊瑚礁生態系的永久性迫壞。呼籲1218,藻礁公投,請投下同意票。

王醒之議員表示,藻礁公投讓我們反思能源「以供定需」的必要性:

1.台電協和火力發電廠第四天然氣接收站(四接)填海造陸工程將對基隆外木山的海洋生態與海岸景觀帶來永遠無法回復的衝擊,活埋七萬株珊瑚。能源轉型也是一種開發行為,台電應該負責任提出其他替代方案。

2.藻礁公投讓我們開始反思台灣的能源政策不應該繼續用「需求決定供給」的概念無限量吃到飽,是該嚴肅考慮「供給決定需求」的可能了!

3.十二月十八日,為了能源轉型的轉型正義,藻礁公投請投下同意票。

王醒之議員影片:

https://www.facebook.com/messenger_media/?thread_id=6710908458983057&attachment_id=695929338460240&message_id=mid.%24gABfXiSLRXpGD6lr1yl9uRS72gJ5K

反深澳燃煤電廠自救會會長陳志強表示,從深澳到大潭,政府手法都是愚民,公投請投『同意』。讓自然的生態就讓她自然台灣的能源發展,永遠只有爭議,沒有真相。無論哪黨執政,從未真實告訴人民,是缺電?還是不缺?是永遠缺電?還是過渡性缺電?要怎麼發展,才不會缺電?

事實上,無論缺電與否,從廢核、減煤朝再生能源,是世界趨勢,也是目前政府的能源政策。

民進黨政府連任執政,從深澳燃煤電廠至大潭電廠的手法,如出一徹。『從乾淨的煤,到現在沒有蓋在藻礁上;深澳燃煤電廠不蓋,北部的電會短缺;藻礁上的三接不蓋,中部要多少煤。』其間許多執政政策的要求,皆與當時為在野黨之論述相悖。可見,能源政策的制定,仍有很多需要精進討論與研議的地方,絕非囫圇吞棗。

四個同意或不同意,台灣就會美麗或更有力?這是愚民。就像藻礁上要蓋三接,然後一年花幾億元去保護,也是愚民。都是政府為了矯飾自己之無能為力,盡用人民納稅錢來堵人民的嘴。一直以來,都是如此。藻礁永存,公投請投『同意』。讓自然的生態就讓她自然。

台灣蠻野心足生態協會專職律師蔡雅瀅表示,天然氣只是過渡,不應破壞藻礁生態系2007年中油不願將天然氣海管南移150公尺,從天然河道缺口上岸,硬要切割、破壞藻礁,引起很大爭議。台灣蠻野心足生態協會從當年開始推動藻礁保育,迄今已十多年。桃園藻礁歷經7600年緩慢積累,才形成獨特的地景與生態系,應該完整保留給未來世代。滿足燃氣需求,有很多替代方案:一接、二接都在擴建,五接陸域部分也在開發,115年二接三期完工後,設備利用率就降到80%;如果還嫌不夠,民間也提出台北港、林口港等海象條件較佳的人工港區替代方案。台灣要達到2050年淨零碳排,天然氣只是過渡能源,過渡能源不該破壞永續生態。希望大家就藻礁公投投下同意票,一起守護我們共同的未來。

台灣媽祖魚保育聯盟志工許馨庭呼籲,守護藻礁就是守護白海豚棲地大家好台灣媽祖魚保聯盟發言代表許馨庭,「媽祖魚」其實就是臺灣白海豚,是台灣特有沿岸鯨豚,國際自然保育聯盟將其列為,極度瀕危物種,目前約剩六十隻左右。

 

因為台灣白海豚的活動範圍受限於淺岸,所以特別容易受到人類活動的威脅。根據海洋生態學者的研究,其棲地範圍在水深30米以內的台灣西海岸都有機目擊。除了目前已知的棲地,不排除苗栗以北也有白海豚棲息。而近年以北新的目擊中包含新竹地區,和桃園地區。前年在桃園大潭藻礁的海域,也有首次記錄到白海豚利用永安區的水域。

台灣西海岸已經有八成的海岸線水泥化,嚴重破壞了原始的海岸風貌與生態棲息環境,而填海造陸和棲地的破壞與消失也是其面對的威脅之一。 很慶幸2010年時國光石化開發案因為為了保護環境的群眾的努力而停止開發,保下可能被破壞4000公傾彰化芳苑濕地和白海豚生存空間。(這些人也包含剛剛要用影片發言的師月英小姐)

現在中油三接站選在一個自然、未經開發的海岸新設接收站,不只破壞千年藻礁與台灣白海豚的天然棲息環境。2012年行政院核定的《永續海岸整體發展方案》,也將『維持自然海岸線比例不再降低』列為發展願景,而海岸開發均應以「減量」、「復育」為基本原則,而三接開發算是讓政府的願景破功。。目前藻礁開發案已有替代方案(也就是遷移已開發的台北港),希望大家支持此方案,,留給未開發的原始生態一個機會。

荒野保護協會常務理事暨棲地工作委員會召集人李騏廷表示,藻礁棲地遭破壞,其自癒恢復難以衡量:我們很常聽到一個說法,說大自然有自癒的能力。這個說法某種程度上是正確的,問題在於要花多少時間以及能夠恢復幾成?我用五股溼地的案例跟大家分享。在70年代,五股溼地曾經是北台灣重要的賞鳥熱點。後來因為二重疏洪道興建,大量人為干擾,導致生態環境持續劣化,棲地逐漸消失。直到2004年荒野保護協會正式向當時的台北縣政府認養五股溼地,與在地社團合作,用了近20年的時間,才讓這裡的鳥類數量成長到當年的六成左右。然而,我們關注的指標性物種-黑鳶,卻再沒出現過。大家試想,一個演替及發展快速的五股溼地,回復尚且需要如此漫長的時間。經過7600年才積累的藻礁,棲地一旦破壞又要多久才能恢復?我們只用人類的時間尺度來看待藻礁,其誤差是無法以我們有限的生命來衡量的。善待自然,就是善待自己,就是善待人類生命的延續。請大家一起守下藻礁,謝謝

金城公園綠地保留自救會總幹事黃志銘表示,應守護藻礁節約用電,不要飲鴆止渴獲取過渡能源:捷運萬大線正如火如荼進行,其中在土城段LG11站的車站與軌道設計,竟然以施工便利等理由,硬是要彎進有30年以上、老樹成林、優質生態環境的金城公園裏,而且還蓋在土城國小圍牆旁,破壞師生受教環境。不管是老樹或藻礁,在面對如此惡劣的極端氣候,保留住它們才是減緩天災的根本作法。守護藻礁、節約用電、能源轉型、環境永續,這樣才是善的循環。若政府執意採用短視錯誤的政策,飲鴆止渴獲取過渡能源,但是卻製造出不可逆的環境破壞與極端氣候災害,日後就需要更多能源彌補傷口,這樣是惡的循環,不僅人民無從受惠,付出的代價將無從量計。重要時刻,不須分政黨顏色,只為自己,為身旁天真的小孩,請做出正確負責的決定。1218藻礁公投,請投同意票!

桃園海岸生態保育協會理事長葉斯桂表示,三接將造成海洋客家文化的大災難:觀新藻礁在國民黨執時期,在地與環保團體共花費2年多的時間,通過劃設野生動物保護區。大潭藻礁從2014年申請劃設至今快十年,中央與地方政府,相互推諉,沒有單位願意承擔,是那個政黨比較愛藻礁?三接外擴堤造成的凸堤危害,將涵蓋整個新屋區海域,受到嚴重侵蝕,到時沙灘不見了,石滬群被強浪摧殘,漁場改變了,將如何舉辦牽罟、石滬文化活動,將是海客文化大災難,這幾年努力發展,地方產業觀光旅遊,損失將難已估計,居民如何活下去?在地居民為國家經濟發展,容忍電廠擴建,已成為全球最大的火力發電廠,帶來嚴重的空污,居民堅決反對三接蓋在藻礁生態最好的大潭藻礁上,建議三接遷移到接收安全港口,才是最佳方案。1218請投同意。1218請投同意。

桃園市永安漁港討海人協會理事長、新屋資深船長楊門圈表示,藻礁的保存對於在地的漁場非常重要:我是討海人,已經有第四代了,我對這桃園海域也不陌生,已有幾十年的經驗過程跟了解。首先談桃園這片藻礁來說,對漁民很重要,因為我們漁民捕捉到的魚,都和藻礁有關係。很多高級魚類會在藻礁上覓食,因為藻礁上有很多種類的魚蝦蟹種種,桃園海域魚種是屬於洄游性的,可說是東北季風一來,就會把每種魚類從這經過。比如說為何每年的吻仔期,都會在天然藻礁的地方,這是我漁民不了解的地方。在這兩年的吻仔魚,都要到大潭一帶去捉,可見中油三接建港有關吧!另外台電大潭電廠的吸水口,一年也不知被吸進有無數大小魚苗,這不是很可惜嗎?為何台電不改進呢?這樣一直下去對漁民是一種最大傷害。永安漁港環境淤沙漁港航道特別嚴重,在這幾十年來也沒像這兩年來的嚴重,我們漁民合理的懷疑和中油三接有關,去年10月份到12月份才清完,不到三個月又恢復原狀,這是多麼可怕,在來今年10月份又清,第一次好像編列了三千多萬元,也無效;第二次又編一千多萬,也是無效,希望有關單位能重視。

RCA員工關懷協會杜津珠理事長表示,從RCA場址的例子,讓我們擔心藻礁環境一旦破壞就無法復原:對於生態環境保育我們都不是專家,但是從RCA的例子來說,因為之前的RCA工廠場址的污染到現在整治都還沒有完成。從民國83RCA的污染案爆發到開始水土整治,直到現在都還有含氯的有毒物質無法清除,可見環境一經破壞要復原是多麼不容易的事。RCA員工關懷協會曾經請潘老師為我們導覽大潭藻礁的生態,當時還沒有棧橋,7600年的藻礁如果因為一時使用的天然氣接收站,就陷入萬劫不復了!現在棧橋已經開始破壞藻礁了,政府還公然說謊否認,真的很過份。破壞藻礁,會影響的不只是我們這一代,也影響後代的子子孫孫,希望大家1218日在藻礁這一案要蓋下同意票,謝謝!

工作傷害受害人協會賀光卍專員表示,三接海象不佳,已造成勞工安危與藻礁破壞的事實:從第三天然氣站的工程風險切入看勞工與藻礁安全:1、去年323日工作船因海象不佳斷纜,導致船飄移擱淺。中油說是〝意外事件〞,並因救護工人而傷害藻礁。海象不佳這是意料之內的風險,承包商無法安全管理這個工程風險,中油本應處罰或撤換包商,居然還掩護廠商說這是意外,令人懷疑!檢調是否要去查查呢?再者,中油的招標作業,沒有找到合格包商,來保護勞工與藻礁,這是嚴重失職!2、前年121日泛亞工程,將三接需要的防波堤沉箱暫放台北港,因計算錯誤,造成三死四傷!三接工程除了不安全工程之外,是否還有未爆彈的『計算錯誤』呢?『工人零災害、藻礁才有救』,而中油與泛亞工程在職業安全上劣跡斑斑,大潭海象又十分惡劣,如何能保護勞工與藻礁呢!請投藻礁同意票!謝謝!

苗栗縣自然生態學會洪維鋒前理事長暨現任理事,許火淞常務理事、陳祺忠現任理事、張育誠總幹事共同表示,三接有替代方案,政府應極力保存千年藻礁:苗栗縣自然生態學會成立至今已有22年了,伙伴們一直致力於縣內生態環境推廣教育、也作調查保育工作,更積極參與環評會議,並提出相關的意見,然而這期間開發案大多數卻是以有條件來通過,如此鯨吞蠶食野生動物的環境,更造成石虎棲地重大的傷害,但現實因主要開發的土地是屬於私有地,的確變得比較複雜,我們為了避免完全對立 ,也都謹慎以對,期盼有助於環境保育的推進。

    現在三接天然氣規劃於藻礁體上,也同樣面臨保育和開發的窘境,但大家捫心自問,若是沒有替代方案,當然都會支持現在迴避、減輕、縮小的做法,可是三接案並非沒有替代方式啊,加上該土地是國有地,執政者更應責無旁貸 ,極力保存千年難得的環境,並全部劃為保護區,才能成為真正的保育典範。當然大家也不用擔心天然氣供輸的問題,政府自會迅速規劃出新的因應作法。

    所以請大家在第20案「三接天然氣遷離藻礁」案的選票上,蓋下「同意」,這才是環境和開發雙贏的選擇,謝謝!

    張育誠總幹事等三人發言影片:

https://drive.google.com/file/d/199rOiU_NlmSXI4X-qk3hG_WxcHfuiQH9/view?fbclid=IwAR3skFS0fS6Z5HtG-d2lnDyYhZNM1-IxVC8td1fU3Du6Pes6YpOuikl3f7E

    台灣石虎保育協會理事鄭憲燦希望大家守護石虎,也守護藻礁,環評必須改革,否則下一次遭殃的可能就是石虎:石虎保育協會一直以來都是支持環境保護的各式議題,尤其是這個案子有政治力的介入導致這個環評案在極具爭議的情況下闖關,身為環境保護團體絕對無法接受這種情況下通過的環評,難保下一次遭殃的是不是石虎,還是其他自然環境?因此在這個情況下原案或外推如何都是錯誤的決策!本會支持合理的經濟發展與永續的發電方式,但是工業用電無止境的成長導致環境跟開發對撞之下,環境永遠是被妥協的一方!希望大家守護石虎也能守護藻礁,守護台灣珍貴的生態環境為藻礁投下同意票!謝謝!

台灣健康空氣行動聯盟理事長葉光芃醫師表示,中南部的空污問題主要來自高污染產業,不應該是政府破壞藻礁蓋三接的藉口:政府威脅三接遷址,中南部就要多燒500萬噸煤,我們無法認同。中火規劃用五接氣源、興達規劃用一接氣源,明明都不是用三接氣源,不該和三接綁在一起,作為破壞藻礁的藉口。中南部的空污問題,主要來自高污染產業,政府應取消對鋼鐵、石化等高污染產業的優惠補貼政策、大幅提空污費、嚴懲空污監測數據造假的企業及徵收碳稅,以降低能源需求與空污。若放任污染產業用電高成長,甚至不惜犧牲生態,不但無法減少空污,反而會製造更多空污。希望台灣透過污染產業轉型、節能、儲能、提高能源使用效率等,早日擺脫對化石能源的依賴,實現非核、無煤、無天然氣的願景。要求政府根本解決空污問題,停止縱容用電高成長,藻礁公投請投同意票。

彰化縣環境保護聯盟總幹事施月英表示,彰化芳苑潮間帶溼地的保留,為國人及地方居民帶來豐富的體驗與發展,藻礁也應如此:彰化縣芳苑鄉潮間帶,歷經多年抗爭國光石化開發案,全國各學界、醫界、藝文界、青少年學生及各縣市環保團體等,全面總動員,迫使藍綠政黨紛紛表態不支持石化業擴張,2011年當時馬英九總統在地球日正式宣布不支持國光石化,及後續溼地保育推動。自從國光石化宣布撤案後,每年蒞臨芳苑鄉潮間帶搭乘全國僅有的潮間帶海牛車觀光體驗,人數是以千人逐年倍數成長,今年更達到每天數千人蒞臨芳苑紅樹林天空步道,帶動地方周邊產業的經濟發展,包括水耕蔬菜觀光農場、花生油觀光工廠、餐廳、住宿等,同時吸引年輕人就業及藝術家返鄉創作。

後國光石化為地方帶來更優活休閒的經濟發展,更讓鄰近的芳苑國中與芳苑國小師生看到在地全國僅存珍貴稀有海牛文化特色,學生從小扎根推廣認識家鄉,為地方帶來特殊的凝聚力,因為〝海牛車=(等於)芳苑潮間帶〞已經成為專屬代名詞。希望第三天然氣接收站盡速遠離大潭藻礁國寶濕地,讓它保存下來,成為大潭的光榮〝藻礁=(等於)大潭潮間帶〞。透過積極節能就能保存國寶藻礁,難道政府和高耗能產業,都這麼LOW無法做到節能嗎?我不相信,這只是願不願意而已,呼籲愛台灣就投20案,同意!。

施月英發言影片:

https://drive.google.com/file/d/1xfQD7lPO4w4FSRqnW7FaeyMQMeZO2zVD/view?fbclid=IwAR1v9kulHIAXUK-yy3HkFjP4cZnZtjSLmnUxB6OqrjoieYu31fEeoX-a_gU

台灣維新召集人,前台南縣長蘇煥智律師提醒,我們過去極富遠見地保存了七股潟湖與黑面琵鷺,今天也應保存藻礁生態系加速能源轉型:

我是七股子弟蘇煥智,我想要分享反濱南工業區(七輕及大煉鋼廠)滄桑17年!

一、反七股濱南工業區[東帝士集團七輕及系列石化廠,及燁隆大煉鋼鐵廠]是從1993-20099月,長達約17年的抗戰,最終在20096月底台江國家公園計劃正式通過,才算最後成功。

我們為了保護台灣稀有的七股潟湖及沿海重要的漁業棲地及瀕危物種黑面琵鷺,避免破壞海岸污染沿海水域,剝奪沿海漁民生計。

也反對高耗水、高耗能、高耗電、高空污,污染台南的空氣品質;排擠台南科學園區的用水需求,空污影響晶圓廠的發展。

我們除了反對之外,也提出生態旅遊永續發展的替代方案,並主張應該成立國家風景區及國家公園的替代方案。

二、濱南工業區及工業港,與大潭觀塘工業區及工業港,開發單位都是東鼎公司;環評都是在1999年年底通過環評。而且早期的生態調查也都是農委會特生中心劉靜榆研究員,我們非常感謝她及全國的生態保育及環保的朋友。

三、2001年在我選上台南縣長後,我並沒有換了屁股就換了腦袋。

我上任後陸續完成了:

1、劃設黑面琵鷺保護區及重要棲息地。

2、推動中央成立雲嘉南國家風景區。

320096月更為了徹底終結濱南工業區及工業港開發案,將七股潟湖、黑面琵鷺保護區及重要棲息地正式納入台江國家公園。

4、由於徹底終結濱南工業區,避免高耗水、高耗能、高汚染的濱南工業區,才有如今台南科學園區成為台積電最大的生產基地。

四、桃園藻礁是台灣具有世界級生態特色的珍寶,具有吸碳固態、海洋生物重要的棲息地。一個不可替代的珍寶,具備成立國家公園的條件。

五、三接在觀塘不但破壞藻礁生態系統、而且冬天風浪大非常不安全。捨現成安全的台北港而不用,可以說是蔡英文及民進黨政府,最傲慢而愚蠢的決策。

六、三接遷移不但保証不會缺電。遷到現成台北港,不但更安全,可避免觀塘港斷氣斷電危機;也避免影響中南部減煤、減空污的時程。而且避免再蓋四接破壞基隆外木山珍貴的珊瑚礁。節省了1300億元,可以用來發展基載型綠電如地熱、潮汐、海流發電,讓台灣可以更有能力進行綠能轉型,符合全球氣候變遷公約要求各國2050年碳淨零排放的目標。

2018 請支持三接遷移,保護藻礁生態系,加速台灣能源轉型!

台南社大環境小組研究員晁瑞光表示,以經濟開發為主導的政治下,大家要努力爭取搶救美好環境,沒有行不行,只有要不要的問題:臺灣是一塊寶島,集世界各種自然環境之精華在這美麗島嶼上,以台南龍崎為例,我們前幾年在這現地調查的兩年中,就推翻了過去教育教我對於這塊土地的認識,他不是貧脊而是多樣,他充滿地質環境的變異及生態豐富性,差一點就被毀掉變成掩埋場,經過大家的努力,終於在今年7月成立了地質公園及自然保留區。在台灣,以經濟開發為主導的政治下,若我們不努力爭取搶救我們享受過的美好環境,不用期待政府會主動為你做什麼,更不用期待孩子們未來可以過得比我們好,所以大家要努力,付出實際行動貢獻一己之力,沒有行不行,只有要不要的問題,所以努力為環境,1218全民公投,請大家為藻礁投下「同意」票。

屏東環盟理事張怡律師表示,藻礁公投如旋風一般成為重量級議題,大家要保持信心,只要做對的事,一定會有好的契機:106年時,屏東縣長潘孟安打算開發夏都旁的草地作轉運站,交通部也已準備好4500萬。那塊草地是墾丁大街口唯一的淨土,緊鄰大海跟沙灘,根本不適合拿來做開發案。當時整個計畫已經寫在屏東縣政府的刊物裡面,很多人說,人家都安排好了,不可能擋下來。但我還是跟地方一些愛環境的人士,開始組織抗議活動,到縣政府、總統府、墾管處門口抗議,在預定地拉布條開記者會,報社投書,網路寫文,之後越來越多人加入,包含在地居民跟外地民眾,甚至連不認識的外國人都跑來幫忙,後來案件越搞越大,我家還被潑,一堆媒體來採訪,最後這個大家都覺得擋不了的開發案,竟然成功被擋下來。現在去墾丁,就在夏都旁邊,還可以看到一塊非常漂亮的大草地,那就是我們努力的成績。

藻礁一開始連署也是一樣冷冷清清,後來勢如破竹,變成一個舉國皆知的重量級議題。雖然最近風風雨雨,但還是希望大家能夠保持信心,只要是做對的事情,無所畏懼,一定會有好的契機。

最後,全體出席的臺灣各地守護者或組織者,陪同潘忠政領銜人,朗讀【藻礁公投願景宣言】,並期待公投的勝利,將大潭藻礁劃設為【南桃園藻礁生態系野生動物保護區】,為臺灣人民與海洋生靈留下珍貴的棲地。

 

藻礁公投願景宣言

西元1624年,臺灣進入文字記載的歷史時代以來,我們可以看到歷代先民為了求生存,在島嶼上胼手胝足、篳路藍縷的開發。臺灣就是我們的母親,用她的骨血,滿足一代一代人的需求。

我們的生活富足了、壽命延長了、身心安頓了,但我們母親的身體卻日漸殘破,土地一塊一塊的水泥化、海岸一段一段的人工化。迄今臺灣西部自然海岸線,只剩30%。

我們的政府卻仍不停手,為了每年2.5%的產業用電增長,要再不斷開發天然氣接收站,那就像是一個老母親,明明即將氣力放盡,卻仍然被迫要努力滿足那需索無度的不懂事孩子。

我們即將迎來一場偉大的公投,這場公投考驗著我們所有人的智慧、思想及價值觀。這場公投也考驗著我們每個人的獨立性,是否能夠跨過舖天蓋地的政府大內宣,憑藉正確而公開的資訊做出決定。

從今年初成案後,連署的70萬公民就帶領著我們全國人民不斷往前探索。我們想知道:

為何政府可以六年漠視野生動物保育法及文化資產保存法的程序正義,只為護航第三天然氣接收站興建?

為何政府從2016年起聲聲能源轉型,卻默默地放任用電增長、忽視節電在整體政策的關鍵重要性?

為何政府置7600年藻礁地景與生態系於慢性死亡的可能風險中,只為1015年的能源橋接?

為何政府早早有足夠時間執行台北港N7N9替代方案,卻瞞天藉口飛舞任其寶貴時光蹉跎而去?

為何政府聲聲在乎中南部人民秋冬飽受空污之苦,卻毫無正當理由將2020年應達成的PM 2.5年平均值15微克、日平均值35微克的目標,拖延到2023年?

為何政府把毫無關聯的藻礁生態系宣傳為空污原因的代罪羔羊,卻在今年12月將空污季調漲空污費率的政策預告給默默下架?

政府漏洞百出的答案卷,我們不滿意。我們想知道真實,想知道符合客觀證據的事實,但政府卻連一場聽證會都不敢辦。

因此70萬人民發動了藻礁公投。

 

以下是我們的願景宣言:

我們相信,民主前輩爭取而來的言論自由與公投權利,會帶領人民尋求正確的答案。

我們相信,在這場不涉及政權更迭的公投當中,人民會深思熟慮、複決國家重要政策。

我們相信,當政府正在背棄前輩努力而來的民主果實的時候,人民會用公投票回復正當法律程序的尊嚴。

我們相信,保護藻礁生態系、保存世界級自然地景,不會讓能源轉型失敗,反而阻止了能源轉型政策即將的傾頹崩壞。

我們相信,公投會勝利。我們要求政府依法劃設南桃園藻礁生態系野生動物保護區,讓全民可以共享這世界罕見的偉大自然生態。

為了我們相信的願景,讓我們一起下定決心,出門投下同意票,讓1101218日成為一個臺灣歷史值得被記念的日子,讓臺灣能夠永遠民主、永續、純淨。

 

 

 

捐款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