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營企業惡性競爭、天然海岸被迫犧牲 ——海洋與生態要守好、接收站政策全面檢討】記者會 會後新聞稿

環保署於1日下午舉行「『協和發電廠更新改建計畫環境影響評估報告書初稿』專案小組第3次初審會議」,會議開始前,立法委員陳椒華、立法委員邱臣遠、基隆市議員王醒之、基隆市議員陳薇仲、基隆市議員張淵翔、台灣蠻野心足生態協會蔡雅瀅律師、看守台灣協會秘書長謝和霖、珍愛藻礁公投領銜人潘忠政老師、荒野保護協會台北分會長游晨薇、基隆市野鳥學會理事長鄭暐、野薑花公民協會理事長陳雪梨、時代力量基隆黨部主委陳愷閎律師,於環保署前共同召開「國營企業惡性競爭、天然海岸被迫犧牲——海洋與生態要守好、接收站政策全面檢討」記者會。

 

記者會再次嚴正譴責整體天然氣接收站興建政策未能妥善規劃,加上台電公司與中油公司惡性競爭,導致基隆外木山海域將因興建第四接收站被填海造陸18.6公頃,造成天然海岸、海洋生態與漁業資源的嚴重破壞,並呼籲全面檢討天然氣接收站政策與規劃,不要再讓天然海岸與海洋生態因為國營企業的惡性競爭被迫犧牲。


陳椒華委員表示:

天然氣第四接收站計畫設在協和電廠外海,也就是在外木山海岸的起點,興建突出海岸近一公里高14公尺的堤防,並在堤防內填海造陸18.6公頃(相當於443個籃球場面積),以作液化天然氣船卸收碼頭,並設置兩座16萬公秉天然氣儲存槽。

 

開發單位台電的環評書初稿中提到,第四天然氣接收站填海造陸將會埋掉7萬多株珊瑚、趕走上萬尾魚類和以此處為棲地的保育類玳瑁龜、綠蠵龜,就中研院珊瑚生態研究員陳昭倫博士所述,等於現地以珊瑚為棲生之所的四分之一海洋生物將消失,傷害外木山沿岸漁業,甚至牽動北部三分之二重點漁場北方三島的漁業資源。此外,突出海岸超過1公里的大型堤防,更會造成基隆僅存最長天然海岸的侵蝕。

 

目前四接進入環評最後緊急階段,除了要求環評委員本於專業退回最差的填海造陸方案、要求台電完整評估過去環保署副署長與前任環委所提替代方案。從三接暴力選址由公民自主推動藻礁公投成案,台灣的海岸後續還將面對五接、六接、七接威脅,被市場利潤主導的天然氣接收站規劃毫無整合,無視「自然海岸零損失」的海岸政策,我們更嚴正更要求政府傾聽公民社會對於海岸保護的訴求,立刻檢討並利用既有已開發空間整合天然氣接收站規劃,勿讓能源轉型只服務開發而冠上轉型不正義之罵名,更成為台灣海岸生態劊子手。

 

邱臣遠委員表示:

全台灣沒有任何一個都會裡面存在火力發電廠?但是協和火力發電廠卻在基隆市中山區基隆商港的旁邊,運轉了44年。這是非常不合理的現象,不止影響基隆都市景觀、民眾健康,也影響基隆都市發展、觀光發展,也基隆港區發展,可以說是基隆都市大毒瘤。現在台電一方面說要把燃燒重油機組改成燃氣機組,這當然對環境是好的發展,但代價卻是要犧牲基隆僅存5%有限的天然海岸,填海造陸18.6公頃,更是直接滅絕7萬多株稀有的高緯度基隆珊瑚礁生態,台電連要求填海區域移動50公尺都沒有商量餘地。這真的欺負基隆市民,吃人夠夠!

 

邱臣遠委員委員強調,他一直主張「能源政策與環境生態並非二元對立,能源轉型需要不斷與社會溝通。」但如果深澳火力發電廠可以因為一場選舉,就讓行政院發現台灣電力足夠,直接宣布停止深澳火力發電廠更新擴建計劃,而投資4000多億的核四發電廠,也可以配合政策說停就停,那麼有甚麼道理,協和電廠連協商都不能?有甚麼道理要基隆人繼續吞下協和電廠?到目前為止,不管環保團體或是基隆市民,大家都是非常理性的給建議,如果台電與政府要硬幹到底,邱臣遠委員不排除直接訴求反對協和電廠繼續荼毒基隆民眾,把協和電廠趕出基隆市區。

 

基隆市野鳥學會理事長鄭暐認為:

協和電廠的更新改建環評案,嚴重背離能源白皮書中四大綱要中的「環境永續」和「社會公平」。她質疑,燃油發電逾40年,卻換來填海造陸的能源轉型方案,我們真的需要這種毀滅性的方案嗎?還是只是台電最便宜行事的方案?油轉氣的過渡期要使用FSRU來接收天然氣以供機組運轉,可用7年,為何不能再延長使用?台電應要提出長時間使用FSRU評估報告,抑或是提出海底管線細部規劃的報告,真的不是一兩段話在那說可行或不可行,而大家總是無法知道究竟是怎樣的不可行,或是可以清楚了解,專家可以幫台電找出可以的方法。

 

她表示,這件環評最令人痛心的是,支持能源轉型卻換來「軟土深掘」的禮遇?百年海田養育了多少世代的居民,海洋生態系複雜的結構非我們可以預期與複製的,迴避這18.6公頃的海洋是我們最好的方案,可以不用承受填海造陸帶來無法承擔的骨牌效應,協和的能源轉型絕非填海造陸不可!請台電拿出基本的良心,這片海洋目前孕育了多少生命,一旦毀去了真的不是弄個海洋牧場和移植幾株珊瑚可以取代的,拜託台電更嚴謹評估,其他替代方案應進行細部規劃與比較分析。我們要採行降低環境傷害的能源轉型方案,基於台北港已有既有空間、FSRU也可採行超過7年的持續使用,降低對地方觀光與生態的衝擊,拒絕填海造陸。

 

荒野保護協會常務理事暨台北分會長游晨薇表示:

滄海桑田,台灣美麗的海岸,豐富的海洋生態,難道只能留你我在記憶裡嗎?基隆的漁業為什麼能夠這麼的興盛,就是因為基隆外海除了有黑潮經過,更重要的是海底下豐富的珊瑚礁群營造多樣性的海洋生態環境以及彎彎曲曲層層疊疊的海岸潮間帶是海洋生物的搖籃,這些地方都是海洋生物的灶咖廚房,也就是因為海洋棲地完整,造就北部海岸海洋生態與漁獲能如此豐富。

 

記得以前外木山潮間帶非常熱鬧有趣,潮間帶裡的魚蝦貝類多到眼花撩亂,相信基隆長大的孩子,一定最清楚不過。

 

她向蔡英文總統喊話:我們不反對推動天然氣第四接收站,這麼大面積18.6公頃的填海造陸,對於北海岸的海洋生態衝擊是非常嚴重的破壞。相信以現在的專業跟技術一定能夠在開發與生態的平衡中能夠找到最好的方式來進行第四天然氣接收站的推動。請讓我們能夠很驕傲地喊出我們台灣是海洋國家!

 

珍愛藻礁公投領銜人潘忠政老師表示:

上一期商業週刊深度報導《消失的西海岸》中寫到,2018年三接環評時,前任環評委員鄭明修、環保署前副署長詹順貴、農委會主委陳吉仲,曾經想要促成整併三、四接在台北港,但中油和台電因其本位主義拒絕。這顯示了,其實整併是有可能的,也說明了能源轉型是有很多路徑可以選擇、解決的,但是政府和開發單位不願意積極、沒有為永續發展盡力。潘忠政強調,他奉勸台電放棄本位主義,及早促成三、四接整併在更適合的地方。

 

潘忠政亦呼籲,根據最新民調,藻礁公投是會過關的,代表了民意非常期待守護海岸、守護下一代重要資源,因此他請求環評委員,今天環評會議不要輕易下結論,留待公投後再做決定。經濟部也不應讓國營企業主導能源轉型,要儘速檢討,不要讓四接成為下一個公投。

 

台灣蠻野心足生態協會專職律師蔡雅瀅表示:

首先台灣目前有許多天然氣接收站開發計畫,包含:已各有6座儲槽的中油一、二接,預計擴增一接五期3座儲槽;二接三、四期擴增6座儲槽(2+4=6);有藻礁生態的中油三接和有珊瑚礁生態的台電四接,各興建2座儲槽;與中油二接同樣位於台中港的台電五接,預計興建5座儲槽;台塑也提出麥寮六接設置4座儲槽。亦即除了一、二接原有的12座儲槽,還要再增加22座儲槽,應全面盤點整併,優先使用已開發的空間(如:四接所在的協和電廠,發電機組由4部減為2部及燃油轉然氣不需5座貯油槽,空出的廠內空間),避免自然海岸不當犧牲。

 

第二,中油一、二接均有輸氣管線可連通、支援大潭電廠;台電四接的2座儲槽,則孤立在東北角,不利國家整體氣源調度。政府應評估將台電四接與中油三接合併遷到已開發的台北港,保留兩地的珊瑚礁及藻礁生態系,並透過海管銜接,讓北、中、南三地的接收站可相互支援。

 

再者,協和電廠更新改建計畫環境影響評估報告書p9-7:「我國現有天然氣海管佈設條件…均佈設於西部離岸約10公里之近海海域,水深30~50公尺的沙質海床」,若三、四接合併遷址台北港,管線佈設理當符合相同條件,希望政府不要故意以「需穿越沿線藻礁」的錯誤資訊,誤導民眾。

 

野薑花公民協會理事長陳雪梨表示:

台電應該善盡「盡職調查」義務,確實探討以下替代方案:協和電廠附近有近年發現的新瀨海底火山及過往已知的基隆嶼海底火山,距離僅約 2 公里,應當嚴肅考慮使用地熱發電替代天然氣發電,地熱發電佔地小,廠區其餘地方還可以建置虛擬電廠,在離峰時儲存其他電廠發出的電力,作為尖峰之用。(地熱發電方案詳細資料請見野薑花公民協會提供之資料)

 

在此,我們呼籲有關當局,請將協和天然氣廠的環評拉回到「政策環評」的層級,重新思考為了建一座基本上在 2050 年必須為了零排放除役的天然氣電廠的必要性:思考為了只能使用 18 年(接收站需要填海造陸,2032 年才會建好)的天然氣發電廠,去建一座破壞大海扇珊瑚、海洋生態、美麗地景的接收站是否值得?尤其要考慮到:我們已看到除了天然氣,還有一個更優而且可行的替代方案,我們還有時間,不要再浪費了!

 

最後,王醒之、張淵翔與陳薇仲三位基隆市議員呼籲,全面檢討接收站設置政策,退回協和電廠填海造陸最爛方案、環評會勿讓幫錯誤接收站政策背書,守護基隆僅存最長的天然美麗外木山海岸。

 

新聞聯絡人:

陳薇仲議員辦公室 王奕蘋 0919-394-015   

王醒之議員辦公室 陳冠羽 0921-232-917

捐款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