遷址才是對藻礁最好的保育

本月8日,觀塘接收站在爭議聲中強行闖關通過環評,而中油為粉飾破壞生態的惡名,旋於本月18日大量發函各機關、學校、團體徵求推薦觀塘工業區(港)生態保育執行委員會名單,並預定於26日辦理遴選作業。

 

中油在環評過程中,不斷對外放話將編列「5年1億元」的生態復育經費。然而7,600年才形成的藻礁生態系,一旦破壞,以人類有限的生命尺度,如何復育?而願意斥資上億保育的珍貴生態,為何不願遷址維護其完整性?

 

中油曾表示觀塘工業區(港)擬成立生態保育執行委員會,係參考湖山水庫案例。然回顧歷史,2005年經濟部水利署為粉飾湖山水庫開發案對八色鳥棲地的破壞,曾委由陳章波博士協助籌組「湖山水庫生態保育執行委員會」[1]並在2007年規劃增加2億元保育經費[2]

 

而委員會組成前,台灣生態學會、高雄市教師會生態教育中心、台灣動物社會研究會、台灣蠻野心足生態協會等二十多個團體則以公開信呼籲共同抵制假「保育」之名,替水庫「背書」的委員會[3] 

 

大規模開發破壞棲地,再成立生態保育委員會並投入大筆保育經費,真能解決問題嗎?以湖山水庫為例,依農委會特生中心調查:2004年湖山水庫動工前,斗六丘陵全區調查到222隻八色鳥,2007年6月大壩工程開工後,2008年降至117隻,2012年至2017年隻數在34至41隻間。而湖山水庫區,2004年調查有30隻八色鳥,大壩開工後,2008年降至5隻,2002至2016均0隻2017年才再調查到2隻[4]

 

以結果論,成立生態保育委員會或投入大筆保育經費,顯無法彌補棲地破壞造成的傷害。而當年協助水利署籌組委員會為湖山水庫漂綠,和去(2017)年在觀塘接收站環評會上,建議「降級」柴山多杯孔珊瑚的學者[5],都是同一個人,則更顯得諷刺。

 

藻礁生態系需要的是不去開發破壞,而不是堅持開發,再籌組委員會或撒錢復育。如同健康的人,本不該被暴力對待,而不是先施暴重傷,再組成醫療團隊搶救照護。觀塘接收站環評過程中曾有林口港、台北港、核四廠等多個替代場址被提出討論,中油若有心保育,應盡速提出場址替代方案,而非堅持開發傷害藻礁生態系,再籌組委員會或撒錢彌補。

 

[1] 廖本全,湖山水庫生態保育措施執行委員會籌備會議之三大迷思
https://e-info.org.tw/node/2614?fbclid=IwAR0ffBDYFEl68DAmG2p3kDMqOj3zVCMU9ll61XGbOO9Fau-8MYVqoewKXyk

[2]2007.01.26大紀元「維護湖山水庫生態 水利署增加2億元保育經費」報導
http://www.epochtimes.com/b5/7/1/26/n1603430.htm

[3]籲請共同抵制「湖山水庫生態保育執行委員會」(公開信)
https://leekc-95kh.blogspot.com/2008/03/blog-post_5058.html

[4]資料出處:106年度湖山水庫營運階段環境監測及檢討分析,頁2-160

[5]2017.06.26環境資訊電子報「中油第三接收站引生態論戰 陳章波建議「降級」柴山多杯孔珊瑚」報導
https://e-info.org.tw/node/205793

本文原載:2018.10.24蘋果日報

文章作者
台灣蠻野心足生態協會 專職律師 蔡雅瀅
捐款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