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鬼藏在容積獎勵裡!?「台灣蠻野心足生態協會」2011年8月報告

報告人:理事長 楊士慧

8月初收到由本會蔡雅瀅律師代理訴訟,抗告台北市政府核給超額容積獎勵予知名建商元利建設位於台北市大安區和平東路及金山南路口的都更案,最高行政法院裁定周邊居民具訴訟當事人資格,有權提起行政救濟讓法院實體審查台北市政府核給的容積獎勵有無問題,這種「小蝦米對抗大鯨魚」初步有所斬獲的喜悅,在35度的大熱天,內心是感到涼爽的。

====================================================================

法院肯認都市更新單元「外」鄰近地區居民有發言權
整理執筆:楊士慧

最高行政法院100年度裁字第1904號裁定認為:「元利公司得深入開挖至地下7層,及興建地上38層、142公尺之超高大樓,形成巨大突兀建築,破壞當地平緩之天際線與週遭建築之協平衡關係,且各抗告人之住家分別距離系爭實施計劃案約4公尺至442公尺不等,相對人(台北市政府)准予元利公司實施系爭更新計畫案,將影響抗告人等鄰近居民通行便利、防災、日照、景觀、公共設施使用及房屋安全等環境權益,並影響鄰人之生命、財產權益,不應獲得建築容積獎勵等情,即已於起訴狀表明有違法行政處分存在,致損害其權利或法律上之利益,揆諸行政訴訟法第4條第1項規定之起訴要件,尚無不合。」

容積獎勵不是無本生意
原以為要給都更案多少容積獎勵只要政府大筆一揮就搞定,如今最高行政法院的裁定啟示:不能只「微觀」考量都更本案土地所有權人及建商之利益,還必須「宏觀」顧慮到周邊居民的各項權益,及公共設施(防災、電力、水壓、下水道、交通或地基的安全等)是否足以承載溢給的容積。若導致以鄰為壑,或預期可能造成日後公設不足還要納稅人的錢來補救,此時周邊居民即可就此提起行政救濟。

魔鬼藏在容積獎勵裡
「容積管制」目的原為都市環境品質而設,政府卻以「容積獎勵」搭配建商謀利來追求老舊房屋改建的業績,只管眼前美麗不顧公設不足或建商炒房的後遺症,有時還來硬的,枉顧憲法保障人民財產權(釘子戶)。許多莫名其妙的獎勵,如「開放空間」、「停車獎勵」、「容積移轉」,還有更離譜的「台北好好看」的「臨時綠美化容積獎勵」讓建商養地之餘,做個短期的臨時假公園後,就可得到3%-10%不等的容積。元利建設台北市大安區金華段的都更案尚待法院實體審理,台北市政府在法院作出上開裁定後,就本件相關撤銷建照訴願案,發函通知停止審議居民就撤銷建照之訴願,但拒絕停止建照之執行,亦即容許建商繼續蓋房子。試問:本案如不及時停止執行,待獲得違法容積獎勵之建物蓋好後,有單獨拆除違法容積部分可行性嗎?即便可拆除違法容積部分,拆除後留下殘破之建物,符合周邊居民及地主、建商之利益嗎?台北市區一坪動輒一、二百萬元的售價,台北市政府這種不合理的決定,只能說「魔鬼藏在容積獎勵裡」。面對台北市政府的怠於作為,本會已協助居民另案向台北高等行政法院聲請停止都更處分及建造執照之執行,繼續爭取市民的環境權。
====================================================================

搶救花蓮縣萬里溪水流
整理執筆:楊士慧

台電計畫花109億元在花蓮縣萬里溪上游興建水壩攔截水流,藉由放水的落差來發電,今年7/11進行現勘、7/29召開第一次環評審查會議,本會全程參與關注。這個低發電效益的計畫,卻可能引發諸多問題,最嚴重的爭議即為該區地質危脆,萬里溪上游有多個大型崩塌地及堰塞湖,而萬榮林道(未來主要的施工便道)亦是每逢颱風必定崩塌無法通行,且由於該區地形險峻,電廠施工過程勢必在山坡地開闢多個便道讓施工車輛通行,對脆弱地質成為最大威脅;且長期崩塌使萬里溪的輸砂量亦極大,只要任何一次颱風的沖刷造成水壩嚴重淤積,都將大幅縮短發電廠的壽命,甚者一次土石流就可能把上百億元埋掉,一般民營公司掐指算算效益,是不會下賭注在這樣的區位蓋電廠。

「水壩式發電」非綠色能源
水力發電的原理為「利用河流之水位落差」產生動能發電,這就點出水力發電開發一定位在山區,並影響到河流之上中下游,包括炸山開闢引水道、上游山坡地之地質情形、中游之攔水壩(現今往往攔水不成,反成了攔砂壩)、全河流之生態問題、下游之灌溉問題等等,根本無法切割看待。凡設有水壩的水力發電廠因爭議大,多已不被承認為低碳綠能。

台電中心思想為「工程永續」
台電公司為台灣「孤門獨市」電力專賣店,總是巧立名目什麼電廠都要蓋,不然就威脅有限電危機或電價會提高云云,外人難窺其龐大的工程利益結構。若把節能減碳建立在擾動國土河流的安定上,只能臆測「工程永續」才是台電的中心思想。台電擬在花東多條自然度極高的河流開發水力發電,此舉已引發民間團體的嚴重關注。

====================================================================

搶水大戰再度開打
整理執筆︰陸詩薇

自從集集攔河堰興建,將大量濁水溪水送往位於麥寮的六輕廠,明明是台灣最重要糧倉的中台灣,就開始了長年「供四天、停六天」的大區輪灌。挾帶大量泥沙的濁水溪水,原是孕育濁水米最珍貴的資源,現在為了成全六輕穩定供水,竟然只能在稻米生長期,每十天提供四天用水,長年灌溉水源不足,迫使農民必須自費鑿井,還要承擔地層下陷元兇的惡名。現在,中科四期的環評審查結論竟然還允許位於二林的中科四期每日調撥6.65萬噸的農業用水,本該捍衛農用水權的水利會,在農業用水已經嚴重不足的情況下,竟然還同意以每度3.3元的賤價,出售農業用水給中科,編列二十多億元經費,要開挖莿仔埤圳沿線,從莿仔埤圳水源頭埋設超過二十公里的水管,引水送往中科四期。

糧倉農地乾涸
這個引水工程是違法的。它有兩重嚴重的違法,首先是常態調撥農業用水的違法:水利法明文規定,農業用水相較於工業用水具有優先權,農業用水目前既已嚴重匱乏,別說調6.65萬噸了,連調1噸都侵害了農業優先水權!即使依據彰化農田水利會自己的組織章程,也規定只能將「節餘」水出售給其他產業,現在莿仔埤圳長年「供四停六」,豈不是表示農業用水至少有六成不足,何來節餘水可以出售?農業用水調度使用協調作業要點更明文規定,調撥農業用水只能在乾旱等非常情況暫時調撥,但中科四期的長期水源大度攔河堰在國光石化放棄落腳彰化後,幾乎已經確定無法興建,常態水源從何而來?沒有人知道!但目前引水工程的設計卻還是有每日13萬噸的引水量,根本就是準備暗渡陳倉,「永遠」、「常態」地搶奪台灣最重要糧倉的命脈水源!

農業退位地層再陷
更有甚者,這個引水工程的具體內容在中科四期的環評書件內隻字未提,它開挖採取土石,光是沉砂池與滯洪池的面積就超過10公頃,依法應該獨立辦理環評,現在完全未辦理環評,就已經開始全面施工,大雨一落,就開始坍方,傷及人車,還登上新聞。針對此點,本協會律師與其他會外律師共同接受農民委任,向環評主管機關環保署提起公民告知,希望環保署本於主管機關的權責,立即命此項違法工程在獨立辦理環評前停工,如果環保署未為善意回應,本協會律師與農民必定提起後續公民訴訟,捍衛農業、農民的尊嚴,也捍衛全國人民的糧食安全。

捐款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