環境議題挫折多於喜悦

欣聞蠻野即將邁入第十年,當然要共襄盛舉,為文慶祝一下。時間拉回到2006年,在一陣亂投履歷之後,接到應徵面試的電話,心裡還滴沽著,我有投這個怪單位嗎?也不管這麼多,先去再說吧!面試的是個老外,穿著短褲,打著赤腳,是我穿的太正式了嗎?我想大家應該都知道那是誰吧!而報到不到一週,就接到支援裸體反核四抗議的任務,我當時不大敢問的是…「我要脫嗎?」。

在Robin(文魯彬)的帶領之下,我踏進環境議題,應該說是公共議題的領域,也開啟了我另一段的人生。原本是一個整天坐辦公室和跑法院的小律師,因為蠻野關心的議題範圍深入整個台灣,加上Robin鼓勵大家一定要到環境議題的現場親身體會,我跟大家一樣,台灣跑透透,也因為有這樣的經驗,我真正感受到我們的環境,還有我們的社會,無奈、無助的情況太多,而我們做的實在太少太少。

 

自然裡的不美麗

雖然當時的社會氛圍對於環境議題不是如此重視,我們處理個案的結局,總是挫折多於喜悦,但也因為蠻野在台灣各地不斷提供關鍵性的協助,數年之後,我們播下的種子,也都逐漸開花結果。

印象最深的,就是台東美麗灣渡假村一案。2007年初,我們接到台東環保聯盟(劉炯錫、林雲閣)的求助,他們發現在台東原本自然、清幽的杉原海岸,竟然有財團在沙灘上開始蓋龐大的水泥醜陋建築物,一定有問題。

從此我們就跟台東環盟一路追查,查遍各種法令,發現美麗灣飯店規避相關法令,然而我們面對的,不是只有財團而已,更是整個利益集團,以致於困難重重。

除了各種抗議活動外,我們也商請時任環評委員之詹順貴律師,協助提起假處分、依環評法執行職務等訴訟,逼得台東縣政府不得不要求重做環評程序,進而衍生後續一串之訴訟及社會關注,雖然我們也因忙於處理其他議題而淡出,但看到各個團體持續加入關心這個問題,最終獲得勝利,曾經參與這一戰役,也是與有榮焉。

雖然最後我也因種種因素而離開蠻野,但天下本就沒有不散的筵席,從蠻野畢業的每一位同仁,也都像一顆顆的種子,四處開花結果。

正如時下最流行的紀綠片「看見台灣」一般,蠻野及Robin讓我們看見最真實的台灣,而這種感動,也化成最大的社會進步力量,推動著我們不斷向前,說真的,台灣有蠻野/Robin,是幸更是福。

 

標籤: 
標籤: 
標籤: 
標籤: 
標籤: 
標籤: 
文章作者
陳柏舟:
執業律師
曾任蠻野專職律師
捐款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