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書) 蔡雅瀅律師:祝福沖繩首里城 莫忘台灣樂生、藻礁

祝福沖繩首里城 莫忘台灣樂生、藻礁

台灣蠻野心足生態協會  專職律師  蔡雅瀅

    一場大火燒毀位於沖繩的世界遺產首里城,小英總統在推特發文表達心痛,並祝福首里城重建,重現往日華麗身影[1]。暖心的舉動,獲得許多日本網友留言感謝[2]

    首里城曾數度遭摧毀,1945年二戰期間遭砲火大規模炸毀,1989年開始重建,1992年完成正殿建物復原,長達30年的重建工程,直到於今年1月才完成[3]。重建的大殿雖非原物,甚至使用台灣的木材[4],惟日本政府根據實際建築勘測圖和照片嚴謹修復,精確還原舊貌,仍被肯定價值,並在2000年與遺址一同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列為世界遺產[5]

    樂生療養院曾在2009年被文建會選為台灣世界遺產潛力點[6],台灣並非聯合國會員,申遺極為困難。而漢生病患受歧視與隔離的歷史,係普世經驗,許多國家均有類似的療養院;聯合國國際文化紀念物與歷史場所委員會前副主席西村幸夫教授曾提出「由國際組織發動申請,再將臺灣納入跨國申請」的解套建議;2017年該委員會成員新加坡的Dr. Johannes Widodo於台北律師公會演講時,亦做出相同建議。樂生療養院的跨國申遺,原本是台灣突破外交封鎖,與世界連結的契機,政府卻未好好掌握

  (消失一進,變成工字型的王字型大樓  

  政府將樂生列入世遺潛力點的說明指出「展現漢生病療養院之隔離特殊性與時代意義,呈現早期病患弱勢人權」。轉眼十年過去,潛力點仍未能晉級為世界遺產。甚至因捨棄曾在2016年國發會的協調會中初步達成共識,較接近原貌與院民需求的「緩坡大平台」,堅持粗暴的「懸空陸橋」方案,不僅申遺的希望更加渺茫,對行動不便的院民更形同二度隔離

  (樂生大平台重建方案)

    2011年12月,時為總統候選人的小英,在「開啟文化元年:文化界提問」座談會中,就樂生保存與捷運施工衝突議題,曾表示:長久累積下來的資產,一旦它被破壞,就不會再回來;台灣經濟發展其實已經到了不可完全以經濟為主要的思考點;山林保育跟藝術文化,在進入一個經濟成熟的社會,它的價值,不論是經濟或是其他價值,很可能都超過經濟開發案的價值;樂生問題真的就是在我們規劃的過程中,都忘掉要把環境保護的因素、文化的因素先放進去,開發案做完後,才發現解決問題的成本更高且更困難[7]

    轉眼八年過去,捷運早已通車到迴龍,樂生不再是通車阻礙,若能傾聽院民需求、用心重建,讓樂生回復歷史風貌並落實《漢生病病患人權保障及補償條例》對院民的安養義務,豈不更符轉型正義並創造多贏;何苦讓青年學子與團體為樂生四處奔走抗爭,對政府感到失望。

    建築物滅失後或許可設法復刻重建,但歷經七千六百多年緩慢積累才形成的藻礁生態系,一旦摧毀,就難以復原。2013年4月,尚未擔任總統的小英,實地拜訪桃園藻礁後,於臉書發文:作為一個海洋國家,我們有更多責任守護這片土地,希望這裡能規劃為「自然保留區」,化解當前的汙染與破壞危機,讓「觀新藻礁」恢復生機。轉眼六年過去,不僅「觀新藻礁」仍未劃為自然保留區,緊鄰的「大潭藻礁」更面臨中油第三天然氣接收站的開發破壞,全台獨有的「海洋客家文化」也面臨根基流失的威脅。

  (大潭藻礁)

    大選在即,執政黨為爭取選票,一下「向山致敬」、一下「向海致敬」,卻遲遲不願修正懸空陸橋方案,回填被砍腳的山坡,縫合樂生歷史傷口;不願落實海岸管理法明定的「自然海岸零損失」,將三接遷址、讓藻礁永存。再多口號,都不如具體行動有力量。盼小英總統除了祝福沖繩首里城,也莫忘承擔起守護台灣文化與自然遺產的責任。

 

 

標籤: 
標籤: 
文章作者
台灣蠻野心足生態協會 專職律師 蔡雅瀅
捐款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