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書) 自己的燈籠自己做

自己的燈籠自己做

楊士慧(台灣蠻野心足生態協會主任)

 

停止發送元宵節小提燈,是臺北市柯市府第一個民間提案上架I-Voting且順利走完「提案檢核」、「提案初審」、「提案討論」、「形成選項」、「宣傳準備及上架階段與投票」、「結果公布及執行」六個I-voting實施階段,這個停發元宵節小提燈「類公投」案例彌足珍貴。當新上任的臺北市政府觀傳局長劉奕霆拍板定案,決定依照投票結果,停發小提燈,媒體出現「I-Voting是少數暴力」、「小提燈沒了,北市家長哀嚎」、「不如取消元宵節」字眼……。

(市政府發放的所謂DIY生肖燈籠     圖/ 台北市政府環保局 )

沒錯,參與本案I-Voting約只有15,000人,相較267.4萬的臺北市民,簡直是零頭,只有極少數人I-Voting,所以不具代表性?如果依此邏輯,最強大的相對多數,就是票選市長,市長最大,什麼政策他就可以獨斷獨決嗎?顯然不是!這提供了參與式民主(I-Voting)與代議民主(市長)交叉運用決策的想像空間。停發小提燈I-Voting過程,筆者時任臺北市政府公民參與委員會委員,擔任起民間提案人及市政府溝通橋樑,扮演公親角色,舉凡如何優化提案公諸社會討論、選項文字的公平對稱、市府如何宣傳拉高I-Voting人數,以及結果參採的強度及替代方案等等,衡諸一年多來,就是公私協力合作促成I-Voting的過程,這部份亦可作為中選會未來辦理公民投票參考。

 

「停發小提燈」命題本身,並無侵犯個人權益,反倒是「減少垃圾」蔚為國際重要議題,臺北市無法置身事外,當自誇市府大樓平日減塑成果斐然,卻在元宵節發放含燈泡、三顆鈕扣電池的塑膠包膜小提燈,簡直將市府大樓364天的減塑成果,在元宵節一天破功。憶起小時候,相信多數人有拿著廢棄的奶粉罐敲敲打打自製燈籠的經驗,何況小提燈發放源自1997年阿扁市長才有,因此停發小提燈與罔顧傳統元宵節沒有關連性,所以公參會建議政策調整為:(1)觀傳局採「賞燈不提燈,臺北市政府不發放小提燈」的政策方向,鼓勵民眾自製提燈;(2)由教育局或文化局舉辦製作環保創意燈籠比賽及教育活動,傳承節慶意義,讓單一制式的小提燈歸零,鼓勵「自己的燈籠自己做」,以提升兒童創造力與傳統節慶傳承意義。

 

I-Voting是民主深化的工具之一,還在實驗摸索中,目前穿透性不足,投票人數不多,但這也符合一般人不礙到自身利益,就冷漠以對事不關己的公共事務。I-Voting尚需累積案例從中匯整經驗法則,先把它視為蒐集民意,進行政策徵詢與社會溝通的工具,大家壓力就沒那麼大。

(2017年10月26日 提案人與民間團體在台北市政府前召開【不要免費小提燈,永續環保慶元宵】記者會)


本文投書登載於【蘋果即時論壇】

i-Voting決定小提燈停發,自己的燈籠自己做

 

 

標籤: 
標籤: 
文章作者
楊士慧 / 台灣蠻野心足生態協會 辦公室主任
捐款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