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念分享--能源

本會文魯彬理事長於2005/6/20-6/21在經濟部所主辦之「全國能源會議」書面發言:
大哉問(二)能源

-------------------------
收信人:全國能源會議
寄信人:文魯彬 理事長 rwinkler@wildatheart.org.tw
台灣蠻野心足生態協會 www.wildatheart.org.tw
二○○五年六月二十一日

大哉問(二):能源

  與數十年前冷融合(cold fusion)發展背景相反地,有人認為「能源過於便宜,不需要用量錶度量」。這樣的話,在核能時代似乎履履有人提出。無限供應便宜、乾淨、穩定的能源,是每個人的夢想,對仰賴進口能源的台灣人而言,尤具吸引力。在結束為期二天的研討,觸及全球溫室效應、如何因應京都議定書、保持環境與經濟間的平衡、催生能源新商機等議題後,人們似乎又滿懷憧憬:是否有可能無限供應便宜、乾淨、穩定的能源?

  容我先岔開話題。人類約在三萬年前開始居住於台灣。舊、新石器時代,人類在台灣島上繁榮發展達數千年。此種先民遺跡可見於今日台灣:台灣人口中,約百分之二是原住民族(其中有十二族經政府認定,尚有一些仍待正名)。

  再容我將話題岔得更遠。約二百五十萬年前,台灣陸塊由於歐亞大陸板塊與菲律賓海洋板塊碰撞的結果,因而──可能是第三次──自太平洋海面浮出。這種抬升作用至今仍持續進行,台灣同時也逐漸向東北移動。此二現象,部份可說明為何台灣高山林立,地質活動難以預測。在此嚴峻不穩定的地質環境中,台灣繁衍出逾四千種植物,以及至少萬種昆蟲和其他動物,因此,有人以國家陸塊為衡量基礎,將台灣之生物多樣性列為世界第二。

  漢人來台記錄可追溯至十三世紀,不過,台灣真正對外的接觸,始於十七世紀的荷蘭人與葡萄牙人。其後乃有漢人移居,日本侵略,以及其他形形色色尋求冒險與機會的人,包括在場參加會議的人。毫無例外地,這些訪客一抵達台灣,一定會驚豔於此島豐沛的自然,及其活力與美麗。

  因此,我們可以說,台灣原生的動植物與居民,在外客到訪以前,已有好一段時間過著自營自生、自適自得的生活。

  但僅在四百年間,東西文化在文明、科技、以及──想當然耳──能源上,給了台灣原住居民慘痛的教訓。而這短短的四百年期間,僅佔台灣島存在時間的千分之十六,或者說,佔原住民族以「低科技」或「零科技」與少量能源──「科技」與「能源」二詞,以今日通用的意義觀之──「管理」台灣的時間,不足百分之三。

  其結果是全島為期四百年的能源狂歡節。「新台灣人」(歐洲人、漢人、日本人)在此期間已向台灣原住民展示:無限地加重全球環境負擔,以及在「能源」便宜,科技充足時,無止盡地予取予求,會有怎樣的結果。

  今日結果有何?台灣有一半的河流遭到嚴重污染,而且幾乎所有河流不是築有水壩,便是受到諸多引水工程計畫(水壩、灌溉等)的威脅。此外,台灣人口密度世界第一(不計入可居住的山區),核能電廠密度世界第一,人均水泥用量世界第二;更由於過度興建及破壞棲息地的結果,物種滅絕程度在世界上也是名列前茅,包括百分之七十五的珊瑚礁被毀滅(1),同時,台灣有超過百分之三十的海岸,遭到水泥與二百四十座漁港所覆蓋。自殺、離婚、犯罪、癌症與心理疾症也急速增加。

  現代社會這些不幸的屬性,是否和我們過度使用「能源」與「科技」有關?

  人類因為發現新能源,而產生或大或小的技術、產業革新(例如工業革命),並得以征服或同化世界各地的原住民。觀諸人類對於能源的使用,在能源無限制供應時,總會留下不良記錄。當然,就台電向蘭嶼達悟族免費供電,使達悟人能夠早晚開著冷氣──不管家裏有沒有人──以及達悟文化的消滅,要導出此二者間的因果關係,並非易事。但難道就只因為某些公司的公關部門言之鑿鑿,或因為一些遭到收買的政府官員做出背書,我們就得盲目相信這種在政府和企業詞令中隱含的訊息:擁有能源越多,生活越快樂,對社會越有益。

  當初,蔣宋美齡堅持剷平蘭嶼達悟族原先的家園,要用鋼筋水泥為他們另外建造「像人住」的地方,使達悟族傳統文化幾遭滅絕。達悟人繼而又遭受打擊:台電假興建罐頭工廠之名,行存放核廢料之實。我們不免感嘆:達悟人在獲得能源免費供應數年後,不知又會有什麼遭遇。

  因此,我要問全國能源會議的主辦單位和報告人:從歐洲、美國、中國和日本從過去到現在的情況看來,能源這種東西,我們真的要便宜、無限量地供應嗎?

  如果發現了又便宜又用之不完的能源,對人類來說就像是「把機關槍給不懂事的小孩子玩」一樣危險(2)。

**
(1) 2004年聯合國全世界珊瑚礁現狀報告
(2) 唐尼拉.米朵斯(Donella Meadows )在一篇專欄中引述保羅.艾利希(Paul Ehrlich)的話。該專欄收錄於《世界公民》一書。

標籤: 
文章作者
文魯彬:

2003年放棄美國國籍,正式歸化為台灣公民。台灣蠻野心足生態協會創辦人、前環評委員、環境法律人協會前理事長。

捐款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