樹林與水源─植樹節感言(金恒鑣)

2006/02/16

在台灣慶祝「植樹節」其實與在台灣喝塑膠瓶裝的「礦泉水」是一樣的令人不解的事。栽植樹苗與喝礦泉水是一種心態的兩種表現而已,骨子裡透露了我們瞎了眼與矇了心,下意識的去做一些大家都在做的事,不去想一想為什麼在台灣要植樹,為什麼在台灣要喝礦泉水。

我們說台灣有好山與好水,意思是說台灣有青翠蓊鬱的山巒與清澈湍急的澗水。換句話說,我們有的是大片的樹林,有的是乾淨與充沛的水。可是我們為什麼淪落到要連樹種都必須以慶祝儀式熱鬧一番?為什麼要隨時飲用瓶裝礦泉水來保障健康?因為我們破壞了森林又懷念它,我們弄髒了天然水又不得不要飲水。在今年的三月十二日,我們是否應該要反省一下,我們到底做了什麼事造成這種結局與困境。

台灣是西太平洋的亞熱帶島嶼,每年有梅雨與颱風雨的照顧,高山有濃霧的籠罩,水是不缺的。植物有了豐富的水,喬木因而覆蓋全島。有了水,有了森林, 生命多樣性的豐盛是水到渠成的事。地面有了森林與沈積岩,只需簡單的處理取自天然的水,水質就好得不得了。只要認清台灣有這個自然條件的事實,我們其實不 必挖盡心思植樹,便應有青翠蓊鬱的大地,不必開礦泉水瓶便有足夠的高品質飲用水。

我們向自然的無度索求與拿到了資源,卻在無倫理規範的去利用,結果樹林破壞了,水污染了,人類的生存的壓力越來越大了。現在,我們不妨趁著舉行「慶祝植樹節」的儀式,藉以正視問題與反省所為,並採取可補救的行動。

我們不可能完全讓自然的歸於自然,因為我們也是自然的一部份,但是我們要認清自然的全部並非全都是人類私產,我們絕對不可以予取予求。我們不知區分人類可用的自然資源是哪部份與如何使用,才是我們陷入困境的癥結。

人類當然要種樹,因為我們砍了大片天然林,造成史無前例的生態問題。但是種樹可以回返自然的樹林嗎?光是栽植樹苗是不能解決我們對木材的需要,不能讓大地療傷止痛,不能讓大地復原,人類也不能再要求大地的恩賜。

人類當然要有清潔之水,因而水庫的建造與地下水的抽取也是必要的,問題是如何從自然取得水,以滿足我們「最低需水量」,又不傷害水源的自然性,這才是一個基本的取水原則,而不是將所有水庫儲滿水,用尖端科技抽夠地下水,以滿足人類的浪費所需。

一年一度的植樹節又來了,我們是否還是只請政治人物戴上手套,拿起鏟子,在已挖好洞內輕鬆的種一株樹,便表示我們重視自然環境,然後我們可理所當然地儘可能使用自然的森林與水資源。

種一株樹苗是舉手之勞,開一瓶礦泉水更易於舉手之勞,但是我們心靈深處知道我們正在做什麼嗎?難道我們用植樹來救贖我們破壞森林之罪行嗎?

文章作者
金恒鑣
捐款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