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護環境:歸誰管?

© Copyright 1998 Daniel Quinn
(摘於1998年2月14日休士頓萊斯大學第六屆環境研討會、Daniel Quinn 丹尼爾‧昆恩致詞)

很久很久以前,在某一座城市裡,孩子們從高樓屋頂自己跳下去的行為發生得很頻繁。當時大家都很清楚這種嚇人的事該歸誰管。於是市議會的議員們聚在一起很快地擬出一份法令,規定高樓大廈的屋頂上必須加裝鐵欄杆防止有人自殺;然而,小孩開始從較矮的樓頂跳下來,很快地,議會通過三層樓高的房子全都在屋頂裝了鐵欄杆或是把屋頂封起來的法案。大家都為此花了很多錢,但有人花錢就有人賺錢,城市的景氣仍然跟以前一樣繁榮。

不幸的是,小孩子的自殺率並未因此下降。

小孩子雖然不再跳樓了,但卻開始跳進流經市區的那條河裏溺斃自己,這種行為比跳樓還更令人困擾,因為沒人知道有什麼實際的措施可讓想自殺的人跳不進河裏。同時,大家也很清楚防止溺水這種事該歸誰管,於是市議會的議員們又聚在一起討論,最後決定沿河邊每五百公尺設一座守望塔,可是這只產生了讓小孩把自殺時間從白天改到晚上的效果,因為天黑後守望員什麼都看不到了;當然,裝設能照到整個河邊的探照燈是不可能的事,倒是規定十五歲以下的小孩晚上不准外出聽起來明智些,所以,在白天有人在守望塔上守衛,晚上則維持宵禁的情況下,跳河的行為停止了,但自殺行為可沒有停哦 ! 小孩子們開始吊死自己,都市的領袖們馬上看出需要父母的合作來控制事態的發展,於是展開了一連串的課程,訓練父母們如何減低在家中及社區內自殺的機會,繩子都用鑰匙鎖起來,腰帶、領帶及吊褲帶都不見了,還定期的搜查臥室看有沒有人在織衣服的證據。

當上吊的機會減少後,小孩子則在藥櫃、貯物櫃、車庫裡的瓶瓶罐罐、箱子中尋找機會;用這些東西,小孩子成功地讓自己生病、失明、昏迷、腦部受損,甚至死翹翹等。於是城裡舉辦了新的教育課程,並把毒物控制中心的業務拓展到家庭探訪及監看,醫院很快就發覺生病、失明、昏迷或腦部受損的兒童病患人數減少,但被毒死的人數卻急遽增加,一個地方報紙的記者很快地為這現象找到答案;因為當家裡沒有有毒物品後,頗具生意頭腦的青少年們在學校內找到了可彌補這項短缺的東西。而且在學校裏不單到處可以取得有毒的物質,而且因為市場競爭的關係讓這些東西的品質更好,意思就是說,不像家用毒物,學校裏找到的東西更致命。

很自然地,警察單位下令打擊遊樂場所的毒物交易,很自然地,這當然不能終止毒物交易,只是讓毒物交易價格狂漲,未成年青少年的犯罪事件層出不窮因為年輕人都為了湊錢買毒物而苦苦掙扎,然後,有一天一個十一歲的小朋友在一樁搶劫現場被警察開槍打死,這件事讓想自殺的人突然間了解想死找警察比用一般傳統方式容易多了,何況都市裡已花了一些功夫把致死物都保管起來,不過才一天的時間,都市裡五分之一以上的青少年都殺氣騰騰地跑去犯案讓自己成為致命武力的最佳目標。

市議會的議員們聚在一起緊急協商這件危機。警察長準備要求增進公眾安全,警察工會想要求增加執法人員的安全,主計長則準備解釋市政府已經沒有預算拿來處理這些問題,學區監督要求教室走廊增加巡狩人力,教師工會的理事長卻要求學校應早點關門,檢察長則建議為小孩好應建立一套預警制度,這樣想自殺的小孩可以先被關起來,但監獄長告訴檢察長獄裏已塞滿了一堆想自殺的小孩,已有很驚人的人數被迫睡在地板上。

旁聽席上的一名市民,一名普通民眾好不容易爭到一個發言的機會。她說:「在花了這麼多時間、精力和金錢防止小孩子們做他們想要做的事後,我們為什們不花一些時間先找出為什麼他們會想這樣做?是什麼促使他們自殘?我們需要這個問題的答案,當我們知道答案後,我們才知道需要做什麼,這樣我們才不需要派人巡視河流、看守屋頂、把領帶鎖起來等這些措施。」唔,這些話震驚了整個大會,讓所有人沉默很長一段時間。之後,困惑的表情和聳聳肩膀的動作傳遍了整個房間,委員們繼續他們之前的討論,完美無缺地接上他們剛剛被打斷的話題。


閱讀原文文章

文章作者
Daniel Quinn
捐款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