愚蠢的年代(陳文茜,蘋果日報專欄)

我與《世界周報》的團隊現在每周上一次課,聆聽教授們談「全球暖化」最新研究。講課總是先從震驚開始,底下一片沉默,無人哼聲;中途幾位年紀輕一點的工作人員,忍不住交頭接耳,談自己買房地點是否安全;結束時大夥邁著沉重步伐,走回辦公地點。

北極融冰歐洲熱浪

《世界周報》的工作同仁現在可能是全台除專家學者外,最強烈活在「末日狀態」的工作夥伴。從今年7、8月開始我們已陸續整理2009年全球極端氣候新聞;我每周主持,每周看災難,都在狐疑一個問題:為什麼氣候危機這麼明顯,人類卻仍活得如此輕忽?

英國女導演Armstrong近日拍了一部氣候變遷的新影片《愚蠢的年代》;去年底於英國國會播放,今年於聯合國播映。下周二起此片將於台灣及全球50個城市同時首映,它是繼2007年《不願面對的真相》之後,世界最重要的氣候變遷紀錄片。

《愚蠢的年代》(Age of Stupid),從命名已訂出導演對世人的觀察。我們把金錢的信用危機當海嘯,全球一致行動;但對於全球暖化已極度惡化,40年後人類面臨生存危機,全球只把它當一個科學預言的想像世界,無法一致行動。愚蠢的人類,共築一個愚蠢的末日年代。

舉個例子,9月初北極融冰,氣候科學家們嚇壞了;俄羅斯卻當它是便宜省時的新航道,還高興地宣布未來走此航道海運可節省十天。

再舉一個例子。廣東已近月乾旱,從澇轉變為旱僅不到30天的日子。南方過去7、8月多是風災、雨災,孫中山家鄉的田地竟落到如黃土高原般地殼龜裂,風中滿眼是砂。歐洲自2003年熱浪以來,每年總有數周溫度逼近攝氏40度;撒哈拉沙漠正從北非往地中海逼近,葡萄牙、西班牙、希臘雅典、法國南方、包括兩河流域伊拉克、印度北方綿延至加州,一年比一年沙漠化。

儘管危機如此逼近,年底哥本哈根會議美中兩大國,號稱G2,也是世界上最大的二氧化碳製造國,會不會簽署「氣候協議」?卻仍是一個未知數。

攤開中國十一五計劃或四兆人民幣內需方案,氣候變遷都只是附帶內容。中國對熱比婭、達賴等恨之入骨,但是40年後全球海平面上升,只要一公尺,首都北京、天津、上海均將大半淹沒水中。中國失去的不只是固有領土,更是心臟般的大城市產值。

美國亦復如此,高爾的紀錄片預估2025年,曼哈頓已有一大部分土地低於海平面,尤其華爾街;金融海嘯只淹沒了肥貓,暖化卻足以終結華爾街。

危機的預言一日日逼近,科學家的測試一年一年惡化;可悲人類真的「非常愚蠢」,面對極地冰融,引發人類生存危機,卻仍逃避以對。

莫非愚蠢,正是人性的一部分?也正是終結人類的命定基因?

(作者為電視節目主持人)

標籤: 
文章作者
陳文茜
捐款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