衝決網羅 寫給蠻野的夥伴與支持者

各位親愛的夥伴與朋友:

大家好。我叫陸詩薇,我今年28歲,是台灣蠻野心足生態協會的專職律師,我來蠻野工作兩年,參與的案件包括太魯閣族反亞泥還我土地運動、中科三期、中科四期、國光石化等,每天都在面對無法撼動的結構,並挑戰法律與運動的極限。在這樣的處境中,不待別人質疑,我自己都會中夜捫心,自問:我們的公益訴訟和社會運動到底有沒有用?真的有改變任何事嗎?這封信,想要和妳們分享我個人的答案。

之前某日,坐計程車時和同行的人談論中科三期,她先下車後,計程車司機馬上問我:「所以,你是中科三期的律師嗎?」我說是,他說「那我問你噢,你們這樣搞到底有什麼用啊?你們訴訟贏了,中科三期不是停工不停產嗎?美麗灣飯店的訴訟也贏了,可是飯店不是也還在蓋嗎?你們打這些訴訟到底有什麼用呢?」

我一時愣住了。一方面我以為這些案子的知名度根本出不了法院大門,另一方面,我第一時間還真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他。

直到後來,在準備一個演講,談公益訴訟與民主鞏固的關聯時,我突然想到了我很喜歡的四個字,衝決網羅。我對於這四個字的理解,或許有點轉化了中國清末革命家譚嗣同提出的原意,但就是衝決網羅這四個字,給了每日征戰的我,莫大的平靜和安慰,也讓我提筆寫這封信給你們,我相信那位司機就是我們每個人,這封信是我對他的回答。

請想像一面厚實堅韌的黑色高牆,那就是看似堅不可摧的現實,你一個人的小行動,形成了一個幾乎看不見的小孔,我們波瀾壯闊的運動,也只刺穿了指頭大的洞。看起來多麼絕望、無力、疲憊,我們的努力像是精衛填海,成果遙遙無期。

請想像30年前的台灣。你能想像夫妻自由約定子女從母姓,成千上萬的自信的同性戀者大方在總統府前面辦遊行嗎?你能想像任何人可以自由批評總統、政府以及政策嗎?你可以想像我們在環保署前面集結抗議,卻沒有被警總抓起來關嗎?甚至,你敢想像我們有定期的選舉嗎?當時這些想像,恐怕只有在最狂野的夢裡才敢出現吧?現在卻全部成真,而且是家常便飯的現實,為什麼?

因為有人在那樣黑暗的時代,還堅持一定要辦雜誌,講他想講的話,唱想唱的歌。為此有人甘願蹲黑牢,有人甘願回不了國(有人回國,就被殺了),有人甘願自焚(然後群眾竊竊私語說,他真是太偏激了)。因為有不顧一切的傻子,膽敢點起一支小蠟燭燃燒黑夜,膽敢想像一個更好的明天,那就是我們的今天。

當時,難道那堵黑牆因為他們的行動崩解了嗎?沒有。它只是被鑿出一個個細小的洞,一個人犧牲,鑿一個洞:兩個人倒下,鑿兩個洞:三個人行動,三個小洞連在一起,成為一個大窟窿。三十年以後,當年狂野的夢想變成習以為常的現實,原本以為堅不可摧的牆變得殘破,從那些破洞,人們窺見牆後更多美麗的星光,我們不再甘於那些已經成為現實的夢想,我們的夢想更大也更美了。

這樣看來,一個訴訟的敗訴,有什麼了不起,又是多麼了不起!失敗,需要反省,需要改進,需要調整,但失敗不應該用來質疑行動更長遠的意義。

能不能站在一個更高的,更有未來感的歷史角度,看待這一切?妳和我的有生之年,可能無法看到我們最狂野的夢想成真,但它會成真的,三十年、五十年以後,它會變成我們的後代習慣到根本不會特別注意的現實,我們所處的今天就是鐵證。而那都是因為我們所有人衝決網羅的成果,是我們的功勞,我們的成就。

行動者當然會感覺挫敗與失望,但行動者應該學著讓自己幸福,因為每一個行動本身就是完成,盡力了,就應該問心無愧。如果你只是抱怨,看著別人努力,高牆永遠橫在你面前,但只要你行動,每個行動的當下,你就已經在牆上鑿出一個小洞,每一個行動的當下,就是完成。

台灣蠻野心足生態協會,從2003年成立至今已經8年,想想看,我們已經努力了8年,已經在現實的高牆上,鑿出了多少個邊緣還火花四射的洞!我們已經看到,燒紅的灰燼飄落在腳邊,並且從洞口看見牆後那片璀璨星光。

各位朋友,我們真的需要糧草!請支持我們,和我們衝一起衝決網羅!

獻上誠摯的祝福
陸詩薇

標籤: 
文章作者
陸詩薇:

本協會專職律師,更多資訊請見關於陸詩薇

捐款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