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盜分贓的遊戲-中科三期與中科四期

說到科學園區,你會聯想到什麼?科學園區曾經擁有人人嚮往的燦爛光環,象徵著科技與創新,更象徵著豐厚的利潤。根據商業周刊的報導,竹科、中科、南科三大科學園區在2010年上半年度的營業額高達新台幣一兆五百二十一億餘元,就業人口達二十萬多人,看起來一切都很美好,但這種美好是真的嗎?

台灣的科學園區已經嚴重過剩了!根據審計部〈98年中央政府總決算審核報告〉和〈99年的中央政府總決算審核報告〉, 至99年為止,科學園區的土地閒置率高達20.99%,而且科學園區廠房閒置率也高達23.3%(其中中科達40%)。科學園區的土地從哪裡來?中科三期、中科四期都是以強制徵收農地的方式取得土地,讓農民流離失所,失去生計的依靠。政府先是舉債以低價強徵農地,再遠低廉租金出租給廠商,並且提供遠低於市價的廉價水電給廠商,還讓他們享有五年的免稅優惠!然而科學園區是真正的流血開發,國科會卻為了科學院區背負了高達一千二百億元的債務,要由全民埋單。

還有,中科三期與四期科學園區的開發,完全選在錯誤的地方。大家了解,蓋房子需要有空間規劃的藍圖,你不會想要把一個馬桶放在你家的廚房正中央吧?台灣中部區域計畫(第二次通盤檢討)草案中明明把台中后里劃歸優質生活區,要「保護農地及海洋資源,提供永續發展的農、漁生產、生活環境」,政府卻非要把高污染、高耗能的產業往后里塞;彰化二林更是台灣中部重要農業生產區的核心地帶,並且面臨嚴重水資源匱乏以及地層下陷問題,究竟為何非把科學園區放在這裡不可?

台灣蠻野心足生態協會的兩位律師,與在地農民、環境團體夥伴和其他環境律師所組成的律師團,一起長期投入中科三期與四期相關的法律訴訟,這些訴訟在台灣環境運動史上具有重要的意義,甚至在台灣法治與民主的發展史上都有舉足輕重的地位,不僅僅因為中科三期的第一次環評是台灣第一件環評遭法院撤銷的案例,中科四期區委會的開發許可是台灣第一件遭法院撤銷的區委會開法許可而具有指標性,更因為在訴訟的過程中,我們看到行政權對於法院判決的漠視、抵制,以及農民和環保團體的堅持,透過訴訟與運動的過程,中科三四期的爭議案例,讓科學園區閒置率過高、土地炒作、浮濫徵收、負債經營、高科技污染等議題,開始進入公民社會關注與討論的領域,並且讓法院有機會擔負起監督行政合法性的責任;在行動的過程中,農民、在地居民的公民意識也不斷強化,這些都有助於鞏固台灣的公民社會。

延伸閱讀

廖本全,雲淡風輕中科四

廖本全,高科技的新租界-后里

彭明輝,從科學園區論全民受害的國家暴力

朱淑娟,相思寮的眼淚

朱淑娟,后里謝家,重生的水梨

 

 

【用行動支持蠻野心足】
捐發票(愛心碼:230)
 
 
文章作者
蔡雅瀅:

本協會專職律師。更多資訊請見關於蔡雅瀅

陸詩薇:

本協會專職律師,更多資訊請見關於陸詩薇

捐款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