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神仔與山林開發

小孩子若不乖,到處亂跑,不安於室,或靠近山邊,長輩偶有口頭禪威脅:「會被魔神仔帶走」,這是三、四十歲以上台灣人小時候常被訓斥的共同記憶。

新竹80歲阿嬤到花蓮林田山旅遊離奇失蹤5天,平安返回的事蹟,衡諸阿嬤的體能及當地地形,難免會被附予民間山野靈異傳說,被魔神仔帶走才足以解釋阿嬷為何忽然體能變好健步如飛,行走於沒路的山林,再下切二、三百公尺(約66-100樓高)縱深如斷崖的地形到河床,連青壯年都難有此能耐,何況是位老嫗。

圖說:花蓮萬里溪河床為新竹阿嬤走失被尋獲處,那潺潺流水的上游為破碎的崩塌地,台電準備花百餘億元興建無什效益的萬里水力發電廠,目前進入二階環評程序(張國仁攝)

林田山林場為日治時期重要伐木區,林業停止後,將森林鐵路及日式建築聚落轉成觀光遊憩的林業園區。人煙罕至的萬里溪山林河谷,2000年起就被台電相中,「空思夢想」如何花大把鈔票進行「永續工程」。

(張國仁攝)

第一個登場的案子是要修復萬榮林道。台電說萬榮林道是西電東運345kv輸電線路的保線道路,沿途架設的高壓電塔若遇颱風侵襲倒塌,需藉萬榮林道修塔保線,理由看似堂而皇之,卻被公民團體「高壓電」到不得不放棄,因為沿邊坡開鑿的萬榮林道地質破碎,一天到晚崩塌,不待颱風天就得疲於奔命修路,反倒電塔不動如山,不需地質專家研究,用眼睛瞄也看得出支離破碎的萬榮林道是不勘擾動,保(電)線道路比電塔還不堪一擊,原計畫目的難以有效達成。公民團體建議以直昇機保線替代修復萬榮林道,該案被否決掉後,也少聞高壓電塔出狀況。此役為國庫省下數十億元起跳的林道維修經費。

(張國仁攝)

第二個案子是預算113億元的西寶水力發電廠。原計畫引馬太鞍溪及萬里溪興建西寶水力發電廠,一來因馬太鞍溪被截水後影響到下游千甲良田的灌溉,屬阿美族的馬太鞍部落極力反對,二來原壩址因地質殘破產生錯位,且研判攔水發電不成反成攔沙壩,致需日夜清淤,加上預算被立法院凍結,台電只好從善如流放棄。此役讓國庫百億元免於與土石流同歸於盡。

(張國仁攝)

第三個案子是萬里水力發電廠。不用馬太鞍溪水,僅引用這次阿嬤失蹤於萬里溪的河水興建水力發電廠,本案2012年進入二階環評程序,二年多了,台電環評報告書尚未出爐送審。弔詭的是,工程規模縮小,但萬里水力發電廠預算竟與西寶水力發電廠差不多,只能臆測,台電既得利益結構想要工程款大餅,在此前題下,再去創造一個假民生需求,以俾編列工程預算來滿足既得利益者慾望。

筆者代表台灣蠻野心足生態協會參與過上開三案的環評程序,並幾次前往萬里溪及萬榮林道現勘,對於阿嬤失蹤地點並不陌生,所以特別關注這則山中傳奇新聞。「魔神仔」為台灣民間傳聞出沒於山野中的山靈,還有原住民的祖靈也可能在那深不可測的深山林內,當人們因開發而打擾到他們,他們當然可能出來捉弄不特定的造訪者,所以民間才時有所聞「被魔神仔牽去」。筆者咸信自然界中有山神、水精、樹靈、風仙子、花蟲鳥獸、土地公……,阿嬤的山野奇遇記,讓我們體認,對於共存於天地間的靈界亦需虔誠戒慎,凡事敬天畏地,道法自然。

 

延伸閱讀

花錢不消災的萬里水力發電廠

土地公顯靈?「老夫婦每晚陪聊」嬤困深山獨撐4天

 

 

標籤: 
標籤: 
文章作者
楊士慧 台灣蠻野心足生態協會前理事長
捐款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