衛生棉與紙尿布中的塑化劑含量高於其他生活類塑膠產品

筆者在近年參加全球「擺脫塑縛(Break Free From Plastic)運動」會議時[1],結識印尼泗水環保組織「ECOTON」的夥伴;由於當地習俗認為把用過的紙尿布丟進河裡能確保小孩身體健康,因此ECOTON成員積極進行社區宣導教育,並且從河中打撈被丟棄的紙尿布。同時發現在當地「Kalimas河」的魚類有顯著的性別失衡,像是雄性數目遠小於雌性。雖然紙尿布中的吸水成分也是一種塑膠,或稱高吸水性聚合物,然而目前缺乏這類塑膠對生殖系統影響的具體證據,不過究竟是什麼成分造成Kalimas河中魚類呈現陰盛陽衰的現象呢?

圖:印尼泗水地區民眾有「用過的紙尿布要丟在河裡小孩才會健康」的迷思/習俗,而當地河流中的魚類出現嚴重性別失衡問題。 photo credit: ECOTON, Indonesia

  在今年(2019)一月中於「Reproductive Toxicolgy」由Chan Jin Park等跨國研究團隊所發表的最新發現[2],在檢測11個衛生棉品牌與4個紙尿布品牌的產品後發現,這些受測樣本中含有的鄰苯二甲酸酯類塑化劑(phthalates),在衛生棉中最高的樣品總濃度[3]為8014.9ppb(8.0ppm),尿布中總濃度最高的產品也有1652.7ppb(1.7ppm),其濃度遠遠超過PP淋膜紙杯(約含12-30ppb)而尿布中的塑膠包膜10,260ppb(10.26ppm)也和微波食品包裝10,170ppb(10.17ppm)等濃度相差也不小。

  當然,本研究[2]報告除了衛生棉與紙尿布之外,其他塑膠用品中塑化劑的含量引用過去的研究結果,我們希望將來會有更深入的研究,同時以同樣的檢測方式比較衛生棉,紙尿布與其他生活塑膠用品的塑化劑含量,將會有更具說服性的結論。也許大家同時會想到,文中引述的塑膠包膜與微波食品包裝都略高於衛生棉的總塑化劑含量,只有PP淋膜紙杯等遠低於衛生棉與紙尿布的塑化劑含量,這真的值得我們如此擔憂嗎?

  首先,衛生棉與紙尿布的使用方法與其他塑膠用品大不相同—女性平均一生中大約有1800天是與衛生棉朝夕相處,而嬰兒更是長達數月至數年每天24小時包著紙尿布。而這些直接接觸的肌膚部位都相對薄弱敏感,對於塑化劑等有機污染物的吸收度都遠大於如雙手等其他皮膚部位。

  其次,如鄰苯二甲酸酯類的塑化劑屬於環境賀爾蒙(又稱賀爾蒙干擾素,Endocrine-Disrupting Chemicals,EDCs),對人體健康與正常內分泌系統的影響,與一般我們認知的毒性化學物質完全不同。以砒霜為例,攝取越多對人體越有害,因此我們可以建立一個砒霜與人體危害的正比關係—這樣的觀點屬於單調性(monotonicity)的邏輯系統。然而環境賀爾蒙的影響方式與這大大不同,屬於非單調性(non-monotonicity)的邏輯系統。

  以本研究[2]中引用例子來看,之前對於小鼠胚胎攝取塑化劑的研究結果發現,比較接近我們平常曝露量的攝取濃度之實驗組(20-200 微克/每天每公斤體重)對小鼠生殖系統與神經系統的負面影響遠大於攝取500-750毫克/每天每公斤體重的實驗組(一毫克等於1000微克,所以後者實驗組的攝取量接近前組的上萬倍)。我們的賀爾蒙/內分泌系統如網狀相互增強或抑制的生理機制正屬於非單調性(non-monotonicity)的邏輯系統[4]。所以針對荷爾蒙干擾素的種類、人體攝取機制以及可能影響到的各項內分泌系統,都是科學家們持續研究的艱難課題。

那我們該怎麼辦?

  對於生活中的大小事,採取預警原則永遠比事後補救好得多。台灣市面上有越來越多的布尿布,以及有機棉衛生巾的選擇,而在去年食藥署也解禁「月亮杯」,且台灣已經有一家製造商了。我們缺乏的不是「找不到替代的好產品」,而是「為了健康與環境,生活中多點小麻煩也沒什麼」的心態;畢竟「用過即拋」的所謂「方便」最後進了焚化爐、掩埋場之後,都是我們要付出的環境成本。

[1] https://www.breakfreefromplastic.org/
[2] “Sanitary pads and diapers contain higher phthalate contents than those in common commercial plastic products.” Reproductive Toxicology, 84 (2019) 114–121
[3] 本篇研究與引用文獻所檢測的總塑化劑為DEP,DEHP,DEP與BBP四種鄰苯二甲酸酯類
[4] “Hormones and Endocrine-Disrupting Chemicals: Low-Dose Effects and Nonmonotonic Dose Responses.” Endocrine Reviews, 2012 Jun; 33(3): 378–455. 本篇文章解釋了內分泌/荷爾蒙系統的「劑量」與「反應」屬於非單調性(non-monotonicity)的邏輯系統。

標籤: 
標籤: 
標籤: 
文章作者
台灣蠻野心足生態協會 研究員 孫瑋孜
捐款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