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生院方園區工程侵害人權和違反文資法申告 新聞稿

爭議多年的樂生療養院保存運動,在近日,竟然因為政府撥出預算「重建」而引發爭議?這對於所有關心此一議題民眾而言,都是不可思議的事情,然而,它卻在2022年的台灣真實上演。

自2021年開始,樂生療養院的院民與急欲「修繕」院區建築的院方之間,即衝突不斷。究其根本,是因為樂生療養院醫護人員本身並無建築、工程管理的專業,卻要執行預算高達10億的「樂生園區整體發展計畫」所致。高齡且多數為身障的院民仍居住在此處,政府卻想「穿著西裝改西裝」,卻又罔顧建築與文化資產保存專業意見所致。

自2017年起,行政院依《漢生病患人權保障及補償條例》第8條規定,通過「樂生園區整體發展計畫」,耗費10.7億,將修復樂生療養院舊院區歷史建築,打造「漢生醫療人權園區」。

此一園區依《漢生病患人權保障及補償條例》而設,本應遵循《條例》第1條所明示之精神,「對因隔離治療政策導致社會排除,身心遭受痛苦之漢生病病患,給與撫慰及補償,並保障其醫療及安養權益」。

但自2020年起,樂生院方即不斷以「修繕文化資產」為由,要求老邁院民搬離原住處、企圖關閉院區內唯一的醫療站所與公共聚會空間,甚至將公共聚會空間蓬萊舍斷水斷電,強令院民停止使用。歷經民進黨籍立法委員洪申翰、時代力量委員王婉諭協調後,院方人員仍然不甩立委協調會結論,執意要求院民不得使用蓬萊舍。

根據《文化資產保存法》第24條第五項規定,「古蹟辦理整體性修復及再利用過程中,應分階段舉辦說明會、公聽會,相關資訊應公開,並應通知當地居民參與。」

但樂生療養院院方人員,並未就此一修復工程舉辦說明會、公聽會,甚至以「機密」為由,不願公開相關資訊,亦未完整通知樂生院民參與。或者僅僅舉辦徒具形式的宣達會議,不顧院民年紀老邁、因隔離政策影響而無機會接受完整教育,罔顧工程單位與院民之間的語言溝通落差、資訊落差與工程圖面理解落差,一意孤行,強行施工,院民惶惶不可終日,除了向立法委員陳情之外,亦委託本會與青年樂生聯盟,以及台灣首個大專院校樂生專門社團,台大樂生社,一同向監察院提出陳情。

台灣蠻野心足生態協會專職律師蔡雅瀅,特別到監察院前聲援樂生院民。蔡雅瀅指出,行政院核定的 《樂生園區整體發展計畫》將蓬萊舍規劃為「樂生保存運動紀念館」,然樂生療養院院方卻無視行政院核定的計畫,擅自規劃「蓬萊舍」改建為「3間套房」。不僅與行政院核定的計畫不符,且顯係試圖抹除蓬萊舍的歷史紋理。

蓬萊舍係「歷史建築」,依文資法第30條第2項準用同法第24條第4項:「使用或再利用應維持或彰顯原指定之理由與價值」、同條第5項:「應分階段舉辦說明會、公聽會,相關資訊應公開,並應通知當地居民參與」。院方規劃將蓬萊舍改建為3間套房,已牴觸文資法應維持或彰顯原指定之理由與價值;且未舉辦說明會、公聽會、公開資訊及通知院民參與,程序上亦不合法。

台灣人權促進會副秘書長余宜家表示,在樂生園區整體發展計劃是採分階段進行,考量目前還有院民居住,因而短中期應逐年修復院民房舍,達成院民安居的目標。

余宜家指出,就眼下來看,院民安居是樂生院修繕的核心議題,但這幾年來隨著修復再利用計畫的推進,原本居住在舊院區的院民,深受修復計畫的打擾,甚至因著修繕計畫進展到施工階段,整日惴惴不安,在舊院區的院民不知道修繕是否將導致他們再度搬遷?為什麼幾年前已經修繕整理過的建物,必須要再大翻修,甚至要求他們必須搬離原有住屋?

余宜家認為,樂生院方的做法,已經違反兩公約對於居住權的保障,特別是在第四號一般性意見保障的免於騷擾和驅逐威脅的安居,而倘若真的有搬遷的必要,也應先充分實質審酌不用搬遷的替代方案確實不可行,才能啟動後續包含與需搬遷者的磋商等程序保障。

樂生保留自救會、青年樂生聯盟、台大樂生社訴求如下:

一、樂生療養院院方現行修繕程序,並未依法舉辦說明會、公聽會,且未完整公布相關資訊,違反《文化資產保存法》24條相關規定,懇請監察院調查。

二、樂生療養院院方惡意打壓院民集會活動,將蓬萊舍斷水斷電長達一年餘,歷經反覆陳情、立委協調,仍不願意讓院民合法使用,企圖阻斷院民招待外來青年朋友、向下一代宣講漢生病與台灣公衛歷史的活動,使院民精神蒙受極大痛苦,違反《漢生病患人權保障及補償條例》第1條「保障院民安養權益」相關規定,懇請監察院調查。

三、樂生院方的做法,已經違反兩公約對於居住權的保障,特別是在第四號一般性意見保障的免於騷擾和驅逐威脅的安居等規定,懇請監察院,維護台灣「人權立國」名譽,介入調查樂生院方的不當行為。

 

行動時間:3月15日(二)上午10點​

行動地點:監察院大門口(臺北市忠孝東路一段2 號)​

發起單位:樂生保留自救會、青年樂生聯盟、台大樂生社​

新聞聯絡人:何同學 0911371768​、謝同學 0925250225

文章作者
蠻野編輯部
捐款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