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書) 守護龍崎 南市府可以這樣做

 

守護龍崎 南市府可以這樣做

孫瑋孜/台灣蠻野心足生態協會 研究員   

李孝濂 / 台灣蠻野心足生態協會 教育推廣專員

 

台南市政府在今年1220日,前代理市長卸任前,突然通過核發龍崎事業廢棄物掩埋場「水土保持施工許可」,讓才因陳里長參選台南市長而掀起的一陣「守護龍崎」議題旋風,又被推上新聞事件第一線;

 

回顧2018年重要的環境案件中,我們可以發現「龍崎掩埋場案」與「大潭藻礁案」的紛擾有著驚人的相似!首先,兩地都是舉世獨特的美麗地景,卻都沒有受到其應有的保護,反而嚴重地遭到開發案威脅;再來,兩處都曾經被指稱「生態貧乏」,但近年又被研究證實其實蘊藏著驚人的生態多樣性;

 

[記取藻礁的教訓]

最重要的是,兩個地方政府都有機會「主動解決爭議」!爰桃園市政府本可依照環團與居民的申請,指定「大潭藻礁」為「自然地景」,使其受到《文化資產保存法》的保護,免受開發案的侵擾;但實際上,桃市府卻決意坐視藻礁「滅亡」的可能,選擇與中央主管機關進行相互推諉的敷衍態度,以致至今仍陷於行政爭訟的窘境;

 

台南社大的黃煥彰老師曾提到,龍崎牛埔的泥岩惡地是世界上鮮少位於「熱帶氣候區域」的惡地地形;我們認為台南市政府應記取「藻礁」的教訓、展現守護世界級地景的決心,「主動」將「龍崎月世界」指定做《文資法》的「自然地景」!如此一來,不但不用再白費力氣向「經濟部」發於事無補的公文;飽受爭議的「水保施工許可」又可在站穩法理上的狀態下予以撤回;

 

 

 

[廢棄物不是毀滅地景的理由]

再來,從廢棄物治理的角度來看,我們也再次重申,不論掩埋或焚化都非適當的「最終處置方式」;要解決廢棄物問題,最重要的是做好前段控管,並配合「零廢棄」的物質循環思維。這也就是政府時常喊著的「源頭減量」與「循環經濟」!而要落實「循環經濟」,不該是盲目興建「事業廢棄物掩埋場」;市政府應可規劃將「事業廢棄物」在適當的工業區進行完善地處理、儲存,待技術成熟後可以再作利用;這比眼不見為淨的掩埋更有意義。

 

[他山之石 可以攻錯]

筆者在菲律賓進行研究時,曾前往呂宋島 Pinatubo 火山湖進行實地踏查;同樣是泥岩地質、與龍崎擁有相同地景的 Pinatubo 如今已是相當著名的觀光勝地;而台灣卻打算將這樣擁有「世界級景觀」潛力的美麗地景用來掩埋「事業廢棄物」,豈不是太可惜?興建一座掩埋場也許只需一兩年,但之後要復育必須花上數十甚至數百年!

 

最後我們呼籲,這片難得的美麗、罕見地景,不但養育著多樣的生物(其中不乏保育類物種),同時又位居水源與活動斷層上,應該要傾全力予以完整保存!請政府與開發單位放過龍崎這塊自然未開放的美地;並透過政策,落實「源頭減量」與「循環經濟」的原則,給我們以及後代子孫一塊淨土。

 

(同樣是泥岩地質,與龍崎擁有相同地景的菲律賓Pinatubo如今已是著名的觀光勝地。

圖為Pinatubo 火山湖地景,孫瑋孜拍攝提供)


本文投書登載於【蘋果日報】

守護龍崎 南市府可以這樣做

 

標籤: 
標籤: 
文章作者
台灣蠻野心足生態協會 研究員 孫瑋孜 / 教育推廣專員 李孝濂
捐款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