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合新聞稿] 亞泥礦下有人 不要再挖我家 守護國土 捍衛太魯閣Truku

亞泥礦下有人 不要再挖我家

守護國土 捍衛太魯閣Truku

亞洲水泥公司(以下簡稱亞泥)在台灣的採礦事業,從40年前國家採礦制度、原住民土地政策不平衡的結構下,政商與全民權益失衡,形成對原住民族權利的侵害、生態環境破壞與自然資源的掠奪。經濟部竟在礦業法修法前夕,火速以3.5個月讓亞洲水泥取得20年的礦權展限,礦業權效期核准從民國62年至126年,得以64年佔用部落原保地炸山挖礦,始終「免環評」、「免告知」、「免同意」。在民主化追求轉型正義的時代中,亞泥不能再閃躲社會大眾的檢驗,積極地正視及改善問題是當務之急。

亞泥網站上標榜企業社會責任的準則,不外乎環境、勞工、人權等等面向。新城廠旁的蝴蝶園一直都是亞泥標榜「環境永續」的象徵、願意踐行「諮商同意權」也是看似尊重原住民族權利的作法,但蝴蝶園終究只是在亞泥園區中的一個小小的環境教育場所,跟挖了40多年的新城山礦場環境相較,完全無法「比照辦理」。成天炸山震動,對礦下居民的身心影響,也不是一句願意踐行諮商同意權和房屋修繕、電費補助就能緩解的。亞泥必須真正負起其企業社會責任,從衝突的源頭著手,設法升級環境保護設備降低製作過程中的環境污染、尋找減少開採天然石礦的方式,研發製造水泥的替代原料,並同時放下身段與當地族人互動、傾聽心聲並針對族人在意的問題設法提出有效的方案,這才是解決問題的根本之道。

 


(台灣蠻野心足生態協會 蔡雅瀅律師)

台灣蠻野心足生態協會蔡雅瀅律師指出,亞泥的花蓮新城山礦場,有許多爭議。如:103年12月9日花蓮縣政府依訴願決定,將部分位於礦區的土地移轉登記予太魯閣族人,卻遭亞泥提起撤銷訴訟,一、二審法院均判決亞泥敗訴,並於106年1月判決確定。盼未來若花蓮縣政府再將其餘土地移轉登記予太魯閣族人,亞泥勿再以訴訟手段阻撓。另經濟部106年3月火速核准新城山礦場礦權展限,惟過程有諸多違法瑕疵,同年10月遭監察院認定:「疏未確實審查礦區內有土石流潛勢溪流、地質敏感區及富世遺址等環境現況,輕忽礦區持續開採發生天然災害及礦害之可能性,及開採後廣大裸露面積影響環境景觀等妨害公益情形,率予核准礦業權展限」糾正行政院、經濟部、礦務局與花蓮縣政府未依法行政。而至於礦區附近的太魯閣族人已提出撤銷礦權展限之行政訴訟,未來仍有諸多不確定因素,希望投資人注意投資風險;也期待亞泥所有股東,督促亞泥負起企業社會責任。

 


(地球公民基金會執行長 李根政)

地球公民基金會執行長李根政呼籲,持有亞泥股票的股東,無論是大股東還是小股東,都應該從各個面向去瞭解這家公司的種種作為,亞泥今天在台灣花蓮和新竹進行的採礦開發,都非常靠近聚落,在過去產業政策引導及礦業法制度不健全的情況下,或許亞泥都還能用政策和法規作為藉口推諉責任。時至今日,台灣人權意識和環境永續的觀念抬頭,原住民族轉型正義逐漸為社會重視,回頭重新檢視這些開發行為的適宜性有其必要,也是一家上市公司應有的企業社會責任,不要再拿補助電費和挖礦技術來說嘴了,這仍緩解不了礦下居民的恐懼與不安。正視問題核心,提出關礦期程及計畫,讓居民及民眾所關心的問題(勞工安置、環境監測與復育、防災規劃...)得到解答,負起早該盡到的企業社會責任,才是一家企業應有的作為。

 


(新竹關西金山里的 羅政宏先生)

來自新竹關西金山里的羅政宏先生說明,雖然亞泥目前沒有持續在關西採礦,但過去挖掘遺留下來的裸露山壁,至今還在,每當大雨及地震時,居民都很擔心不知道甚麼時候會有崩塌,這都是關礦計畫並未完成的遺毒,也在此奉勸經濟部和立法院,務必將「關礦計畫」修進新版礦業法中,並盡速完成修法,讓礦場周遭的居民都能安心生活。

 


(台灣原住民族議會聯合工作小組聯絡人 歐蜜偉浪牧師)

台灣原住民族議會聯合工作小組聯絡人歐蜜偉浪牧師沉痛表示,「土地是血、山林是家」!亞泥新城山礦場所在的Ayu,意思是供應生命所需的溪水,亞泥摧毀了原住民族部落生命、山林土地源頭,以及來工作及生活的無辜受害者,擴及所有這塊土地相連結的人們!所掠奪生產的水泥帶著以傲慢與貪婪遮掩的血腥罪惡,企圖欺瞞自己及社會,必須揭露真相,面對罪惡,悔改及彌補!避免繼續賺取享用所得來的沾血金錢,必遭懲罰報應!也盼望政府、企業股東及人民,不要成為亞泥共犯,而是要追隨齊柏林導演、當地太魯閣族部落及所有投入捍衛山林水土的人們,幫助亞泥脫離罪惡!

 


(「反亞泥還我傳統領域自救會」會長 田明正)

「反亞泥還我傳統領域自救會」會長田明正痛批,亞泥一再表現出要和部落族人「共存共榮」,但只要礦產挖完,亞泥還會留在部落嗎?何來的共存共榮?等到亞泥拍拍屁股走人後,是部落要面對被掏空的山、被挖掉的家、被消失的土地,到時候族人要靠甚麼生活?亞泥一直說要做一個花園或養魚,請問一下這件事有跟部落討論過嗎?部落的人未來要在土地上耕作或生活,要怎麼使用這塊土地都不是你亞泥可以干涉的,這些不負責任的說法再再顯示亞泥信口開河、根本不尊重我們太魯閣族,還不斷營造出好像很親民很願意跟部落溝通的形象。最近成立的服務中心,如果不是自救會不斷的抗爭和談判,亞泥怎麼可能願意公開礦場資訊,未來這個服務中心只是做做樣子,還是真的表示亞泥有誠意跟部落對話,我們還會持續監督及觀察,下次的三方會談,希望亞泥可以提出關礦期程及計畫供部落檢視,面對問題別再閃躲或企圖分化族人形成對立了。最後,我們用一手租先留下來的古調,將我們的想法傳達給亞泥、股東及社會大眾。

 

(地球公民基金會專員 黃靖庭)

地球公民基金會專員黃靖庭進入股東會,聽到徐旭東董事長說明,我們已跟在地有良好互動,外面這群人,跟亞泥是沒什麼關係的。亞泥怎麼會跟來向股東表達訴求的礦下居民無關呢?礦下富世村居民凌晨四點出門,北上來向股東們,告知亞泥礦場有兩條土石流潛勢溪流,60年沒環評,沒部落居民同意,距離不到300公尺就是部落和幼稚園,正下方有一個200人的部落,長期忍受爆破震動、噪音、空污。因此,黃專員舉起「礦下有人 亞泥面對」的布條,並不斷高喊「礦下有人 亞泥面對」。

出席團體台灣蠻野心足生態協會、原住民族青年陣線、反亞泥還我傳統領域自救會、台灣原住民族議會聯合工作小組、反亞泥還我傳統領域自救會、地球公民基金會、台北市產業總工會 

------------

延伸閱讀

標籤: 
文章作者
蠻野編輯部
捐款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