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7.03.05台電核二廠2號機再轉說明會發言單

107.03.05台電核二廠2號機再轉說明會發言單

台灣蠻野心足生態協會

蔡雅瀅律師

一、本次大修,原能會於做成決定前,先在網站上公布台電送審之報告、歷次審查會議紀錄,就資訊公開較以往進步,此點值得肯定。希望未來核電廠其他審查案,均可比照辦理。

 

二、預估管壁過薄,應維修、更換或繼續停機:

  (一)107 年 2 月 27 日「核二廠 2 號機第 25 次大修後機組初次臨界申請」專案審查第三次審查會議紀錄記載:「…對本次大修管路超音波測厚結果有8件管件至下次大修預估之管壁厚度Tp小於最小管壁厚度Tmin之情形,惟最後評估仍可接受…」。然預估管壁過薄,應先維修、更換或繼續停機,建議此部分改正前,不應冒險同意再起動。

  (二)台電於說明會中稱:預估管件過薄,係因公式較保守所致,實際不會發生云云。然核二廠周圍人口密集,無法承擔任何風險,本應以最嚴格的態度把關,並預留安全餘裕。而非以公式保守為由,忽視已預見之風險。

 

三、地震儀應全面檢測,如有故障,應維修、更換:

  (一)同次會議紀錄提及:「…107年2月4日及107年2月6日發生之地震,核二廠地震儀只有EX-101及XE-109動作,請提供多方之地震儀紀錄,包括井下地震儀,以相互驗證該等地震儀紀錄之正確性。…」。

  (二)查核二廠地震監測系統共有15座地震儀、強震自動急停系統每部機共8座地震儀、地震識別系統每部機共15座地震儀、井下地震系統共10座地震儀,歷次地震,相關儀器紀錄的結果為何?是否正確?為何僅兩座地震儀有動作?希望進一步說明,如有故障,應維修、更換。

  (三)另核二廠過去曾以強震儀記憶體有限為由(中央及錄系統有2組256MB SD記憶卡、工業電腦主機37.2GB,伺服器30.0GB),將地震觸發設定值調高,以防大地震前用完記憶體。該部分,目前是否已改善硬體設備?過去記錄到的資料,有無與中央氣象局的地震資料相互比對,並進一步分析:紀錄的正確性?及地震對反應爐及相關設備的影響(如:台灣多震的特殊環境,是否會對設備造成潛在損害,而較其他國家相同設備更不耐用?)?

 

四、設備應全面檢測,而非僅選擇部分設備檢測:

  (一)核二廠2號機待機期間設備可靠性整體評估更新版,頁貳.一.2-3記載:「…核二廠也已於106年11月 14日獲准不需執行反應爐爐內組件檢查及爐心側板超音波檢測作業…」。

  (二)然核二廠二號機爐心側板曾出現過裂痕,且反應爐爐內組件若發生事故,後果將較反應爐外的發電機避雷器設備爆炸更為嚴重,此次為何不需執行反應爐爐內組件檢查及爐心側板超音波檢測?在完成相關檢測並修復檢測時發現的所有問題前,不應同意再起動。

 

五、反對調高CRD高溫警報設定值及其他安全措施設定值:

  (一)核二廠2號機待機期間設備可靠性整體評估更新版,頁貳.一.2-127記載:「…調高CRD警報設定點或提高CRD冷卻水流量,避免運轉期間CRD高溫警報頻繁出現…」。

  (二)CRD高溫警報具安全警示作用,有助及時發現潛在事故風險。不應嫌棄警報頻繁出現,而調高警報設定點,以免發生類似為避免頻繁跳電,乾脆加粗保險絲,最後導致火災的憾事。

  (三)另先前媒體報導,經濟部長放話:核二廠跳機就辦人![1]曾有謠傳台電可能會為了避免跳機,冒險調高安全措施設定值。此部分,民眾無法得知是否會有此種冒險做法,但希望不僅CRD高溫警報設定值不要調高,其他的安全措施設定值亦不應調高。也希望原能會就台電可以調整的安全措施設定值,是否有不當變動?加強檢視。

 

六、用過核燃料貯存空間不足,不應再起動:

  核二廠二號機用過燃料池僅剩10束容量,不僅遇到狀況時,缺乏足夠空間退出燃料維修,若像核二廠一號機一樣,將核廢料運出的過渡空間裝載池,改造為貯存池,亦將增加核安風險。建議維持停機,不要再起動。

 

七、海嘯防禦能力應再改善:

  (一)102年12月台灣核能電廠壓力測試之歐盟同行審查報告[2]曾指出:「…台灣受到天然危害例如地震、水災(包含海嘯)、極端天候狀況、與火山爆發的風險遠高於世界上的許多其他地區…」、「…現行水災設計基準並未符合國際現行技術水準要求…」。原能會亦曾要求台電建造大型海嘯鋼筋混凝土擋牆,但台電以已近除役效益偏低為由,不願改善[3]。然核二既未除役,未改善海嘯防禦能力就再起動,無異讓全民暴露在風險之下。

  (二)台電在本次說明會中,主張依國科會報告,海嘯上溯高度仍有餘裕云云。然國科會該報告係對海溝型地震進行模擬,未包含其他海嘯源(例如海底山崩、火山等)與暴潮情境[4]。若其他海嘯源發生甚至多重海嘯源同時發生,是否仍有餘裕?況日本福島電廠在311大地震時,實際發生的海嘯較原本預估的更高,核二廠選擇建在歷史上曾有海嘯的地方,不應輕忽海嘯風險。

  (三)另原能會100年6月「核能二廠ECW泵室內穿越孔密封專案視查報告」曾記載:「…ECW緊急泵室孔因最大海嘯發生而陷於海水淹沒狀況,將導致泵及電路盤損壞,無法符合FSAR9.2.5.1.1,在海嘯來襲時最終熱沉可承受至少30天安全停機之規定…」。台電就該風險,雖承諾將於海嘯結束後4小時內更換被淹沒毀損的設備,並增設防水牆與水密門,原能會也同意接受。然等到事故發生,再更換受損設備,已於事無補;且海嘯力道強勁可摧毀整棟建物,防水牆與水密門是否足以阻擋海嘯?亦屬可疑。希望核二廠二號機繼續停機,全廠早日平安除役。

 

八、耐震能力應提升到超過1g以上:

  (一)依核子反應器設施安全設計準則第4條:「結構、系統及組件之設計,應確保於地震、颱風、洪水及海嘯等天然災害下,仍能執行其安全功能。前項設計應考量下列事項:一、廠址及其周邊地區以往曾發生過之最嚴重天然災害。二、於正常運轉或事故狀況下發生天然災害之影響。三、保留足夠之設計安全餘裕。」,此為法定標準,核子反應器設施對地震等天災之耐受能力,不得低於該標準。

  (二)又行政院研究發展考核委員會曾委託中華民國土木技師公會全國聯合會執行「我國因應重大天然災害風險之公共設施安全係數研究」,該政策建議書頁19,記載:「…我國核一、二廠中間除已知有活動斷層(山腳斷層)存在外,附近地區1867年基隆外海曾經發生規模7.0強震,1909年在陸地上曾經發生與921地震同規模(7.3)之強烈地震,921地震時,震央附近地表震動接近1g,若同樣規模或更大地震來襲時,我們核一、核二廠原設計標準之0.3g及0.4g是否足夠?…日本2006年頒布核電廠新耐震設計規範,全日本55座核電廠立即著手耐震結構補強至耐震標準0.6g以上,其中柏崎電廠因2007年新瀉地震量測到0.68g的地表震動,將原設計之0.25g補強至1g;濱岡電廠因鄰近海斷層之潛在威脅(我們核電廠也鄰近活動斷層),從原設計之0.45g補強至1g。…」。

   (三)查核二廠原始的耐震設計僅0.4g,目前雖據稱耐震能力已補強到0.67g[5]。然依土木技師公會全聯會前揭政策建議書內容可知:核二廠鄰近山腳活動斷層,且附近地區曾發生過與921地震同規模(7.3)之強烈地震,而921地震時,震央附近地表震動接近1g。依核子反應器設施安全設計準則第4條第1款「考量廠址及周邊地區以往曾發生過之最嚴重天然災害」及同條第3款「保留足夠之設計安全餘裕」,僅補強至核二廠耐震能力僅補強到0.67g,顯無法符合法規要求的安全標準,應補強到超過1g以上。

 

九、火山風險應提出可行的因應對策:

  (一)去年12月中旬,日本廣島高等法院判決伊方核電3號機組禁止運轉,判決理由考量:熊本縣阿蘇火山離伊方核電只有130公里。

  (二)核二廠緊鄰屬活火山之大屯火山群,甚至有研究認為大屯火山的岩漿庫分布範圍涵蓋金山萬里,包含核二廠正下方[6]。核二廠離火山這麼近,實屬選址錯誤,應繼續停機、早日除役,根本不應再起動。

  (三)本次說明會,自核電廠退休之民眾許坤儀先生發言質疑核二廠內有地熱。查地熱所含的硫磺氣,容易導致設備腐蝕,相關安全風險,台電亦應提出說明。

 

十、台電所蒐集國外核電廠長期停機後,再起動的相關資料,應公布原始資料及便於民眾瞭解的摘譯版本:

  (一)一般電器長期停用,容易故障,反應爐長期停機,亦可能有潛在風險。如105年5月16日核二廠2號機停機後,台電安排同年8月15日切換備用飼水泵汽機,就發現A台及B台均無法完成復歸動作(核二廠2號機待機期間設備可靠性整體評估資料,頁貳.一.3‐136參照),而當時才停機3個月,目前已停機六百多天,恐怕有更多潛在問題,尚未浮現。

  (二)台電既表示有蒐集國外核電廠長期停機後再起動的相關資料,建議於送立院審查前,先公布原始資料及便於民眾瞭解的摘譯版本,以利立委及民眾瞭解長期停機的核電廠,可能存在的風險為何?

十一、末按,核二廠二號機已停機六百多天,台電目前有許多新的發電機組陸續加入營運,實無必要冒險重起核二廠二號機。盼繼續維持停機至平安除役。

 

 



[1] 核二重啟案/經長放話 跳機就辦人
https://money.udn.com/money/story/5648/2993563

[2] 102年12月台灣核能電廠壓力測試之歐盟同行審查報告

https://www.aec.gov.tw/webpage/npp-check/files/index_01_9_3-1_04.pdf

[3] 2012年8月國內核能電廠現有安全防護體制全面體檢方案總檢討報告,頁4

https://www.aec.gov.tw/webpage/npp-check/files/index_05_4.pdf

[4] 同註3,頁4

[5] 原能會核管處「針對近日來(107年2月)媒體報導有關台灣核能電廠耐震性議題之回應說明」新聞稿

https://www.aec.gov.tw/newsdetail/publicopinion/3978.html

[6] 王守誠「核電廠就在岩漿庫上方,為何金山萬里不發展為地熱發電專區?」:「…這次林正洪主任在國際頂尖期刊《Nature》中刊登的成果(Lin, C.-H., 2016),則進一步顯示更深處的岩漿庫,但並非位於大屯山的正下方,而是橢圓型往東北向偏移約 10 公里,涵蓋金山萬里溫泉區,剛好就在曾經施工曾挖到硫磺泉(方儉,看懂台電新聞:關於台電「核二廠一號機更換錨定螺栓作業」之說明)的萬里核二廠正下方 20 公里,且與金山的高溫沸泉及金山外海海底火山等位置吻合(圖 2),國際上可能從未聽聞有任何核能電廠能位於岩漿庫上方。…」

http://technews.tw/2017/03/04/evidence-for-a-magma-reservoir-beneath-the...

 

延伸閱讀:

核二重起 請再三思

核二重啟考驗政府風險意識

改善空汙,不要老想著核電

「核二廠2號機發電機避雷器箱受損案」管制作業說明會 2017.08.17發言單

 

標籤: 
標籤: 
標籤: 
標籤: 
文章作者
台灣蠻野心足生態協會 專職律師 蔡雅瀅
捐款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