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合新聞稿] 政府無能 藻礁沉淪

【政府無能 藻礁沉淪】記者會新聞稿

綠色執政品質保證的政府,萬年藻礁竟無生存空間?
重申:完整調查! 異地建站!環委可操弄,藻礁已入甕?
公部門七位,可以下命令;再摸四個頭,過半藻礁亡?
「別替萬年藻礁送終 勿讓國土三法陪葬」

1月19日上午,搶救大潭藻礁行動聯盟與學者們以國際連署超過萬人,且再次帶著「請總統幫忙救藻礁」的3000多份信件來到首都。在中油公司急匆匆的提出所謂「迴避替代方案」,揚言2月要通過環評、6月開始動工的企圖下,這次他們帶著失望和憤怒,對政府敷衍藻礁保育、縱容不當的開發持續以兒戲的方式進行嚴厲批判:萬年藻礁蒙難,只因腐化無能的政府。並重申要求行政體系立即啟動「完整調查,異地建站。」機制,遏阻不當開發,完整保留桃園藻礁生態系。

 

發現並命名柴山多杯孔珊瑚的陳昭倫研究員指出:

去年10月26日環差延會後,開發單位就不斷透過各種管道與學者和環團接觸,甚至最後是由政務委員親自出馬操盤。學者與環團們無償的提出各種「異地建站」的建議,卻是ㄧ路遭受開發單位的拒絕,甚至被該政委利用媒體操作成環團贊成中油的替代方案的氛圍,實在令人感到遺憾與可恥。

陳昭倫說中油提出的縮減開發和離岸建站的替代方案對於ㄧ級保育類的柴山多杯孔珊瑚保育根本就是完全不可行。中油預定興建儲氣槽的位置就是緊鄰G1區潮間帶柴山多杯孔珊瑚的分佈點,就好比在已知台灣白海豚出沒熱點區上面蓋風機的道理ㄧ樣的荒謬。這樣憑空想像,隨筆在google上所畫出來的替代方案毫無專業可言,若就這樣草率通過環評,將會是ㄧ個世紀大笑話,遺笑國際。

陳昭倫最後指出,大潭藻礁水面下還有無數的柴山多杯孔珊瑚等待對定位、研究與保育,農委會和桃園市政府應該按照野動法直接宣告大潭藻礁為「柴山多杯孔珊瑚重要棲息環境」,而第三天然氣接收站就請開發廠商尋找異地建站,或是其他不危害柴山多杯孔珊瑚與大潭藻礁的方案。

 

中央研究院生物多樣性研究中心特聘研究員趙淑妙主任沉痛指出:

政府一直漠視桃園大潭藻礁作為世界自然遺產的價值,台灣中油所提出的替代方案,就是執意要在大潭藻礁興建第三天然氣接收站,完全罔顧超過300位學者以及10346位聯署人過去半年來不斷提出「異地建站,保留藻礁」的提議。趙主任說,桃園大潭藻礁的生態與生物多樣性,在學者與環團近一年來前仆後繼、日以繼夜的調查後,有了初步的輪廓。其珍貴性也在國際科學期刊發表,受到完全的肯定。去年10月26日環差延會之後,農委會與中研院也達成共識,同意邀集國內學者專家進行ㄧ年期深入的生態研究與生物多樣性的調查,以呈現大潭藻礁生態與生物多樣性的完整性。

萬萬沒想到,就在研究人員撰寫研究計畫書的同時,卻傳出開發單位仍執意提出這份替代方案,不僅違背農委會與中研院去年10月底達成的共識,政府也沒堅持守護國家海岸線的完整與特有生物的保育,一意要在大潭藻礁繼續興建第三天然氣接收站。實在令人非常痛心。

趙主任呼籲政府懸崖勒馬,回頭是岸,大潭藻礁可以成為台灣驕傲,向世界展現海岸自然生態系統的獨特性。我們需要更深入與完整的研究,才能進行後續的保育與海岸規劃,也才能為我們下一代留下完整的海岸線。如果真要符合2025非核家園的要求,台灣中油應該好好考慮其他的替代方案,不要再持續傷害大潭藻礁與破壞海岸線的完整。

 

搶救大潭藻礁行動聯盟召集人潘忠政表示:

很遺憾的,在高喊綠色執政品質保證的政府下,萬年藻礁竟然沒有生存的空間,這是何等的諷刺?這個寒冬季節,造礁的殼狀珊瑚藻正努力成長,不久齊柏林鏡頭下的胭指海岸即將綻現;10度低溫下的柴山多杯孔珊瑚仍舊不畏嚴寒伸出觸手相迎。這神秘曼妙的地景生態系卻要面臨活埋,何等悲戚啊!

但是看了中油提出的「迴避替代方案」,根本是兒戲,好像只有潮間帶露頭的才叫做藻礁。對照他們自己的環說書,整個工業港範圍都是藻礁,他們都不迴避。而當首席政委說出:「官派委員需要溝通嗎?下令就好!」時,讓我們徹底認知原來環評大會是這樣玩的;原來整個政府的決策是可以如此荒誕草率,證明這個政府仍是口號和謊言治國,令人失望。

他說,根據官方說法和資料顯示,未來大潭電廠新機組沒運轉並不是缺電,而是未達備轉容量率標準;不足的量也不多,現在有很多可以改善、增補的措施,但他們寧埋藻礁也不願去解決實際問題,完全是向財團傾斜、重開發輕環保的腐敗政權。

當地方政客背信忘義,當最專業學者的呼籲也不被尊重的此刻,他請問小英總統還記得2013年對藻礁的承諾嗎?當國際連署破萬,7000多封信企求小英總統救藻礁,連小朋友都說出:「我們會努力省電,請不要把藻礁挖掉。」的心聲時,政府還可以繼續無能裝蒜嗎?


 

蟹類專家劉烘昌博士表示:

一隻海龜在澳洲聖誕島充滿垃圾海灘產卵的臉書影片,在台灣引發許多人的關注,大家紛紛上網留言表達難過、不捨的心情,但台灣更嚴重的環境問題卻少有人關心。台灣人引以為傲「台灣海岸林陸蟹的種類多樣性世界第一」的頭銜雖然仍是事實,但因為種種問題,幾乎每一種陸蟹的數量都比黑面琵鷺、貓熊還要稀有,很快就會走上滅絕之路。

世界上獨一無二的桃園藻礁生態系也無法受到真正重視,政府還是要想方設法找藉口將其開發破壞,完全無視這是舉世無雙的珍貴生態資產。高雄馬頭山是月世界惡地中獨特的”生態綠洲”及”諾亞方舟”,庇護了台灣西南部許許多多珍貴、稀有的原生動植物,但掩埋場還是想要強渡關山,準備將524萬立方公尺的有毒事業廢棄物掩埋在這片脆弱的泥岩土地,完全不在意將來會汙染土地、河川、地下水及海洋。除此之外,還有更多的環境破壞現在進行式。台灣人再繼續保持沉默,漠視我們的環境繼續受到傷害,我們將會成為下一批的環境難民。


東海大學生命科學系副教授劉少倫表示一個欲速則不達,踐踏專業,短視不在乎環境的政府

身為一個研究藻類的學者,我的科學訓練所收集的科學資料告所我大潭藻礁是一個世界少見的特殊景觀生態系,有很多尚未發現新屬新種的殼狀珊瑚藻,也因為其碳酸鈣累積能力,更是很重要的碳吸存生態系。因為急著600億的開發,中油的專業看不到一級保育類柴山多杯孔珊瑚的存在,搞不清楚台灣藻礁並非到處都是。

因為急著600億開發,經濟部的專業選了一個全台風浪最大最不適合蓋天然氣接收站的地點。因為急著600億開發,行政院的專業認為蓋一個2030年後就不需要的天然氣港就可解決電力問題。一群非常專業的立委,訂了一個讓財團不高興的勞基法在匆忙的亂改一通,現在也非常專業認為把世界級藻礁換水泥港口是必要的。我們這群對政府來說不專業學者已經知道大潭藻礁的生態很豐富,也驚訝發現藻礁怎麼形成還是不清楚,不知生焉知死,搞不清楚藻礁怎麼形成,要怎麼避免它的死?我們的不專業當然謙卑的認為目前所提的替代方案是不理想的。這個政府並非蔡英文口中的謙卑溝通,而是一個急躁莽撞短視,不需要遵守國土三法的政府。當你急,只能踐踏專業,請用科學證據,說服我大潭藻礁真的該被犧牲。

 

桃園在地聯盟理事李碧恬表示

長久已來,政府不斷散佈電力供應缺乏的訊息,並草率地設定,由天然氣發電承擔50%的供應比率,導致一般大眾誤以為,只有第三天然氣接收站如期興建完工,才能確保沒有斷電的危機,然而事實真是如此嗎?

我們的政府從不檢討改善一直存在的管理問題,無視於全球的發展趨勢以及天然氣過渡橋接的角色定位,不進行2018~2050年各年度天然氣需求量、燃氣電廠裝置容量與發電量的重新預估,對於其他國家再生能源日行千里的發展,也不學習參考、重新擬定目標與計劃。我們有太多的工具跟方法可以改善、解決尖峰電力的供應管理,甚至是,在既有目標不改變的狀況之下,也有其他國家的經驗可供參考,找到能完全不破壞藻礁,異地建站的方法,但政府完全不予研究調整,僅僅是單純由過去提出備受質疑可行性研究的原班人馬,提出換湯不換藥的所謂「迴避替代方案」,這樣做,真能解決我們所面臨的問題?

政府告訴我們,這一切都是為了要提升台灣的競爭力,如今新的世紀已經過了快五分之一的時間,卻還是以上一世紀落後的思維來構思、規劃、執行,如何能創造台灣的競爭力?


台灣蠻野心足生態協會專職律師蔡雅瀅表示

日前中油修正第三天然氣接收站開發內容,地點仍在大潭藻礁海域,中油對外表示希望2月通過環評,6月動工。但依相關研究,桃園藻礁地形向海延伸範圍至少5公里,目前的替代方案,仍位於藻礁上;且該段海域既曾發現保育類野生動物柴山多杯孔珊瑚,即使避開直接填埋宰殺已知的柴山多杯孔珊瑚,仍會擾動其生長環境,而構成騷擾、虐待,況先前農委會曾表示將進行為期1年的生態調查,生態狀況釐清前,不應執意開發,否則恐有觸犯野生動物保育法之未必故意。

大潭海域生態豐富,不應破壞。且該址風速大,每年可用日數少;水深淺,成本難降;開發可能影響大潭電廠的正常運作;砍伐保安林設置儲槽,可能造成飛砂汙染問題,且萬一發生事故,容易延燒,顯非適當場址。盼中油盡早提出異地替代方案,勿在原址繼續膠著下去。

 

義務律師陳憲政表示

義務律師陳憲政表示:有關前次專案小組初審會議中,環團提出程序問題,質疑開發單位規劃「依野生動物保育法第 18 條提出柴山多杯孔珊瑚移植計畫」有違反動保法疑義,經主管機關行政院農業委員會回覆略以:(三)有關報告書所載之柴山多杯孔珊瑚移地復育對策,恐涉及野生動物保育法第 18 條第 1 項「保育類野生動物應予保育,不得騷擾、虐待、獵捕、宰殺或為其他利用。…」之「獵捕」。(四)另有關本案是否適用野生動物保育法第 18 條第 1 項第 1款、第 2 款之但書,因柴山多杯孔珊瑚目前族群數量尚未清楚,爰不適用第 1 款;第 2 款部分,必須基於學術教育研究目的,由學術機關或教育機關提出,並由專案小組進行審查後才能確認是否可行等語。可知開發單位之規劃,確有違法問題。

然而大潭藻礁周圍到底有多少柴山多杯孔珊瑚,目前尚因未徹底調查,而無法確認,但是按中研院生多中心陳昭倫博士的研究可知,當地確實已有固定族群存在,且多出現潮間帶靠近下潮帶位置。而開發單位現行所提替代方案無法完全保證不會騷擾、虐待甚至宰殺柴山多杯孔珊瑚,甚至可以預測,本件開發後恐導致柴山多杯孔珊瑚死亡。

在此提醒經濟部及中油,野生動物保育法第41條:「有下列情形之一,處六月以上五年以下有期徒刑,得併科新臺幣二十萬元以上一百萬元以下罰金:一、未具第十八條第一項第一款之條件,獵捕、宰殺保育類野生動物者。二、違反第十八條第一項第二款規定,未經中央主管機關許可,獵捕、宰殺保育類野生動物者。…。於劃定之野生動物保護區內,犯前項之罪者,加重其刑至三分之一。…」

上開規定不以直接故意為必要,就算是間接故意(遇見其可能發生,仍不顧後果執意為之)也會符合野生動物保育法第41條的刑罰要件。任何開發行為最基本的要求就是不能違背法令。但是我們發現行政機關一方面要求人民不得騷擾保育類動物,另一方面,卻又允許開發單位任意侵害。這種只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的作為,又如何能取信於民,又如何洋洋自稱是法治國家。再次呼籲開發單位切勿以身試法,環團絕對依法追究。

 

【搶救大潭藻礁行動聯盟】發起團體(依加入先後序):

桃園在地聯盟、桃園海岸生態保育協會、大潭社區發展協會、台灣蠻野心足生態協會、荒野保護協會、南大附小彩虹斑馬水環境守護志工隊、彰化環保聯盟、台灣生態學會、台南社區大學、台灣環境保護聯盟、看守台灣協會、台灣水資源保育聯盟、東海大學生科系生態組全組教師、屏東環保聯盟、石觀音愛鄉會、綠色公民行動聯盟、惜根台灣協會、鳳邑赤山文史工作室、地公民基金會、公投盟獨立建國中壢大旗隊、桃園「大腳小腳」親子共學團、桃園護樹聯盟、機場捷運A7站區自救會、花蓮環保聯盟、台客文化協會、桃園航空城反迫遷聯盟、台灣龜崙嶺環保愛鄉協會、觀音樹林復興宮、台灣環境輻射走調團、11號友善小舖、中大壢中行動壢教師社群、雲林縣家長協會、環境法律人協會、黑潮海洋文教基金會、桃園市群眾服務協會、反雙溪水庫聯盟、打碗花生態農場、親子共學教育促進會、彰化海岸保育行動聯盟、台灣西海岸保育聯盟、台灣媽祖魚保育聯盟、桃園野鳥學會、台灣海龍王愛地球協會、好楓戶農家、美濃愛鄉協進會、桃園國一甲反興建聯盟、帝雉鄉野工作室、台灣公民參與協會、台灣動保行政監督聯盟、桃園市教育產業工會、台灣環境資訊協會、中壢社區大學、台灣千里步道協會、環境權保障基金會、耘林藝術人文生態協會、高美溼地荷蘭軒生態工作坊、桃園回龜山陣線、彰化春風扶輪社、海洋公民基金會、水患治理監督聯盟、海線一家親環保協會、台灣主婦聯盟生活消費合作社、苗栗縣自然生態學會、社團法人中華民國關懷生命協會(持續邀請中)

--------------
延伸閱讀

 
 
 
 
 
標籤: 
文章作者
蠻野編輯部
捐款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