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聽理事長說故事】如果可以,我希望能和白海豚成家結婚

我是文魯彬,台灣蠻野心足生態協會的創會理事長;今天想跟大家聊聊另一個我長期關注的議題:可能消失的海洋寶藏 ─ #台灣白海豚;2008年,在聯合國大會具有常任觀察員席位的「國際自然保育聯盟(IUCN)」將「台灣白海豚」列為「極危」等級(CR,Critically Endangered), 僅次於「絕種」 ;這麼重要、卻又極其脆弱的台灣海洋瑰寶,相信值得占用您寶貴的五分鐘,看我與您分享。
   
 
當然,也誠心地邀請您,看完我的分享後,一起加入「蠻野心足」的「白海豚保育行動」!
  
您可以透過
-「媽祖魚生存研究基金」專案捐款:
  
戶名:社團法人台灣蠻野心足生態協會
帳號:兆豐國際商業銀行城中分行
(銀行代號017) 017-09-15564-3
  
共同守護瀕危的「台灣白海豚」
----------------
  
「台灣人喜歡吃海鮮,但並不了解海;
  台灣是個海洋國家,卻又不懂海洋;
   難怪我們不懂『白海豚』。」
  
  我第一次聽說「白海豚」,是在2004年「珍古德基金會」的一場會議上。他們請到來自巴西、日本、美加、歐洲、紐澳等地的頂尖鯨豚研究學者,前來台灣辦理國際工作坊。我開始注意到這魅力絕佳的白海豚,竟是生活在「過度開發」的「台灣西海岸」之「特有生物」,今飽受環境問題威脅、正瀕臨絕種。所以我決定要投入資源,對惡劣環境採取行動。
   
【率先獨立!充滿智慧的「台灣白海豚」】
  
  「台灣白海豚」,又稱「媽祖魚」,屬於鯨目海豚科,一年四季都生活在臺灣西海岸海域,特別是「濁水溪」出口,只要一到農曆三月「媽祖生日」、東北季風減弱後,能見度就大幅提升,像是來替媽祖祝壽。牠身長1米到3米不等,剛出生時身體是白色,年輕時呈灰色,成年後又轉為粉紅色,模樣逗趣可愛。
  
  原被歸類附屬於「中華白海豚」的牠,在2015年國際科學期刊中,以其「斑點圖樣的差異性」、再加上「地理區隔」與「動物行為上的殊異」,確認為台灣「特有亞種」,是而其率先「獨立」了:以台灣為名,正名為「台灣白海豚」,全世界僅剩73隻。 
  
  我從小就聽說鯨豚聰明,甚至比人類有智慧。科學家近來論斷鯨豚為某種有四肢、大腦的哺乳類動物演化而成。地球存在已四十億年,但直至第四~五億年時開始有生物,兩億五千年左右出現恐龍,人類更只有三四百萬年的歷史。鯨豚能從過去一直存在到現下,必有其過人智慧。
  
【保護白海豚,就是保護環境】
  
  如果曾親見「台灣白海豚」在眼前跳躍,你一定難以忘懷心中的雀躍與感動。在牠們快速移動的身影中,有一種優雅純真,恣意悠游之際仍選擇留在台灣,證明台灣是一個可愛的地方。
  
  「福爾摩莎鯨保育研究小組」就曾於雲林縣麥寮台塑六輕工業區近海,捕捉到牠們追逐嬉戲的畫面,像是和諧緊貼的雙人舞、為海面揚起一道道粉紅色波浪,有時又是快樂奔放的三重奏,令我興奮難忘。
  
  但舉凡填海造陸與海岸工程等人類開發,造成白海豚「棲地消失」;另牠們呼吸場域就在海面,向來是「廢水、空氣汙染」濃度最高之處,問題重重。其他如「淡水減少」,導致魚類資源缺乏影響食物來源,以及「不當漁法」造成的誤捕纏網,還有如海域炮擊及打樁等「水下噪音」等,都是台灣白海豚面臨的「五大威脅」。所以 #保護白海豚等同於保護環境。
  
【白海豚為「反開發」帶來曙光】
  
  2005年,「國光石化」與「台塑大煉鋼廠」預定落腳雲林,當地居民與環保團體開始了一連串反對運動。其實國光石化的前身旅行過多處,不太受到歡迎,看到「台塑六輕」發展得不錯,似乎想到雲林尋找取暖處所。可惜台塑對雲林的承諾總是跳票,政府與財團的司馬昭之心,眾人皆知。
  
  當時接任「環評委員」的我,隨即在2006、2007年間對「台塑大煉鋼廠」、「國光石化」案等開發案進行審查。台灣白海豚是生活在水深30公尺內的「淺海海豚」,相當容易受到「人類開發」影響。有鑒於當時多數人仍不知白海豚,若能提高對白海豚的理解與保育意識,必能減緩環境不當開發的速度。很幸運,2006年起,有了「福爾摩沙鯨豚保育研究小組」的「王愈超」、「楊世主」加入議題討論,為反開發案帶來曙光。
  
  幾乎同時,「台灣蠻野心足生態協會」決定與六個環保團體共同發起成立「#台灣媽祖魚保育聯盟」,以民間力量監督政府保育政策、支持獨立科學研究,接著並共同舉辦多次「白海豚保育國際工作坊」,擴大白海豚議題聲量,為兩大開發案環評增加變數。
  
【那一天,我被毆打了】
  
  2007年3月,台塑大煉鋼廠(以下簡稱台鋼)被環評委員會議決裁定必須進入二階環評。但只要開發單位採取拖延戰術,拖過7月底我們任期結束,在政府「大投資大溫暖」的宣導氣氛下,台鋼早就被列為優先推動的「旗艦計畫」,待新委員重組「喬一下」、推翻原有結論,支持國光石化與台鋼有條件通過的機會就很大。
  
  所以即便卸任,我仍以「環保團體」身份參與2007年11月底的關鍵環評大會。該會召開目的即是因為在前一個月,環保署竟以「委員全數新任」為由、違反經驗法則,召開史無前例的「會前會」。再透過無記名投票方式,推翻原先大煉鋼廠必須進入「二階環評」的結論,退回專案小組會議、重新審查,希望讓台鋼「起死回生」。
  
  因而該場會議氣氛詭譎,許多地方政治人物、護航立委都到場聲援台塑與大煉鋼廠,包括曾自稱是「台塑立委」的「蔡啟芳」,言必稱己為「環保前輩」、呼籲以地方發展為念、支持台塑的「林重謨」、雲林縣議長「蘇金煌」等人,雲林當地正反雙方居民也各自動員民眾前來旁聽。此時,當年在「國語日報社」學到的幾句成語,像是「狼狽為奸」、「鷸蚌相爭、漁翁得利」等詞語飛快閃過我的腦海。我即刻告訴現場朋友:這是個假議題!因為開發單位就是希望漁民跟環保團體對幹,然後坐收「漁翁之利」。
  
  突然場面一陣混亂。有「漁會」代表聲稱「沒見過白海豚」,打斷環保人士「潘翰聲」(時為綠黨秘書長,現為樹黨策略長)的發言,另有支持台鋼廠的雲林縣議長胞弟「蘇金禎」躍過桌面,衝向當時「台灣生態學會」秘書長「陳秉亨」,對他暴力拉扯。我見狀也趕緊飛衝往前,跟著跳上桌子與他們對峙,此時記者、環保團體、開發派民代全部推擠在一起,火爆燃點一觸即發,在環保署與警方的勸阻下,衝突暫息。
  
  沒想到會議快結束時,我前往茶水間倒水,雲林縣議長「蘇金煌」、弟弟「蘇金禎」、及「台塑經理」尾隨在後、守在門口堵我,我當時並未察覺有異、還向議長打了招呼「議長,你好。」另一來者雖然外型粗魯、但也算是長得「可愛」,只是突然之間他把我兩手抓住、順勢將我逼退到牆角,宣稱我「飛踢」到蘇金禎。接下來就在眾目睽睽之下「賞」了我兩拳,頭部、胸部都遭毆傷。
  
  一時愣住的我,只做了本能性防禦。實在不敢相信有資源、有身份如我者,都會被打,遑論關心環境的升斗小民!更況堂堂雲林縣議長,公然在不該發生暴力的政府機關堵人動粗,我只好立刻提請處理。更誇張如後,環保署政風室主任范大維,將打人的蘇金煌護送到休息室,對我的要求卻是兩手一攤,一方面要我拿出證據、列舉證人,另一方面說著:「警察是負責機關內部的安全,不處理這些事情」、「警察不能作證!」我提請署內廣播協尋在場員工,政風處居然表示請我自行尋找,適巧讓蘇金煌與蘇金禎趁亂離開環保署。
  
  這是環評治安史上最黑暗的一天,我襯衫上緣、左胸口6x7公分面積大的烏青瘀傷說明了一切。隔日報紙斗大的標題寫著「黑道進入環保署,前任環評委員遭毆」、「前環評委員遭毆,環保署包庇暴力。」這是我繼十七年前因環保事件被毆打後,第二次被暴力加害!往後有良心的環評委員,豈不人人自危?環保署縱放施暴者從容離開,事後僅發表不痛不癢的聲明,未見任何反省之意。
  
  之後該場會議就在對台塑質疑連連及大小衝突之中,進行了三個半小時,算得上是有史以來最「精彩」的專業審查會議。會議中決議,確定「台塑大煉鋼廠」進入「二階環評」,勉強維持了環評制度的公信度。不過有好幾年的時間,我都生活在恐懼中,感受脅迫、焦慮、過度警覺、憂鬱、情感解離等受創症候群隨之而來,唯恐再度受到攻擊。
  
【離開雲林、前進彰化】
  
  「台塑大煉鋼廠」的開發爭議,即是財團為了投資獲利,不顧台灣鋼鐵內需已飽和、地方水資源不足、能源匱乏、二氧化碳排放居高不下等前提與事實,嚴重犧牲台灣永續利益。前例即有台塑六輕廠替當地帶來嚴重空汙,導致麥寮地區小學必須戴口罩上課,甚至愈靠近其的居住住民,其罹患癌症的比例高居,台塑居然還提出在雲林蓋長庚醫院來「回饋地方」,大賺兩次黑心財。台鋼的開發,也勢必造成台灣二氧化碳排放量增加、並危害當地蚵農20億的生計。
  
  我的被打之事,也凸顯了台灣依然處在「財團」、「官員」及「民代」的「利益共生」生態下,亟待伸張的環境正義。政府成立環保署之初衷,原本是加強環境、生態的保護,可惜那幾年來,環保署從六輕到台塑鋼鐵案一路護駕,環保署完全失能、處處與環保團體為敵、踐踏台灣環保,不斷為財團放水,因而被戲稱為「放水署」、甚至為其「台塑關係企業:行政院環保署」
  
  隨著台鋼案確定進入二階環評,台鋼通過時間遙遙無期,而後2008年起台塑將眼光望向國外,決定於越南投資鋼鐵廠(2016年台塑越鋼廠排放汙水不當、導致越南中部海域大量魚群暴斃、引發群眾不滿,演變成當地重大環保事件,越南政府也在六月底宣布台塑應支付5億美元/約161億台幣罰金。)雖然開發計畫仍未完全撤銷,但隨著台塑與馬政府協議的「棄台鋼、保六輕五期」,以及與中鋼協議「不在國內設鋼鐵廠」,台塑大煉鋼廠計畫可說胎死腹中了。
  
  「好消息」亦有。2008年初,台灣白海豚被「國際自然保護聯盟」(IUCN)評定為「極危物種」(CR)。多個環保團體聯合於行政院前召開記者會,要求政府加強保育工作,推向國光石化在一月底進入二階段環評;而後,既然台鋼一案飽受爭議、幾近胎死腹中,政府也思慮加快國光石化開發速度,決定轉進國民黨執政的彰化「大城濕地」。
  
【國光石化】  
  
  而後國光石化危機解除,不只是一句「白海豚會自己轉彎」的譁然發酵而已,前後集結了許多環境運動朋友與社會大眾的努力,才能推高反國光石化的聲浪。包括國際串連、國會資訊互通掌握,凝聚保育白海豚共識的棲地之「全民認股」公益信託,民間學子自發性參與、環境律師強力監督,以及有學術研究為基礎的跨界串聯,包括藝文界、醫界、科學界、宗教界的參與,環保團體千錘百鍊的不鬆懈,這個歷時七年的重大爭議開發案,宣告終結。
  
【向白海豚學習永續,牠們就是我們的未來】 
  
  儘管公民能量贏得了「反國光石化」的勝利,白海豚的未來仍有許多威脅環伺,例如最迫切、最必須解決的「不當漁法」:受害者不僅是白海豚,連近海漁業與海洋生態都蒙其害。環境仍有中部科學園區二林基地、苗栗後龍科技園區、彰濱工業區火力發電廠、大度攔沙河堰、離岸風機等,也將使白海豚的未來蒙上一層陰影。
  
  海豚早被科學界認定是人類與海洋生態健康的重要指標。西海岸的白海豚能否存活,對台灣民眾健康有著重要意義。我希望有朝一日能向白海豚學習,同時牠們的生存與否,也攸關我們的未來:別忘了白海豚是我們的演化祖先,因其過著滿足所需、不犧牲後代未來利益的生活,而能永續存在。
   
  「如果可以,我希望能和白海豚成家結婚。」
    
  接下來,誠摯希望邀請大家繼續為白海豚與漁業,尋求一條生路。
 
                                                                                        (口述:文魯彬 / 撰文:梁瓊丹)
----------------
捐款支持蠻野,用最實際的方式,
支持我們、與我們守護「白海豚」
   
-「媽祖魚生存研究基金」專案捐款:
  
戶名:社團法人台灣蠻野心足生態協會
帳號:兆豐國際商業銀行城中分行
(銀行代號017) 017-09-15564-3
    
-----------------
(視覺設計:蔡頌德)
 

 

標籤: 
標籤: 
文章作者
口述:文魯彬 / 撰文:梁瓊丹
捐款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