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我們不該有大巨蛋?

台北最不需要的,就是更多的影城與百貨公司。

一個城市之所以偉大,不在於她有多少絢爛華麗的大型公共建設,而在是否有人文底蘊,是否能讓每一個小市民都可以公平的接近使用公共設施。在紐約客的心中,比起巨大的洋基棒球場,更讓他們感到自豪的是在地價如此昂貴的紐約市中心,有占地廣闊的中央公園做為城市的肺。並非所有人都負擔得起棒球場的門票,但公園,卻是一視同仁的擁抱著紐約市民。

 

台北呢?

大巨蛋昂貴的場租以我國目前職業棒球比賽環境與進場人數,幾乎沒有一個隊伍能夠負擔得起在大巨蛋辦理經常性比賽。也就是說,大巨蛋做為棒球比賽場地執行其原始任務的機會甚低,大部分的時間若非閒置則係做為舉行大型展演空間之用。但,大型棒球比賽在30分鐘車程外的地方有可容納兩萬名觀眾的桃園棒球場,周邊展演空間已有世貿一館、二館、三館以及台北小巨蛋。堅持以松菸森林為代價在捷運軌道附近深開挖蓋起一座巨大的室內體育館與附屬的旅館、影城以及百貨公司的動機究竟為何?

我們犧牲的是全體市民免費接近使用大型森林公園的利益,換來少數負擔得起電影票、球賽門票的市民看電影、逛街、看球賽的利益。這樣做真的能提升作為市民的幸福感與榮譽感嗎?

(圖片來源:遠雄巨蛋網站資料照片)

回到大巨蛋安全問題,大巨蛋的旁邊是松菸文創園區,對面是國父紀念館,右邊有松山高中,一公里外有信義百貨公司商圈。當上述幾個地點同時辦理大型活動時,萬一發生地震引發大火或爆炸等重大公安事件,該區土地面積是否足以容納疏散人潮?

舉例而言,如果今天大巨蛋正在開演唱會全場滿座,右邊松山高中校慶人群摩肩擦踵,對面國父紀念館內及廣場同時舉行大型活動,一公里外信義百貨公司商圈正在周年慶,後方松山文創園區亦正在舉行秋日大型野餐會。大巨蛋全區發生火災,一時烈焰沖天,濃煙密布,14萬群眾開始從大巨蛋湧出,後方松菸文創野餐中民眾開始逃離現場;對面國父紀念館廣場與館內的民眾紛紛湧了出來,而松山高中參與校慶的青年們摀著被濃煙攻擊的口鼻逃出來。遠方一公里外的百貨公司貴婦們稍後聞到燒焦味,也開始騷動......

試問民眾會逃向哪裡? 第一步必定是周邊道路上真正的問題是當民眾全部擴散到周邊的忠孝東路、光復南路、市民大道、基隆路的路面上時,路面上擠滿疏散中的民眾,試問此時消防車該如何通過?

難以想像這個畫面嗎?讓我們看看跨年時的照片感受一下。

(圖片來源:TVBS新聞截圖)

更難以相信的是,遠雄代表在都市設計審議變更設計幹事會議中,振振有詞的表示大巨蛋周邊的國父紀念館、光復國小、松山高中、永吉公園皆可做為災害發生時的避難空間;除了顯然未考慮上開地點所在民眾的逃生安全外,更凸顯了遠雄在做重大災害安全性評估時並未考慮周邊設施同時舉辦大型活動時該如何疏散人群與救災問題。

此外,今年四月中的時候市政府安全體檢小組指出遠雄的防災設計有缺失(影音懶人包:https://www.youtube.com/watch?v=f-x...)但最後的替代方案一是縮小量體,讓總留容人數降低到八萬八千多人;另外一個替代方案不興建大巨蛋本身,僅保留周邊建築做為文化展演或青創空間。

有趣的是,第一個替代方案雖然減少了約六萬人,但是周邊道路仍然不足以於災難時快速疏散人潮讓消防救護車進入救災。第二個替代方案就更耐人尋味了,我們砍了老樹犧牲森林的目的不就是為了蓋那大型室內體育館嗎?「台北文化體育園區—大型室內體育館開發計畫」的替代方案,居然是取消興建該大型室內體育館!

對此替代方案我們是否可以揣測市政府暗示拆除巨蛋回填土方還全體市民一座森林公園是選項之一?

還是堅持蓋大巨蛋的原因,是因為貪圖其附設的商場、旅館、影城可帶來的重大利益?否則為何替代方案可容許「僅興建附屬建物」?若此則無異於取櫝還珠,荒謬至極!!

 

做為台北市民的我們能不能夠在未來的某日驕傲的說,除了101,在信義區我們有美麗的松菸森林公園?

標籤: 
標籤: 
標籤: 
文章作者
台灣蠻野心足生態協會 李菁琪/專職律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