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進爭議現場:核四廠參訪筆記

今年三月(2014.03.15)和反核部隊的朋友,一同參訪爭議不斷的核四廠。過去曾參觀過兩次,隔了兩年,想看有什麼變化?

核電佔比低,不值得承受風險

參訪照例從簡報開始,廠方人員介紹台灣電力結構,想著:核電只佔裝置容量12.5%(不含民營電廠自發自用部分);實際發購電量亦僅佔18.8%,遠低於燃煤的38.4%,與燃汽的31.1%,為何要為比例不高的核電,冒著根本承受不起的核災風險?

(翻拍自台電網頁)

節能應減碳而非蓋核電

況政府老愛拿「減碳」當不能廢核的藉口,惟依台電10209版能源開發方案,未來將增加560萬瓩的燃煤電廠,及558.5萬瓩的燃汽電廠,不僅超過核一二三總量514.4萬瓩,亦超過核四的270萬瓩。有心減碳,應力推「節能」,而不是一邊拿減碳當藉口,拒絕廢核,一邊蓋比核電更多的「火電」。

(未來新增的火力發電容量,遠比核電高 / 取自:台電10209版能源開發方案)

核四主要包商和福島電廠相同

核四主要包商為:奇異、三菱和日立,和發生核災的福島電廠相同。想到先前日本義務律師團,為追究該3公司的核災損賠責任,並揭發各國就核事故採「責任集中制」,只能向核電經營者求償,免除包商責任的不合理,曾向全世界募集原告,提起大規模的民事訴訟。

台灣的《核子損害賠償法》第22、23條,也有類似的免責規定,核電包商就算提供瑕疵設備造成核災,亦不必就核災負賠償責任,受害民眾只能向台電求償;更糟的是:日本就電力經營者的求償並無上限,而我國《核子損害賠償法》第24條卻規定,最高限額賠償42億元,不僅遠低於核四歷次工程追加款,平均全台每人183元,更不足填補實際損失。

(核四的製造商和福島電廠一樣,都是奇異、三菱、日立 / 取自:翻拍核四簡報)

核四能抵擋海嘯嗎?

廠方介紹核四廠防海嘯有七道防線:1.抽水機房有水密性建物保護;2.廠區距海邊500公尺比福島電廠近、廠房地面高程10公尺;3.七台緊急柴油發電機;4.氣渦輪發電機組;5.生水池;6.防海嘯牆;7.斷然處置。

但聽完卻無法因此心安:福島電廠當初預估最大海嘯高度5.7公尺,實際發生的海嘯卻高達14-15公尺,遠比預期更高,造成核災;台電就核四海嘯的防預措施,以預估的海嘯高度稍微加高規劃,萬一發生遠超過預期的海嘯,是否真能抵禦?

尤其核四的控制室蓋在地下室,萬一被海嘯淹沒,該如何在水中應變?而反應器廠房興建時,向下開挖26公尺,許多設備都放在地下層,能否低擋海嘯?令人擔心。況核四曾在颱風時,因8台抽水馬達均無法正常運作,而淹水;亦曾因海水系統自動溢氣閥浮球故障,導致多次淹水,不待海嘯襲擊,就已成為泡水電廠。


(取自:翻拍核四簡報)            


(取自:翻拍核四解說海報)

(取自:原能會102.2.20「核能電廠總體檢核能安全第二階段安全評估報告」簡報)
(控制室在地下層)


(部分反應爐也在地下室)

(摘自:原能會核管處「辛樂克颱風造成核能四廠二號機反應器廠房淹水事件調查報告」)

無法保證安全何不停建?

簡報結束後,搭車繞行廠區。負責解說的廠方人員在車上一再強調:不會說絕對不會發生核災、不認為核四是絕對安全的。一方面肯定廠方的坦誠相告,另方面亦感慨:台灣國土面積狹小,不到車諾比核災汙染面積四分之一,核災後果難以承擔,既然無法完全排除核災發生可能,何不直接停建核四,好讓全民心安?

符合法定標準的輻射,日積月累地承受

從高處俯瞰廠房,高聳的煙囪格外搶眼。問廠方人員:煙囪是用來做什麼的?廠方答:用來排放水蒸氣。再問:會有輻射嗎?廠方先說:沒有輻射。再追問:是「沒有輻射」?還是只有「符合法定標準的輻射」?則回答:是只有符合法定標準的輻射。又問:如果超過法定標準,會稀釋後再排放嗎?廠方答:輻射氣體無法稀釋,如果是輻射廢水,就有可能稀釋到符合標準再排放。

核四離翡翠水庫集水區不過9公里,一但運轉,日積月累地排放「符合法定標準的輻射蒸氣」,隨東北季風吹入大台北地區的水源;雖然台電長期在核二廠內焚燒低階核廢料,北部的空氣和飲水早已持續加料,多了核四的輻射源,仍是不必要的健康風險。

曾經走山的生水池安全嗎?

車子開至曾經走山崩落的生水池,想起過去曾聽工程人員,批評核四生水池選址的荒謬與施工品質;再聽廠方介紹,台電將上方易滑動的土方刨除,填在坡腳,來改善順向坡問題。感慨:為何非要把生水池蓋在地質條件不佳的地方?且供水管路沿曲曲折折的山路埋設,一但發生強震,是否真能順利供水,而不會管線錯斷?

廠方雖強調:順向坡方向與核四廠區不同,就算走山,也只會有部分池水流向廠區。然而,生水池裝著可填滿圍阻體「五倍」之水量,就算僅部分池水流向廠區,難道不會造成問題?且將生水池蓋在順向坡,若核四需要斷然處置時,偏偏生水池走山潰決,豈不喪失保命用的緊急水源?


(核四生水池施工過程照片)              


(取自:廠方解說海報)


 (取自:廠方解說海報)

(取自:廠方解說海報)

參訪抽水機房

接著參訪抽水機房,廠方介紹抽水機房有建物保護,比福島電廠安全。建物外堆疊的防颱用砂包,不知道平日颱風時,機房會不會淹水?抽水機房外,設置阻隔海洋垃圾的攔汙柵,黑色桶子中,裝著毒死海洋生物以防止設備遭生物阻塞的藥劑。想起曾看過媒體報導,國外的核電廠遭到水母攻擊,被迫停機;和核二廠曾因魚群湧入海水泵室降載檢修。核電廠面對的安全威脅,除了地震、海嘯和颱風,還有海洋生物的侵襲。

(阻隔海洋垃圾的攔汙柵) (黑桶子裡裝著毒殺海洋生物,以保護核電廠的藥劑)


(翻拍自:原能會網站)

走進抽水機房,廠方介紹有三重防禦設備的的水密門:須用「磁卡」、「鑰匙」加上「用力轉動閥門」,才能打開的機房。看起來十分安全,但是萬一海嘯襲擊後,機房內的設備故障,須進入檢修搶救,偏偏磁卡設備遇水泡壞或鑰匙遺失,原本防止擅入破壞的防禦設備,是否反而成為另一種風險?


(三道關卡的水密門)              (機房內的設備)

參訪汽機廠房

接著參觀1號機汽機廠房,設備被大量拆去挪用的2號機,不在參觀範圍。進入前,在管制站掃描參觀證上的條碼,電腦顯示剩餘可接受的輻射劑量。核四還沒運轉,本日劑量0,未來若是運轉,工作人員就要承受輻射暴露帶來的健康風險。

進入廠房,看著細長、複雜的管路,想起平井憲夫《核電員工最後遺言》裡提到的管線問題。會釀成核災的,未必是反應爐的直接被破壞,相對不耐震的管線,在強震中被扯斷、變形,或是因為焊接不當,亦可能威脅核安。過去核三曾因管線出現裂縫,引發大火;而在原能會官員出國報告中,記載「趕工時出現一大堆焊的接品質問題」的核四,更令人擔心未來的安全性。

(核四廠細長複雜的管線) 

(原能會核管處吳景輝、張世傑101年11月8日「赴美國核管會研習能能電廠稽查管制技術及參訪」報告)

汽輪機看起來像巨大的棺木,透過蒸氣推動發電機。解說海報畫著:水壺吹出蒸氣,推動連接發電機的扇葉。想起鹽寮反核自救會的阿英姐曾說:反核三十年,終於明白,廢核就是要「簡單化」。核能發電就是把水煮開,用蒸氣推動渦輪發電,和火力發電差在把水煮開的「燃料」不同,為何非要用會釋放輻射的燃料呢?

如果核四成為能源博物館或遊樂園

結束參訪前,十分友善的台電人員,幫大家拍照。不禁想著:如果紛紛擾擾三十多年的核四廠,能改造成能源博物館或遊樂園,像德國卡爾卡鎮用核電廠改造的「爐心的奇幻世界」(Kernwasser Wunderland),結合附近的福隆海灘、凱達格蘭族遺址、田寮洋鳥群與農村景觀、龜山島海底火山群等觀光資源,是否會有另一種發展可能?

(台電人員幫參訪者拍照)

本文同步刊載於:2014.04.26環境資訊電子報

參考法條:

《核子損害賠償法》第 22 條:「核子設施經營者,依本法之規定賠償時,對於核子設施經營者以外之人,僅於下列情形之一有求償權:一、依書面契約有明文規定者。二、核子損害係因個人故意之行為所致者,對於具有故意之該個人。」、第23條:「核子設施經營者以外之人,對於核子損害,除前條之規定外,不負賠償責任。」、第24條:「核子設施經營者對於每一核子事故,依本法所負之賠償責任,其最高限額為新台幣四十二億元。」

 

文章作者
台灣蠻野心足生態協會 專職律師 蔡雅瀅
捐款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