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一步都向夢想的未來走去 (中科三期環評訴訟律師團獲選2011優秀公益律師得獎感言)

我希望台灣的未來,有那麼一天,我們的社會平等而永續,彼時我們不再需要任何公益律師,更無須頒發什麼公益律師獎。我不知道人類社會可不可能有這麼一天,但身為一個行動者,至少當下的每一步,我們都必須有意識地採取行動,往我們夢想的那個方向走去。 (圖片:中科三期的基地后里盛產百合花與其它花卉,工廠生產線上正進行包裝出貨。提供:陳凱眉)

 

如果年度公益律師這個獎項代表了肯定與榮耀,我要把它獻給中科三期案的六位當事人、其他后里地區努力不懈的農民,以及長年支持我們的夥伴,他們是這個獎真正要肯定的人。我的當事人,每次只要開庭,都放下農忙,不遠千里準時出席,即使,在法律語言的專業霸權下,他們被迫在法庭上成了失語者,他們真實的生命經驗被掩蓋在各種法條與論理的代言之下,他們慣習的母語,也不是法庭肉搏戰使用的語言。但他們強韌一如大地的生命力,才是整個中科三期社會運動背後真正的力量,今天站在台上的是我們,但我希望所有人都看見,站在我們背後的他們,沒有他們,就沒有我們。

當代台灣社會,還處於鞏固轉型民主的過程,這些扭曲法令、踐踏司法的舉措,正是威權與官僚習氣的餘緒,那些官員的發言固然讓人覺得可悲可鄙,但對於這些國家機器的螺絲釘而言,照章行事、服從權威是再平凡自然不過的,對照著傷痕累累的土地與人民,我不禁想起漢娜鄂蘭觀察下的納粹魔頭艾希曼,如此邪惡,卻也如此平凡,平凡到對他人的痛楚無感,視其為理所當然。

正因為順服國家權威、照章行事是最容易的道路,更反襯出反抗行動的可貴。你與我,任何人,都可以站在自己的位置,用自己的方式,反抗令人不滿的既有現實。不管是農民站出來打官司、教授為文著述、學子上街頭入農村、法官平亭曲直,甚至國家公務員開始願意為人民而非財團服務,都是鞏固民主價值的行動,一兩件官司,持續一兩年或許成不了氣候,但看看過去五十年台灣社會改變了多少?再想想那些改變,是多少人的犧牲奮鬥匯集的成果。

我今年二十八歲,我有一個夢。

我希望台灣的未來,有那麼一天,我們的社會平等而永續,彼時我們不再需要任何公益律師,更無須頒發什麼公益律師獎。我不知道人類社會可不可能有這麼一天,但身為一個行動者,至少當下的每一步,我們都必須有意識地採取行動,往我們夢想的那個方向走去。

 

本文轉載自:台灣法學雜誌第185期(2011.10.01),【土地正義與法治尊嚴】專欄,亦為中科三期環評訴訟律師團獲選2011優秀公益律師得獎感言。

標籤: 
標籤: 
標籤: 
文章作者
陸詩薇:

本協會專職律師,更多資訊請見關於陸詩薇

捐款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