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義終如江河滔滔-速記亞泥案民國101年10月19日於原民會勝訴

太魯閣族反亞泥還我土地案,協會的第一個案子,由博仲法律事務所的律師們義務支援八年來第一次,在原民會訴願成功了。九月初我到秀林鄉訪談關鍵證人,特意繞到富士公墓看望老人家們。這座公墓裡,躺著多少因為企業與國家的強取豪奪,流離失所、含恨而逝的原住民地主。走出富士公墓那一刻,我忽然覺得非常、非常安心,再也不擔心言詞辯論的結果。因為我們守護的是土地,只要盡全力,就可以一無所懼,其他全部交給上帝,或者祖靈,都好。(照片: 陸詩薇提供)

 

「惟願公平如大水滾滾, 使公義如江河滔滔。」〈阿摩司書5:24〉
"But let justice roll down like waters And righteousness like an ever-flowing stream."
(Amos 5:24 New American Standard Bible)

 

太魯閣族反亞泥還我土地案,八年來第一次,在原民會訴願成功了。這個陳年老案,是我律師生涯接下的第一個、也是意義最重大的案子,在上星期五10/19,我工作滿三年的那天勝訴了。

四十年的土地不正義,當年的地主幾乎已經全部凋零,其中一位老先生,在我接手這案子不到幾天的時間內過世。九月初我到秀林鄉訪談關鍵證人,特意繞到富士公墓看望他們,三年前我們去的時候,他剛剛下葬,連名字都來不及刻上,我們只好把旁邊寫著他名字的花束卡片立起來拍照,諷刺的是,滿地散亂的花束和卡片中,還有秀林鄉前後兩任鄉長送的弔唁花籃,祝福他「安息主懷」。我走過一叢又一叢鬼針草,在老舊的墓碑上尋找熟悉的名字,這座公墓裡,躺著多少因為企業與國家的強取豪奪,流離失所、含恨而逝的原住民地主。走出富士公墓那一刻,我忽然覺得非常、非常安心,再也不擔心言詞辯論的結果。就像《賽德克巴萊》所描述的畫面,我覺得那些老人家都在彩虹橋彼端,微笑著看著我,我雖不是族人,也不是基督徒,但因為我們守護的是土地,只要盡全力,就可以一無所懼,其他全部交給上帝,或者祖靈,都好。

這案子,是許秀雯律師在博仲/蠻野創立初期引入的,是台灣蠻野心足生態協會的第一個案子,由博仲法律事務所的律師們義務支援。過去八年,我在博仲/協會的「亞泥案學長姊們」,和當事人、田姐夫婦,這些年為了本案花費無數心血,在行政法院因為種種可笑的程序問題,受盡折磨。這是極為辛苦、寂寞、摧折人心的過程。10/19我們終於迎來第一次勝利,謝謝所有人這麼多年來的辛勞,亞泥案學長姐們點名是點不完的,感謝也是說不完的,我在此特別謝謝文魯彬律師、許秀雯律師、劉彥玲律師、陳慧玲律師、陳柏舟律師、藍慧珊律師、吳君婷律師、蔡雅瀅律師,以及曾經大力支援過我的行政同仁心怡、小貝、瑪姬、Amanda、凱眉、淑芳,還有協助整理歷次相關資料的墨堂,恭喜我們大家,雖然只是小小的階段性勝利,往後還有漫長艱辛的路,但此刻,請讓我們和所有的當事人一起舉杯吧,這是我們大家堅持的價得。

 

文章作者
陸詩薇:

本協會專職律師,更多資訊請見關於陸詩薇

捐款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