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島嶼屬於海洋 化解爭議

牽扯中日兩國歷史仇恨尖銳對峙的島嶼,台灣應是雙方之間可信任的緩衝,做國際社會都能共同接受的管理者,將此一海域劃為國際性的海洋保護區,也是東亞和平示範區。(▲ 釣魚台島 / 美聯社)

 

近日各國的領土爭議升高,韓日的獨島╱竹島之爭,台中日的釣魚台╱尖閣諸島之爭,到南海諸國的動作頻頻,全都是從大陸民族的觀點,認為海洋屬於陸地,所以爭取更多的島嶼控制權,就有機會掌握更多所延伸的海洋資源。但台灣不如以海洋民族觀點,提出「島嶼屬於海洋」的進步和平觀點,反而更有可能保衛自身安全。

100多年前,北美索瓜米希族酋長西雅圖的宣言早就說「您怎麼能夠買賣天空穹蒼與土地的溫馨?」然而,當漁民喪失周遭原本公共的漁場而被驅趕,就不好笑了。印度農民運動領袖范達娜席娃曾說,在她與聯合國組織合作的經驗中,許多環境和資源分配的社會問題,都被國際強權設定為對他們有利的宗教或種族的衝突議題。

目前東亞島嶼的領土衝突,很多都包藏了石油探勘、漁業捕撈,或是遠洋航權的課題,台灣其實可以用南島民族的傳統智慧,作為解決東亞區域自然資源永續管理的方向。

在蘭嶼達悟族的觀念裡,陸地皆屬於海洋,以地球上海洋面積佔7成以上來看,即便是最大塊的歐亞大陸,也不過是更大的「大島」。

蘭嶼各部落漁場在各自近程海域公共使用,有傳統智慧與禁忌來管理時間與空間,在本島漢人機械大漁船不分季節瘋狂捕撈前,沒有竭澤而漁所謂「共有地的悲歌」,從來沒有人會想說去佔領無人島以主張漁場。

很簡單的常識,海水潮來潮去,魚兒游來游去,風兒吹來吹去,僵固不動的陸地、人類的手腳,甚至延伸的機械,怎麼能說抓得住流動的自然世界。更不用講,人類在四十六億年的地球歷史上,是何其短暫的旅客。地球是萬物的家,釣魚台該是島上花草和小動物的家,是遷徙候鳥的旅店,頂多是漁民的避風港、休息站,而不該絕對屬於周遭那一個民族國家,甚或是早被併吞的琉球王國。

放手開放才是贏家

牽扯中日兩國歷史仇恨尖銳對峙的島嶼,台灣應是雙方之間可信任的緩衝,做國際社會都能共同接受的管理者,將此一海域劃為國際性的海洋保護區,也是東亞和平示範區。

讓台灣變成東亞永久中立國,如同歐洲瑞士,作為民主繁榮社會的後盾,前提是,人民有自信把各國友人都當作人來看待,政府願意把已經長久先佔先贏的島嶼,主動以某種形式更開放給國際社會。

太平島距離高雄港的補給線長達1600公里,是台灣本島長度的數倍,我國因歷史有效控制,並有綿密且實質的民間活動。而2006年的機場新建工程並未實施環境影響評估,其環境破壞及決策、執行等過程也被監察院糾正。要求增加軍備的立法委員林郁芳,挾民意要監察院和環保團體不要再批評。我們的問題是,國家主權是用來捍衛民主制度與價值,還是政府拿來獨佔環境資源用的。

原文刊載於蘋果日報2012.09.07,英文版刊載於《Taipei Times》

標籤: 
文章作者
潘翰聲:

綠黨中執委,經營為地球嗆聲部落格。

捐款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