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科四期,自始就欠規劃

現在中科四期的爭議,根本就是自始欠缺整體規劃種下的遠因。大度攔河堰蓋不成,無法取得長期水源,正是因為無整體評估中部地區水資源分配的結果;國科會為 「中科四期精密機械園區」徵收台糖631公頃農地,卻對彰化縣政府也在一路之隔,徵收353公頃土地建造二林精密科技園區視而不見。( ▲ 彰化農民至行政院前靜坐抗議,要求停止中科搶水工程 / 蘋果日報提供)

 

由於光電產業日薄西山,又找不到水源,國科會被迫「轉型」中科四期,並且信誓旦旦表示,他們已經「對得起土地」。10月8日中科四期轉型計劃送入環保署進行環評差異分析,國科會和中科局這兩個單位的發言實在令人傻眼。

首先是極嚴重的行政怠惰。早在2009年中科四期環評專案小組審查時,就建議在2010年12月31日前,提出科學園區開發政策環評,國科會至今完全沒有任何動靜。針對這個質疑還大言不慚說,因為科學園區虧損連連,以後不打算再蓋科學園區,所以也不需要政策環評了,「准用工業區的政策環評就好。」該做的事欠了3年,還搬出這麼可笑的理論開脫。如果科學園區可以「准用」工業區政策環評,憑什麼科學園區廠商可以適用《科學工業園區設置管理條例》,享有各種租稅優惠,還由全民為他們埋單,讓他們可以用一平方十幾塊台幣、一度水3.3元台幣的賤價,使用我們珍貴的土地和水源,一般工業區廠商卻不能依樣「准用」?

政策環評和個案環評最大的不同,在於能以更上位、整體、全面的眼光,設定總量管制,規劃區位使用。它是國家政策的上位環境藍圖,行政單位輕忽政策環評、國土計劃法至今還是空中樓閣,無怪乎老是把科學園區和石化業等高耗水高污染產業,塞進自家糧倉,無視於我國糧食自給率只有32%。

未評估水源分配

國科會口口聲聲降低多少用水量和廢水量,卻不思解決最根本的問題:如果拿刀捅人是不對的,從捅100刀改為只捅20刀,難道就可以合法化傷害的行為?10月8日送審的資料中,直接排除吳敦義當年指示過的海洋放流方案,要將每日兩萬噸污水排入濁水溪;用水回收率在轉型前還有79%,變更後降為70%;而VOC減量措施竟是減中科一至三期的配額給中科四期使用。猶記當年中科三期環評審查時,台中縣政府環保局曾經明白表示,將中科一二期的VOC排放量抵減給中科三期並不可行,但這個不可行的條件最後還是納入環評審查結論,中科管理局顯然是嘗了苟且隨便的甜頭,又想要依樣畫葫蘆蒙混過關。

現在中科四期的爭議,根本就是自始欠缺整體規劃種下的遠因。大度攔河堰蓋不成,無法取得長期水源,正是因為無整體評估中部地區水資源分配的結果;國科會為「中科四期精密機械園區」徵收台糖631公頃農地,卻對彰化縣政府也在一路之隔,徵收353公頃土地建造二林精密科技園區視而不見。

中科四期根本不是轉型與否的問題,如果我們已經不需要一個偽科學園區,就算它每天只用兩滴水,也沒有開發的理由。

原文刊載於蘋果日報2012.10.12

標籤: 
標籤: 
文章作者
陸詩薇:

本協會專職律師,更多資訊請見關於陸詩薇

捐款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