驚喜遇見白海豚 甘宸宜用理想改變殘酷現況

她出席環評公聽會,號召民眾抗議,去學校演講,當然還得觀測海豚,每個人的工作都是種賺錢的方式,但賺了錢有無傷害其它生命?

 

世界很大,但白海豚的同類很少,只有75隻,海洋很大,但能覓食生存的區域很小,就是台灣這個小島西海岸的淺海水域。

水域有汙染,海面有人類虎視眈眈,海岸上的工廠正快速往海裡擴張蔓延,想蓋工廠賺錢的人類曾說填海沒關係,媽祖魚「台灣白海豚」根本不存在,在人類威脅下,浮出水面換氣有危險,但要活下去就得冒險。

台灣媽祖魚保育聯盟執行秘書甘宸宜:「台灣的海豚就是比較命苦啦,因為牠們沒有辦法(吃飽),就是牠們一定要每天奔波來去在幾個大河口之間,才有辦法找到牠每天所能吃的,所需的食物,對,牠要游來游去,牠沒辦法只停留在一個地方,那這個當然也跟牠的…也跟我們(台灣)沿海的漁業資源的衰竭有關係。」

甘宸宜沿著海堤走,又是尋找白海豚的一天,在影后葉德嫻把獎金捐給她工作的團體前,很多人根本沒聽過「台灣媽祖魚保育聯盟」。甘宸宜:「大哥,你最近有沒有看到海豚。」民眾:「有啊!」甘宸宜:「有喔?」民眾:「這幾天有。」甘宸宜:「前幾天有啊!」

得到的捐款不多,她無法常雇船出海觀測,今年都過了一半,她卻還沒看到保育的對象,西海岸的工商業開發案陸續通過,大興土木,人類向海侵略,75隻台灣白海豚,牠們還在嗎?

甘宸宜:「牠是全身白色,而且帶點粉紅色,還蠻可愛的,再來一個就是牠們生活的地方,是我們的西海岸,剛好就是污染最嚴重的地方,所以某種程度上牠好像是一個…。」記者:「指標?」甘宸宜:「對,就好像是在承受這些,在承受這些西海岸所有的污染,所有這些所謂經濟發展,或是所謂開發帶來後果的一個動物。」

台灣白海豚只能活在水淺於25公尺的近海,農曆3月尾風浪平靜,常能在岸邊目睹到,民間戲稱牠們來為媽祖祝壽,但今年有來嗎?

甘宸宜:「陸地觀察本來就有它的限制,它沒有辦法去主動追蹤海豚,本來就會比較容易槓龜,再加上野生動物的觀察,本來就沒有一定的,一定說你CALL牠,牠就出現,或是你想要牠出現牠就會出現。」

白海豚族群與人類一樣,是食物鏈頂端生物,台灣西岸生態污染有多嚴重,魚類少了多少,牠們艱難的處境,也預現你我未來的遭遇。甘宸宜:「你不知道牠到底是你在救牠,還是牠們在救我們,可能人未來的狀況,現在先顯現在牠們身上。」

彰濱工業區海堤內環填海討來的地面,坑洞大得誇張,施工過程還有工廠水污染,都讓依賴聲納系統在海中生活的白海豚,在台灣近海討生活異常辛苦,地填掉了,工廠卻沒進駐,但海已經沒了,白海豚的生存區再也恢復不了。

甘宸宜:「聽覺損害的話,有一些可能是比較嚴重,牠可能就是因為聽覺損害死掉,有一些是牠聽覺損害之後,牠沒有辦法去正常的覓食,正常的閃躲危險,就比較容易出事。」

明明是禁止底拖網漁船的區域,卻常能見到離2、3百公尺就有底拖船,漁業機關不罰,底拖船捕光小魚,刮傷海豚,有些漁民還認為海豚跟他們搶魚,但人類常忘記,天地本就不是我們該獨享的。

憔悴的野狗群在長堤邊討生活,旁邊的冷卻水口,出水溫比海溫還高3、4度,這是台灣西海岸另一個白海豚觀測點,碳排放量全球數一數二的火力發電廠,水酸鹼度當然也不自然,你不會想在這游泳。

2006年到現在,確認的台灣白海豚只有75隻,白海豚10歲才能生育,一次只有一胎,孩子跟在媽媽身邊,至少要2年才能成熟,但台灣海域只讓牠們越來越餓,越來越危險。

甘宸宜:「有遊客看到我們站在那邊,手上拿著望遠鏡,就有遊客問我們說是在看鳥嗎?我說不是,我們是在看海豚,他就很驚訝說這邊有海豚喔,我就跟他說有啊,而且是白色的很可愛,結果他就反問一句話,就是…讓我蠻傻眼,就是他問可不可以吃,就我本來以為台灣應該已經不太會有人問這種問題了,畢竟已經是21世紀了嘛,可是沒想到還是會有人問出這樣的問題,(當年)支持台塑六輕的人,才會講說那邊根本沒有白海豚,可是我們其實都已經拍到(海豚)影片了。」

夏天過了一半,今年她還沒看到過白海豚,而環保署已經通過,這裡要開始爐渣填海了。

甘宸宜:「接(這工作)的時候,我是還沒看過白海豚的,我剛接這個工作的時候,你要我去講白海豚,我自己也是很心虛,因為(那時)我自己都沒有看過,可能就很簡單地覺得是…不對的事情就應該要被改變啊,(官員或開發商)某些事情他們只把好的一面跟居民講,但是完全不提負面一面,就是資訊的不對等,你就會很生氣說,怎麼可以只跟他們(居民)灌迷湯,不跟他們講說,這件事情可能會帶來的後果。」

甘宸宜:「看到了(白海豚)你就知道我所描述的,我關心的對象,牠是活生生的樣子,是什麼樣子,牠就有血有肉了,就是可能比較有衝突的時候,比如說我們之前中科四期(抗爭)的時候,就是環保署這邊不讓我們(保育人士),進到會議去旁聽。」

甘宸宜從生態研究所畢業,一個年輕女生選擇了這個沒「錢」途的工作,她的對手,無論政府單位或商人,都比她有錢、有權。

甘宸宜:「因為那個議題很激烈,衝突很高,那因為環保署是這樣子弄,現場包括一些在地來的民眾就很激動,所以他們就去打那個玻璃,就說他們要進去聽,所以在那之後環保署才開始有一些,比如說限制民眾進來(旁聽)的數量,然後把這個玻璃(牆)改成木板封起來,或者是說把這些旁聽的民眾,放在另外一間會議室,所以就是你沒有辦法直接(參與會議),就是間接參與那個會議,因為就是透過那個攝影機,去看他們在開會。」

她也沒有同事,剛開始她常常生氣、受挫,只能與志同道合的保育界朋友互相打氣。甘宸宜:「很多時候都是坐在辦公室裡面(的人),去決定一個地方的所謂開發,或是決定一個物種的生死。」

扭轉局勢的方式可以抗議,可以督促環評,也可以教育大眾,她漸漸把無力凝固成堅持。甘宸宜:「現在可能會變得說,你會比較去思考說,怎麼樣去突破,或者去幫助當下的狀況,還是會激動,可是不會只是單純的情緒激動。」

甘宸宜出席環評公聽會,號召民眾去抗議,也去學校演講,當然還得觀測海豚,每個人的工作都是種賺錢的方式,但你賺了錢,有沒有傷害其它生命?

甘宸宜:「跟另一個生命有交流,然後會很興奮,即使現在看到,還是會覺得很興奮,就是每次可以…可以說每一次就是都很像第一次看到,只要牠有出現,牠如果今年看到,明年又看到(同一隻),就表示(牠)還活著。」

颱風來之前,幾個朋友終於有機會出海,白海豚還在嗎?還剩幾隻?寂寞的工作,難得一天碰上這麼多同好,幾個人今年各自找機會出海都毫無所獲,讓人越來越擔心,台灣白海豚是否還安好。

甘宸宜:「每隻海豚牠身上的斑點,其實樣子都不太一樣,所以他(觀測者)去比如說他每次出海就是去拍海豚身上的牠的背鰭,斑點分布的樣子,有點像是幫牠拍大頭照。」

去年沿海的各項工程,是不是把白海豚們又逼到更遠的地方了呢?就不知道最後官員、商人、愛海豚的人們,誰的腳步快?

甘宸宜:「今年喔,希望(相關單位)趕快(公布)重要棲息環境,公告啦(海豚的),公告重大棲息環境,它(案子)其實已經拖很久了。」記者:「重要棲息環境,就是這邊不能再開發了?」甘宸宜:「沒有它其實還是可以(商人)再開發,只是說它的,等於說它的(環評)門檻會高一些。」

風浪沒有很大,但甘宸宜已經暈得躺平。甘宸宜:「我本來就是會暈船的那種體質,所以就是幾乎(出海)都會暈,都要來廁所(吐)一下。」

不過還是要儘量多做觀測,因為目前為止,台灣白海豚的生活習性資料還是不夠多,船到兩股浪潮交界處,海水混濁的大肚溪口。生態攝影者:「就在這裏10公尺(遠),10公尺!」

年幼白海豚是灰黑色,成年後是粉紅到白色,船到伸港附近,白色的浪花中,小小尖鰭突然出現,一閃而過,光滑美麗得不像真的,是眼花還是今年的第一次見面,攀住欄杆、握緊相機,看準起伏的浪花,頭暈、想吐,但令人驚喜的影像又出現了。

小小海鳥俯衝入海啄食,表示這裡魚群聚集,船長慢速行駛,引擎聲音小了,然後聽到不一樣的呼吸聲音,拍打浪花的聲音。甘宸宜:「(這種時候)牠跟你感覺是相通的,就是這個生物活生生的,牠在你的面前,然後牠是在動,牠是在呼吸,牠是正在活著的。」

左邊、右邊、前方就在魚群附近,5、6隻尖尖背鰭陸續閃現海面,是不是在合作把魚群圍攏趕在一起,我們還不確定台灣白海豚的習性,但牠們真的來了,數一數,這次見面超過10隻,這群白海豚只想吃飽,撐過颱風,跳浪前進,海豚與你我一樣要出水呼吸換氣,牠們怎麼躲颱風,在海中怎麼睡覺,我們都還不清楚。

甘宸宜抓緊相機猛拍,要用背鰭照片,記錄和辨識每隻台灣白海豚,台灣白海豚在滾滾濁浪中討生活,牠們甚至能辨別出漁船的引擎聲,冒著被傷害的危險,跟著漁船接近魚群來覓食。甘宸宜:「7點鐘(方向)!」

白海豚靠近人是為了食物,還是有點好奇?小小群的白海豚彼此合作、互相倚靠,堅持生活在上天為他們選定的台灣海域,在人類威脅下覓食,每天都需要勇氣,人能不能這樣,雖然孤單,依然勇敢堅持呢?

每年就憑運氣見牠們幾次,但甘宸宜還是把職業生涯的頭4年,給了這群稀有的白魚(註1),她雖然沒有賺到「錢」途,但至少保持了學生時代的理想與初衷,工作目標都很難達到,她只記得上次國光石化暫時停建,白海豚棲地暫時保住,她和保育界朋友們稍稍高興了一次。

甘宸宜:「我們當下雖然晚上去吃了頓火鍋啦,以資慶祝,可是心情上沒有比較輕鬆耶,因為就是我都覺得,他們應該會想辦法捲土重來。」

不敢放鬆,要持續守護白海豚,因為如果台灣人,讓台灣白海豚從台灣海域滅絕消失,應該是悲哀又恥辱的。

甘宸宜:「排放污染物啊,排放廢氣廢水啊,他們(不肖業者)一樣也是在賺錢,一樣是在工作,可是(我的)這份工作,它多的就是一份,就是心安吧,也許因為這樣的工作可以少了一點點的不好的事情,多了一點點好的事情,那我覺得是,就是這也是這份工作,讓我做起來可以投入,可以問心無愧去做的事。」

今年終於與台灣白海豚再見面了,看到牠們活跳跳地在捕魚,為守護牠們而努力的年輕女孩 也安心了點。

註1: 海豚為海洋中的大型哺乳類,非魚,特此更正 (by 蠻野編輯部)

*影片摘自: TVBS 一步一腳印
*文字稿與標題摘自: 環境資訊中心

同場加映: 9/23 第三屆台灣白海豚盃路跑賽(彰化芳苑)

欲捐款台灣媽祖魚保育聯盟請點我

標籤: 
文章作者
台灣媽祖魚保育聯盟:

台灣媽祖魚保育聯盟為2007年由六個環保團體發起成立,以民間力量共同推動媽祖魚保育行動,致力於:培訓解說教育種籽,推廣生態保育觀念;監督政府保育政策,解除族群生存威脅;支持獨立科學研究,增進國際學術交流。更多關於聯盟的消息請見官網

捐款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