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謝台塑那一記耳光

台塑採取一眼就讓人看破手腳,知道它惱羞成怒的典型伎倆,以為可藉此恫嚇莊秉潔教授與公民社會,而這巴掌的效果顯然遠超過想像。(▲ 台塑告莊秉潔開庭/ 公視PNN 鍾聖雄)

 

一、前言:只能生長於民主社會的毒果

且讓我們說聲感謝台塑。

感謝台塑,讓台灣在首次依兩公約正式提出國家人權報告,並即將邁向解嚴25周年紀念的此時,有了這件典型的SLAPP訴訟。SLAPP是Strategic Lawsuit Against Public Participation的縮寫,和英文的slap(摑耳光、賞巴掌)一字之差,中文可理解為「反公民參與的策略訴訟」。

SLAPP一詞,由美國丹佛大學的George W. Pring和Penelope Canan兩位教授所創 。專指大企業財團為壓制對其不利的公民行動或言論,以訴訟為恐嚇策略,不在乎勝敗,主要目的是使被告心生畏懼,或不堪訴訟程序高昂的時間與金錢成本,從而噤聲,同時遏止其他類似行動,達到寒蟬效應。SLAPP是許多跨國企業慣用的招數,最知名的愛用者之一就是麥當勞 。

今日,身處2012年的台灣,我們應該怎麼理解台塑這一記霸道的耳光?台塑至今仍無知傲慢傲慢,採取這種一眼就讓人看破手腳,知道它惱羞成怒的典型伎倆,以為可以藉此恫嚇莊秉潔教授與公民社會,然而,這一巴掌下去的效果顯然遠超過想像。台塑不但沒能把莊秉潔教授鬥臭,反而將他推向前所未有的道德高度,如立法委員張曉風教授,以文學家的敏銳所做的評論:

「我覺得他的名字取得真好-就是這麼一位莊嚴地秉持著高潔的學術研究精神、乾淨做事情的人 。」

其實,SLAPP是只能生長在民主法治社會的毒果,更是公民力量的指標。因為,必須有茁壯到一定程度的民主、法治與社會運動所形成的壓力,才足以讓大企業感到芒刺在背,進而狗急跳牆採用SLAPP對付異議者。而我以為這整件鬧劇最正面、最深刻的意義,是台塑用行動賦予莊秉潔教授所代表的公民力量一紙光榮的認證-解嚴25年後,這股活躍的力量已成一定氣候,訴求環境知情權的思潮,早已勢不可擋。

近日種種荒腔走板的鬧劇,包括環保署長支持台塑告莊秉潔教授 ,樂揚建設威脅控告北藝大學生 ,以及立委蔡正元因為中研院學者批評旺中媒體併購案,而要脅刪除中研院預算等等 ,都來自兩股力量的拉扯,其一是公民社會對於環境知情權(包括資訊公開與公民監督等)日益升高的呼聲,其二是部分財團與官僚由此因應而生的恐懼,他們還未適應時代的趨勢,視民智為洪水猛獸,視監督為麻煩的開始,此事件無非是此種「現狀」,對於公民社會所訴求的「改變」,力行抗拒與反撲。

感謝台塑那一記耳光 全文閱讀

*本文刊載於 法學雜誌第201期

延伸閱讀

卯上麥當勞
寂靜的專家會議 / 蔡雅瀅
FORMOSA社會人格診斷書 / 廖本全
讓我們卯上台塑吧 / 吳明益
學術‧風險?/ 我們的島
台塑告學者案開庭 法官要求更多證據 / 公視PNN

附加檔案大小
感謝台塑那一記耳光(陸詩薇) 台灣法學雜誌 第201期.pdf882.64 KB
標籤: 
標籤: 
標籤: 
文章作者
陸詩薇:

本協會專職律師,更多資訊請見關於陸詩薇

捐款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