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意或無知的,扭曲高山議程? 高山纜車的惡夢

從五月三十日的愛山林反纜車運動以來,經建會副主委張景森不斷在各大報重複以所謂的「聯合國高山議程」(Mountain Agenda)來為高山纜車政策辯護。但是不知道張副主委是用功不夠呢?還是故意以模糊的資訊欺騙大眾?經筆者翻閱高山議程相關資料發現,事實與張副主委所言有所出入。

追 溯「高山議程」一詞的由來,「高山議程」一開始的時候指的是一群對於高山議題有興趣的人士,他們以「高山議程」為名,是一個類似智庫的非正式的團體,目前 為止他們仍以瑞士的柏恩大學為連絡所在地。1992年地球高峰會前,他們準備了一份報告,當初的用意是要突顯高山環境與高山住民所面臨的多元問題,並希望 高山議題能成為里約地球高峰會關心的重點之一。在他們的努力下,聯合國在里約地球高峰會所訂定的二十一世紀議程(Agenda 21)第十三章當中,將全球高山生態系列在「脆弱生態系的管理」的範疇來討論。之後,「高山議程」也常被用來作為二十一世紀議程第十三章的俗名。某些國家 也會用「高山議程」一詞作為該國推動高山事務計畫的名稱。

然而無論俗名為高山議程的第十三章或2002年國際高山年的宣言中,筆者都沒有發現張副主委所稱「明白宣示纜車為最環保的 運輸工具」等相關字眼。張副主委作為辯護的說詞只出現在名為「高山議程」的這個NGO自行出版的高山系列報告中。而且截至2002年為止,高山議程所出版 高山系列文獻,共有高山永續發展、高山的能源與運輸、高山的森林以及高山的觀光、高山的水資源等主題,內文總共有數百頁,其中僅有兩頁主要提及纜車,而其 中當然不會像張副主委一樣只有提到纜車的優點。除了纜車與鐵道與車道相較的「相對」優點之外,該文中也明確提到提到纜車帶來的挑戰與問題,包括:「由於纜 車有可能將平常不易到達的地區開放出來,纜車可能為脆弱的高山地區帶來威脅,尤其是在纜車的興建與大眾觀光或礦產開採有關的情況下。」文中也提到在全球許 多民族的文化當中,高山被視為精神與靈性能量的泉源,因此在大量的遊客進入高山之後,這些高山聖地面臨嚴重的垃圾、排泄物處理、噪音、能源消耗等問題,許 多原本在深山中修行的僧人因而被迫棄守聖地而避走他鄉。

因此,張景森說,「聯合國在高山議程中『明白宣示』纜車是山區中最環保的交通工具」,似乎是對「高山議程」有誤解,更是對 台灣民眾報喜不報憂。其實,纜車只是在與車道和鐵道相比較之下「相對環保」。同時,根據高山議程出版的「高山、能源與運輸」報告,全世界大部分的纜車是興 建在觀光區,而非台灣所選定的國家公園內的生態敏感區,因此其所造成的衝擊完全不可相提並論。

此外,高山議程系列撰寫的出發點與背景究竟適不適用台灣的生態、政經與文化現狀,能不能被奉為興建高山纜車最重要的背景資 料與指導原則?這一點值得討論與思考。高山議程這一群人的初衷,主要是看見高山生態系的脆弱與敏感,為了避免高山生態系像低地生態系一樣遭受嚴重的肆虐與 開發,因而提出應在永續發展的前提下,讓全球居住在高山的低度發展國家的高山住民,諸如南美洲安第斯山脈、尼泊爾、不丹等國家等國高山住民的生計基本需求 問題(如運送農作物、牛羊)獲得適當的改善。台灣雖是多高山的國家,但經歷社會歷史變遷,目前真正仍居住在高山的原住民寥寥可數,而目前所規劃的纜車路線 並沒有經過高山部落,所以也不會帶動地部落的經濟發展。現在台灣興建纜車的目的究竟是為了誰?誰是真正的獲益者?是為了服務張景森口中的老弱婦孺等弱勢團 體,還是滿足政客的虛榮心與財團的利益?

最後,身為肢體障礙者的家屬,縱然我相信他們會有一覽台灣高山之美的慾望,但我清楚的知道,政府到底給予這些弱勢族群多少 照顧,他們的生活需要忍受多少不便。政府若真要照顧弱勢的朋友,應該好好思考如何讓他們的365天都感受到政府的用心。一次的高山纜車之旅,對他們的生活 有什麼實質的幫助?利用弱勢的族群來當做一個冠冕堂皇的藉口,真讓人感到不堪,也讓為我的家人感到不平。


/ 江慧儀 (June 2004)

標籤: 
文章作者
江慧儀
捐款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