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大鋼廠前,先算六輕這筆帳!

  近日,台塑將提交大煉鋼廠的建廠環評給工業局轉送環保署,這表示開發案已正式啟動,然而,在此之前,台塑已試圖向政府恐嚇、施壓,意圖影響環評的審議。

  環保署於7月3日決定將二氧化碳排放量納入重大投資環評項目,台塑便向政府要脅:「除非政府能保證台鋼通過環評,否則不會購買新興工業區土地,台鋼也會被迫喊停。」接著,當七月八日謝長廷院長主持行政院永續會,討論台鋼和國光石化兩大開發案時,指示環評審查必須將二氧化碳和水資源納入,7月13日台塑副董事長王永在便面見陳水扁總統,要求大煉鋼廠不納入二氧化碳排放新標準、縮短環評時間、適用「006688」方案等七大訴求。

 政府提出的是合理的環保規範,資本家則視其為經濟發展障礙。觀察台塑上述要脅政府排除「障礙」的作為,完全是六輕建廠的翻版。

 1986年6月,台塑集團預計於宜蘭縣利澤興建六輕廠,然而遭遇宜蘭縣民及縣長陳定南強烈反對,迫使台塑於二年後宣佈放棄,轉向雲林麥寮建廠。六輕建廠之初受到雲林地方政壇的高度歡迎,不僅由縣長廖泉裕、議長張榮味主動拜會王永在,甚至發動萬人遊行歡迎六輕,當時雲林縣政府被離島工業區的開發灌了迷湯,認為工業區可提供12萬個直接就業機會(石油煉製5000人、鋼鐵煉製業13,000人、火力發電廠2,000人、石化業58,500人、鋼鐵中游業14,000人、相關科技產業28,000人),而衍生的就業人口預估將有60萬人;如果全部開發完成,雲林縣政府每年可收地價稅約5億6,000萬以上,房屋稅12億2,000萬,還未計入因地方繁榮而增加的契稅、土地增值稅、娛樂稅、教育捐等,雲林縣夢想著雲林離島工業區可以把窮苦的農漁大縣,拉拔為繁榮的工業重鎮。

  在地方極力歡迎之際,台塑公司開始不斷以產業外移、投資中國,搭配拖延開工時程,要脅政府在土地、融資、賦稅、勞工、環保等議題上讓步。最後,當權者完全配合,給予了六輕龐大的特權利益,舉例如下:

一、台塑不接受國有土地審定價格,要求另審地價,經濟部乃將857公頃國有地從原市價每平 方公尺200元降為60元超低價賣給台塑;

二、台塑要求延長適用獎勵投資條例,讓六輕及六輕擴大案均得享五年免稅優惠,政府一再破例配合;

三、台塑認為水源不穩,水價太高,經濟部便興建集集堰加上專用管線及從鯉魚潭引水,並以每度3.26元超低水價補貼供應;

四、台塑要求建專用港,並協助資金及免徵港工捐,政府特許全盤接受,突破海岸不得為私有的法規限制;

五、台塑繼續要求政府「全面開發引進外勞」,否則六輕及擴大案恐怕雇不到人,根本沒法做,於是行政院馬上核定六輕比照國建計畫享有融資與優先引進外勞的優惠;

六、台塑進一步要求隔離水道從500公尺縮減為100公尺,否則原先答應的長庚醫院、護專等地方建設將因無地興建而取消,面對台塑一步步威脅,政府幾乎全盤接受。

  另一方面,離島工業區與六輕及六輕擴大案的環境影響評估,更是在當時的環保署署長張隆盛指示環評制度不要成為開發障礙後,完全不顧海岸流失、漁業損失、國土破壞等影響,讓粗糙的環評報告輕騎過關,於是1993年7月六輕正式動工。

  如今,六輕建廠已13年,所謂創造雲林大量就業機會,演變成引進大量外籍勞工,根據官方統計,截至2005年2月為止,台塑麥寮分公司雇用員工共計4,320人,其中雇用外國籍員工為2,875人,本國籍員工僅1,445人,外籍員工占66.55%,為本國籍員工的二倍強,至於雲林縣籍員工人數則不清楚;而隔離水道如其要求縮減為100公尺後,長庚醫院、醫謢社區、安養社區、購物中心、護專、客運中心、海濱休閒遊憩中心至今仍如空中樓閣。再者,當六輕建廠完成開始運轉,原本?漲的土地價格立即暴跌,空氣污染如影隨行,台西鄉新興國小最高峰曾一個月報案17天,扣除週休二日,幾乎天天籠罩有毒氣體之中上課;養殖漁業面對六輕叫苦連天,但為了生計,只得含蓄的表達:「說污染太沈重,說影響當然是有啦!」這樣的酸酸的話語,而對雲林縣政府來說,六輕在地方所繳的稅,占整體稅收比例更是少得可憐,總之,十幾年前雲林人想藉六輕脫離窮困,拉拔為繁榮工業重鎮的夢想,只剩一場空。更可議的是嘉義外傘頂洲每年消退40-70公尺,與六輕填海造脫不了關係,為供應台塑用水,使得整個區域的水資源情勢變得更加緊繃,除了已興建集集堰專管外,近年更極力推動湖山水庫案以因應這隻吃水的大怪獸 。

  台塑欠雲林人的繁榮夢,欠雲林土地的環境債,已如上述。但前債未了,面對台鋼與溫室氣體效應、和水資源永續利用的衝突,台塑又以面見總統,提出產業外移、投資中國等要脅當權,手法如出一轍。

  台灣解嚴已18年,政黨也已輪替,當初黨國一家,不顧社會正義,操弄環評審查,容許資本家強取豪奪的政策與骯髒手段是否該重新反省?如果資本家富可敵國的財富,是建立在不公不義的特權和補貼之上,政府有什麼義務替其排除投資「障礙」?如果資本家的投資是以欺騙、要脅、迫害底層農、漁民,傷害環境為基礎,我們何必擔心其出走?

  政府在思考台塑大煉鋼廠政策時,別忘了先算算六輕這筆帳,不要任其需索無度;國民更該睜大眼睛看看當今執政者手上的天平到底向那一端傾斜?台塑大煉鋼廠正是檢驗台灣是否真正脫離威權統治、金權政治,建立人民對環評制度信賴的試金石。(本文轉載自高雄市教師會生態教育中心電子報41期)

 

作者/高雄市教師會生態教育中心主任

 

台塑六輕大事記

標籤: 
標籤: 
標籤: 
文章作者
李根政
捐款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