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週日秋鬥再起 弱勢者街頭相約 要求社會正義

                     
「現在請『野蠻心足』的文魯彬發言」前新海瓦斯工會常務理事林子文在行政院前「秋鬥再起」的記者會上,如此介紹著;蠻野心足生態協會的文魯彬笑嘻嘻地拿起麥克風,指著行政院說「那是『野蠻政府』,我們是『蠻野心足』」。

這是11/19上午,2009秋鬥在行政院前舉行記者會的一個小插曲,好多不同領域的受壓迫者都來了,面對「迫遷」議題的三鶯、撒烏瓦知、崁津部落來了,在崁津部落還碰上了水利署計劃在大漢溪興建攔河堰,將造成水位上升的危機;台灣農村陣線來了,目前《農村再生條例》沒有明確的進展,但是政府一意興建高污染的工業區,造成良田遭到破壞的問題越來越嚴重;青年樂生聯盟來了,在院區被破壞得體無完膚之後,樂生院民連一條進出的路都求不到。

在今年「同志大遊行」之際出現的新興起的性權力量All May Gay來了,表達邊緣性傾向者不是只有一年一次大遊行才能上街頭的反歧視希望;愛滋感染者權益促進會來了,要為台灣1萬8千位感染者要尊嚴;媒體觀察教育基金會質疑NCC最近打算放寬政黨經營媒體和置入性行銷規定的作法,是讓媒體繼續沈淪。

當然,「秋鬥」的主角和中堅是工人,趕著下一場「1213移工大遊行」記者會的台灣國際勞工協會(TIWA)帶著目前接受庇護中的移工來了,「秋鬥外勞從沒有缺席過」,TIWA理事長顧玉玲說;工傷協會張隆榮指出了在現在勞保、健保體系下,工傷者沒有受到妥善保障的問題;台北市產業總工會理事長蔣萬金也提出「勞動派遣」以及「《工會法》修法造成行政權擴張」兩大問題,希望「工會要自主、政府少干預」。

蔣萬金說,「我們不能只在自己的小團體看到自己,我們要出去看一看別人」,這點出了自2005年以來,已經4年沒有走出來的「2009秋鬥」的重大意義,綠黨潘翰聲還特別感謝政府和最大在野黨,在許許多多議題上與大家越來越遠,「他們離我們越遠,就讓我們越靠越近。」自從1988年 1112「二法一案」大遊行到今天,「秋鬥」已經有超過20年的歷史,工人立法行動委員會的賴香伶認為「這20年我們沒有白走,有這麼多人現在還在這裡。」同時,賴香伶也期許更多「7年級」的年輕人能夠接下社運的棒,「未來的20年要靠你們了。」她說。

在今年秋鬥中,扮演重要連繫角色的世新大學社會發展研究所的陳信行以「弱勢者大集結」定位這一次的行動,「在這裡有各種不同的面孔、我們從不同的地方出發,從李登輝、到陳水扁、到馬英九,而我們面對的是同一群人,而我們也知道,除非我們自己站出來,走自己的路、才能創造出自己的願景」

看著來自都原部落的朋友們,文魯彬說,現在一切的資源都給財團壟斷了,連空氣都被台塑壟斷,最近又聽到原住民「還我土地」的呼聲,文魯彬全力支持原住民團體的訴求,「最懂永續的是我們原住民朋友」。「弱勢」也許是對這裡所有的人暫時的一個代名詞,但是當所有的人都站出來、開始彼此了解和信任的時候,就是讓「弱勢」消失的那一刻。

文章作者:苦勞網特約記者 孫窮理

2009.1122 秋鬥再起 消滅政商壟斷 實現社會正義

 

文章作者
孫窮理
捐款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