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都只是良心的問題

環保署於100/3/24大張旗鼓的針對單一研究,舉辦了「國光石化營運造成PM2.5與健康及能見度之影響」及「國光石化營運將比六輕石化營運致癌死亡人數多150%」二報告爭議案公開討論會。個人認為國光石化的各種議題再怎麼討論,最後將如同詩人吳晟所說的,都只是”良心”的問題。而健康議題正是最能突顯這個缺乏良心的缺德政策。

環保署於100年1月17日召開之「健康風險評估技術規範」諮詢會議中提到,健康風險的制定條件的根據,最重要的是從過去的公共衛生流行病學調查得來的。因此要討論如何評估國光石化的健康風險,就要從石化業的相關公衛研究開始。在國內最好的研究對象,就是位於雲林麥寮,與國光石化預定地隔著濁水溪相望的台塑麥寮六輕。

最早的研究是由工業局在六輕投產的第六年(93 年)祕密委託成大,於94年12月完成的「雲林離島式基礎工業區環境與居民身體健康之暴露及風險評估研究」。報告發現廠區周邊有六個國小的致癌風險值皆大於十的負六次方(百萬分之一);另外麥寮鄉、台西鄉、四湖鄉、口湖鄉北端及東勢鄉,苯的致癌風險,也同樣高於十的負六次方。國內外專家都同意,只要致癌風險評估結果高於十的負六次方(即每一百萬人中有一人罹患癌症),這個區域即具有不可接受的致癌風險。研究完成後,工業局以「密件」方式保密,更遑論對地方民眾進行預防措施,直到98年6月,因為另一份報告證實了相同的結論,才被迫公開。

另一份報告是由台大工業衛生研究所教授詹長權所做的「空氣汙染對沿海地區環境及居民健康影響風險評估」,研究顯示台塑六輕所在地麥寮鄉及周遭四個鄉的全癌症發生率,在六輕88年開始排放揮發性有機物(VOCs)之後,顯著增高,例如台西鄉的肝癌和全癌症的發生率,就分別成長了三成和八成。

現在仍在進行中的,則為由成大在六輕廠區內外進行台灣史上最大規模的工業區致癌風險調查。成大教授李俊璋表示,他與台塑合約載明:如果研究結果風險值達到十的負五次方,台塑得關閉六輕部分製程。

若當上述研究成果發現,連六輕都需要被迫減產,那麼怎麼可能再在六輕的隔壁興建一座國光石化?屆時是不是又製造了另一個如同中科三期的兩難處境?

看了石化業的公衛研究之後,再來看國光石化的健康風險評估。依照國光石化開發單位自己的評估,健康風險值為十的負五到十的負六次方。在環評第四次專家會議上,詹長權教授即表示,開發單位所估計之風險已屬偏高,如果再加上低估之風險,則非致癌風險會大於一,而致癌風險會大於十的負四次方。他認為在原先已是全國健康風險已屬全國最高的彰化雲林鄰海鄉鎮開發此一工業區,對於當地居民將有不可回復,無法承擔的健康危害。

被開發單位低估的風險有很多,其中之ㄧ就是這次由環保署開會討論的主角:PM2.5 (Particulate matter 2.5 uM)。由中研院院士陳建仁,中興大學環境工程研究所莊秉潔等學者研究發現,因六輕計畫每年淨增加癌症死亡人數為每年1651 人。依六輕石化之劑量反應函數推估國光石化,則若國光石化營運後,其污染會造成全癌症死亡人數達每年4295 人。

總結來說,有幾點是無法反駁的事實:第一、由流行病學調查證實,六輕已經造成空前的健康危害。第二、國光石化開發單位所估計之健康風險已屬偏高。第三、國光石化開發單位所估計之健康風險被低估。

因此,真正的要回答的問題是:第一、在六輕三年報告完成後,六輕有被迫減產之虞的情況下,是否還有可能建造國光石化?第二、國光石化開發單位所低估的健康風險有哪些?第三、連開發單位所低估的風險都超過國際可接受的標準的情況之下,國光石化還需要討論下去嗎?

很遺憾的,我們沒有看到環保署討論真正需要回答的問題,就像在環保署的網頁上,看到環保署百分之ㄧ百選擇性的反駁反對國光石化的觀點。在馬總統還沒有禁止政府對媒體做置入性行銷之前,曾有一篇廣告說國光石化對農漁產品的安全沒有問題,因為是用天然氣為能源 沒有健康風險,因為全國在石化業營運之後,平均餘命是增加的。事實上危害健康的原因不在於能源用什麼,而在於原料都一樣是原油,都會釋放出揮發性有機氣體;不在於全國平均餘命,而在於雲林地區居民的平均餘命比全國少增加了兩百多天。我們有看到環保署的官員為了全國人民的利益出來反駁嗎?

所以最根本的問題就是良心問題了。請全國人民一起來幫助少數大力鼓吹國光石化的政府官員,參加投資的財團老闆,與每年拿工業局數千萬研究經費的少數環評學者,幫助他們再度拾回自己的良心。

*作者為彰化醫師

標籤: 
標籤: 
文章作者
錢建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