梨子心 - 記中科與后里農民的故事

(圖片:后里的梨子園。提供:陳凱眉。)

 

第一次看見伊是在一場記者會上
伊夫家的梨園遭中科聯外道路穿過
部分土地被政府徵收
伊站出來替家人討公道

很多人喜歡道路經過住家附近
認為地價會上漲
有的人千方百計希望道路開到自己投資的土地

但伊的公公卻因不請自來的道路
把自己封閉起來
重度憂鬱一整年

伊家的梨園不大
卻養活一大家子
每棵梨樹都用心血澆灌
年年從寒帶國家進口梨花枝條
接在亞熱帶的枝枒
結果率百分之百

問伊的公公為何要年年費工進口?
不留下接好的枝條繼續結果?

伊的公公說:
我們進口的不是梨子的品種,是寒帶的氣候
寒帶國家日夜溫差大,孕育的花苞接在亞熱帶的梨樹上
梨心瘦小、梨肉飽滿,比寒帶結的果實還要好吃
進口花苞要和對方打契約
約定不能回銷搶市場

伊家的客廳,掛滿農業比賽的獎牌
記錄全家人在土地上打拼的過程
屋後一棵四十多歲的老樹
曾被農試所選做實驗對象
一棵樹接了三十種不同品種的梨枝
提起家裡梨樹,伊像母親在談自己的囝仔,滿是驕傲神情

站在伊家小小的果園裡
突然明白伊的公公的憂鬱

施工前伊全家苦苦哀求留時間找地方移樹
卻被拒絕,細心呵護、年年結果的梨樹
在機具下成為一堆殘斷的木頭

要怎麼跟失去孩子的父母
解釋一場可以避免的死亡?

有著梨子心的一家人
看見的樹從不是官員眼中的木頭……

標籤: 
標籤: 
標籤: 
文章作者
台灣蠻野心足生態協會 專職律師 蔡雅瀅
捐款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