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長苓 (資深研究員)

這樣,我就覺得幸福了

  猶太人認為人生有三種東西,是別人拿不走的:吃到肚子的食物,讀進腦袋的書,懷抱在心裡的夢想。我非常幸運地喜歡讀書,而這些圖畫文字所懷抱的歷史性別空間政治經濟生態環境,不僅寬廣了我的視界,也藏著我希望實踐的夢想。

  Tell me again the day when I was born藉著重述孩子出生那天的大小瑣事與準備,顯示父母對孩子的期待與關愛,彩繪另類家庭的收養情事。Mama zooms是帶著孩子到處旅行的媽媽,上山下海飛天遁地,孩子飄揚的頭髮與母親的微笑,帶出輔具與無障礙的環境,如何完整了身障者與其家族成員的生活日常。We eat dinner in the bathtub 討論慣性思考所打造的刻板印象,可以藉由規則改變而翻轉。You wouldn't want to live without trees/clean water 則在歷史旅程中顯示,自然環境變遷如何影響並建構了我們的「習以為常」。

  這些閱讀經驗不僅形塑了我的視野,也滋養出「樂觀的理想主義」的性格:在面對「理所當然」的時候,能夠停下來思考詢問,既有框架與社會價值是什麼?潛藏的風險與成本是否已經釐清?有沒有第三第四種可能的選擇?或是必須披荊斬棘走出一條全新的道路?

  感謝神!理想主義的性格,樂天開朗的實踐,讓我面對困難時不放棄,反而願意展開行動,摸索更好的系統,期盼更美的未來。幸運的是,蠻野心足也具有「樂觀的理想主義」的特質:翻開協會歷史,挑戰礦業法,反思新能源,伸張原住民權利,復育台灣白海豚,每個議題都是如此不可能,但協會從不放棄打造永續環境的行動,要讓物種更安心,人類更自由,生活更美好。

  讓人知道豐富美麗的季節變換,環繞身邊的家人朋友,社會書寫的公眾歷史,互動凝結的個人記憶,是時間精煉的生命珍寶,卻全然無關於消費商品過度開發,並不是容易的事情。建立性別真正平等,社會相互支援,環境考量優先,富有批判性格卻又溫柔寬厚的社會,也需要長時間的努力耕耘。

  雖然只能用散步的速度慢慢向前,緩緩推動不同的環境概念,但每當夜晚來臨,燈火燦爛輝煌了小小家屋的時刻,坐在桌前與孩子共讀,知道我們跟許多夥伴一起,面臨許多困難卻仍然微笑以對,願意改變自己成為更好的人,深信社會終將溫暖多元。

  這樣,就深深覺得幸福了。

捐款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