鍾雨珊(兼任行政助理)

 

小時候一直隱隱約約的在向周圍的環境問問題。看完美麗的外國卡通之後,關掉電視走出門口,面對充滿灰沙的大甲溪,小孩子的一萬個為什麼就會像火車通過一樣,一列又一列的沒有終點。

為什麼大甲溪不漂亮?(卡通裡的河流不但是藍色的,裡面還有很多小魚。)

為什麼大甲溪是乾枯灰色的?為什麼我是鄉下人,可是我沒有看過農田也沒看過水牛?為什麼學校裡的課本說有一大群白鷺鷥,可是永遠只能看見少得可憐的數量?為什麼老師、電視頻道要自稱自己是福爾摩沙-美麗的寶島,但是看見的景色永遠不但沒有精神,還是千瘡百孔。

照片總是比眼前的景色漂亮,他們(學校)是不是在說謊騙人?

在義務教育的時期,你的價值=分數機器,如果你對讀書以外的事情產生興趣,那就是不應該、不乖。週遭的大人永遠只會說:「你只要唸好書就好,什麼都不要管。」後來才明白,那是因為大人也不知道答案在哪裡。

想起來總是淺淺的哀傷,他們對於愛的表達是那麼地不善言辭,他們對於在意的事情,總是習慣委屈自己接受現狀。

長大後,隨著時代改變,透過網路媒介漸漸地,自己的價值觀已經離主流媒體-鼓勵無止盡消費(耗損地球資源)越來越遠。

總覺得還算幸運,剛好可以處在一個資訊越來越透明的年代,近代的問題已經被整理好,只要你有心,任何問題透過網路都可以找到解答。

但是知道答案還是無法感到滿足,很希望可以把關心的心情化為行動,就在這樣的心境下來到蠻野工作。

這裡的同仁,大家都一人兼許多身分;是律師又是文字工作者、環境運動者,是會計同時又是行政執行、規劃和布置,但是大家都不會去計較辛苦的過程,希望的,只是環境議題能夠被更多人知道、被更多人關心。

請保持對於發生在台灣各個事件的關心,不要小看這股力量;因為大家的關心注意,台灣的改變,才有可能成為我們的未來。

捐款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