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雅瀅 (專職律師)

蔡雅瀅,自然名「深山ing」是「櫻」也是「鷹」,期許櫻的溫和燦爛、鷹的迅猛精準,她要以櫻的面容撫慰承受苦難的靈魂、鷹的姿態面對欺壓良善的豪強。她的心底駐著山的寧靜富厚和現在進行式的敏捷靈活。

她對世界充滿無限好奇,當過社工實習生、少年監獄、精神病房、婦女中心、兒童劇團的志工和各種營隊的工作人員,曾被同時朝四面八方散開的小朋友們叫過「巫婆」。升大四暑假她到太魯閣的部落訪調,帶回一大疊看不懂的古老文件,回台北找唯一認識的律師,然後對自己的無能為力,蹲在人行道上哭泣。後來,她也成為一個律師,在律師加司法官連續落榜10次之後。

她喜歡聽當事人的生命故事,轉譯成法律的語言、文字。她要像勤勞的織工,爬梳糾結的思緒,織成紋理鮮明的錦緞。有時她偷偷縫入一小段鼓舞的字句,獻給在傷慟中瀕臨潰堤的當事人,她想像文字裡有力量、有魔法,可以為她身處的小小世界帶來光亮。

有天她聽了一場演講,接著去看觀音海岸遭工程破壞的千年藻礁,於是加入台北律師公會環境法委員會的海岸生態小組,認識台灣蠻野心足生態協會創辦人文魯彬律師,一群人合力申請指定自然地景,想為未來的小朋友們,留下一小片紀錄氣候變遷歷程的美麗海岸。有天她想知道環評會的模樣,卻被官員和警察擋在門外,她在喧嚷的街頭默默寫起聲請書,請環保署簽收,然後提起生平第一件自己成為當事人的行政爭訟。她相信公民有參與公共事務的權利!

有天她決定離開安穩的法律事務所工作,探索生命的各種可能。離開時,她想當「半個律師」,一半的時間辦一般案件,養活自己,一半的時間做純粹喜歡的事,可能是辦公益案件,也可能是畫圖、演講、寫東西。可是上天待她太厚,只請求一半,卻給她整個,幾個月後,她成為台灣蠻野心足生態協會的專職律師,所有案子都是環境公益案件。

她喜歡並且敬佩在蠻野遇到的當事人和夥伴,那些為了保護環境,無論遇到多少挫敗,依然鍥而不捨的「傻瓜」。她認為這個世界必須要有很多「傻瓜」的存在,才能減緩地球朝向「明智」的毀滅,她成為一個「傻瓜」,並且期待更多「傻瓜」的加入。

環境律師的意外旅程
期待法律人為社會大眾爭取公義 (2011-06-23 中國時報)

捐款支持